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国的从医生活

作者:Effat Un Nesa
2017-11-29 17:43:51
分享

 

我在中国的从医生活
 Effat Un Nesa博士(左)与丈夫和儿子合影留念

与其他领域的医生相比,肿瘤科医生的生活很特别,而肿瘤科女医生的情况尤为特别,因为治疗癌症患者非常具有挑战性。在孟加拉国获得临床医学学士学位后,我选择到中国进修,希望确定一个专业领域。实习期间我经常看到癌症病人遭受的折磨和痛苦,因此我决定成为一名肿瘤科医生,帮助他们。人们通常闻癌色变,被确诊患有癌症的病人往往受到的心理打击更加沉重。治疗癌症异常复杂,需要承担协调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治疗过程中需要咨询很多医生,进行很多检测,遵循很多相关的指导。

选定专业后,我获得了跟程玉峰教授学习的机会,他是齐鲁医院乃至全中国的顶级癌症放射治疗专家。程教授指导我如何治疗癌症病人,怎样缓解病人的疼痛以及安抚他们的家人。此外,他还教导我,关心呵护病人的前提是要充分考虑病人的心理状况、身体状况和社会经历等。

肿瘤科医生的生活看似光鲜,实则要经常见证人生最痛苦、最亲近的时刻。大部分病人都是在其他科室得知自己罹患癌症的消息,他们会找到肿瘤科医生,倘若我们有办法延长他们的生命,即使无法完全治愈,也会给他们带来一丝安慰。在放射肿瘤科,我们接受的病人要么刚做完手术,要么正在接受化疗。化疗和放疗可以杀死癌细胞,但有很大的副作用。程教授告诉我,治疗癌症是一项团队工作,需要所有人齐心协力。

我认识很多病人,一些是癌症早期患者,一些已进入了癌症晚期。能给他们带来帮助和希望,是我莫大的荣誉。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来我们这里进行放射性治疗的12岁小姑娘。她是个学生,被诊断患有脑瘤,需要接受放射治疗。她来自济南郊区,从来没有见过外国人,当我们早上例行巡视病房时,她看到我后非常激动地询问了我的名字,还同我握手。我教她一些简单的英文,她开始叫我姐姐。每次放疗时我都陪在她身边,微笑地牵着她的手,她很开心。三周后她出院那天,我特意去病房为她送行。她在背后藏了什么东西,让我闭上眼睛,伸出双手,她把神秘的东西放在我的手里,我睁开眼看到手里是一张纸,上面画着两个人,还配有汉字。她用中文告诉我:“这个是我,那个是你,姐姐。”幸福的泪水在我眼里打转,我也为她结束治疗,正式出院而感到开心。我紧紧地抱住她,给她一个温暖的道别。

下班后我会照顾3岁的儿子,他现在在当地的一家幼儿园上学。照顾他并不轻松,但9个小时的忙碌工作后,我很想念他,会去接他放学。他会用纯正的中国腔跟我讲汉语,比我标准得多,而且他汉语的流利程度已经超过了他的母语孟加拉语,那一刻,压在我身上的所有疲倦都消退了。

我的丈夫Misbahul Ferdous今年获得了山东大学的博士学位,他和我们的儿子是我动力的源泉。我很高兴我的儿子可以学习中文,实现我们讲汉语,写汉字的梦想。我希望有朝一日,Taihan出人头地,光大孟加拉国,我们一家人可以回到祖国,成为中国和孟加拉永远的友好使者。

 

关于作者:

Effat Un Nesa已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现在是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附属医院放射肿瘤科的博士生。

 

(编译:孙磊 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