中国日报精选   >   转念之间(二版专栏)

日新月异的中国

帮助中国精英学生和下一代变革者发展成才是我的职业追求。

让我难忘的中国之旅

我曾作为译员参与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希望中巴经济走廊可以增进两国的友谊。未来我将努力成为中巴友谊的使者。

火灾隐患并不遥远

我赤脚而站,手抓着电脑,上面的钥匙和护照摇摇欲坠,而我盯着公寓17楼喷涌而出的滚滚浓烟。

我在中国的从医生活

与其他领域的医生相比,肿瘤科医生的生活很特别,而肿瘤科女医生的情况尤为特别,因为治疗癌症患者非常具有挑战性。

规则必须遵守

我一直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从来都遵守规则(我母亲在这方面给了我很好的教育),我欣然打开手提箱给他们看带有攻击性的物品——一个木柄圆头铁锤,比钟表匠用的锤子大不到哪去,还有一些用于家居维修的便携工具。

网络实名制,揭开互联网匿名的面纱

实名制之后,互联网中”狂野的西部地带“将不复存在,不管之后我们共同的虚拟世界如何发展,都不再会像克莱恩描写的那般了。

商务舱真的够商务么?

身为记者,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你通常挤在飞机的后部,而你要采访的人却坐在飞机的前部。

机器入侵乃艺术之大不幸

因此,当我看到机器人因其书法“技巧”而出名时(似是假设他们也像人类一样,必须练习才能做到完美),我担心就在我们旁观期间,艺术的生命血脉正在被扭曲。(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电子鼓”是如何榨干西方音乐灵魂的吗?)

“感人广告”折射中国孩子缺乏生活技能现状

我认为,当今社会过于关注学业成绩和学术成就,从而导致学生缺乏基本的生活技能。例如,学会正确地洗衣服,避免衣服混洗导致白色内衣染色,或者,学会用微波炉加热剩饭剩菜,防止果蔬受热引起爆炸。

远在他乡 心系校队

美国大学的运动队在这里鲜有耳闻。很多中国人似乎还不知道,美国当地的大学校队在粉丝心中所引发的强烈情感——大多数情况下,校队的影响力远比职业队广泛得多。

永远不要放弃你的幸福

今年夏天,人口与发展政策中心在上海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1980至1989年出生的人群中,几乎五分之一的男性和八分之一的女性从未结过婚。

人生百态之善与恶

中国的经济由许多可敬的工作者所支撑,如毛召木和被打的女环卫工。他们非常诚实,勤劳能干。他们正在努力改善他们的生活,养活他们的家庭。他们让我对人类的未来又有了希望。

三峡风俗:少女扔围巾,谁接谁娶亲

参观三峡大坝,目睹长江上这个举世闻名的工程奇迹是我无法抗拒的冲动。然而,在盛夏六月来到这个魂牵梦绕的地方后,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不是三峡大坝,而是当地部落举行的一次婚礼仪式。

电话营销:“你好”不总是友善的招呼

刚进千禧年那会儿,我们老外走在街上会不断有人上来亲切地说“DVD,DVD”,新来的人还以为这是中国人说hello的方式。现在不管白天黑天,我们多次听到电话里的陌生人说“你好”,我们明白这是说“我想卖你点东西”,而且通常是违法的。

体验中国——一个老外的视角

没有人确定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未来会怎样,但我祝愿中国能与邻居和贸易伙伴们和平共处。当然前方荆棘密布,我希望中国能合理应对眼前和未来、国内和海外的诸多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