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多部门合作专题  >  习近平出席2015年G20峰会  >  焦点新闻

“习近平出席G20峰会”专家谈:深度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习近平出席G20峰会”专家谈:

借力G20:深度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G20作为推动全球经济合作、改善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诸边平台,成员囊括了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我国应充分利用本次峰会提供的国际对话舞台,全面阐释“新常态”下中国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谋划打造更高层次开放格局的理念及目标。

坚持对外开放是中国经济在过去三十多年取得成功的一条基本经验。“十三五”规划建议进一步指出,开放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全方位对外开放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必须顺应我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趋势,以“开放发展”助推中国经济“升级版”。

回首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在国民经济濒临停滞崩溃、一缺资金、二缺技术的背景下,依靠本国具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力、自然资源等要素禀赋对接国外资本,通过将国外资金“引进来”并被动接受其“整编”,从而借力“他山之石”推动国内改革与经济增长。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我国现已成为全球第一经贸大国、第一外汇储备大国,在打造新型开放经济体的姿态上,逐渐由过去一味强调“引进来”或者以“引资金”为主转向了“两并重”、“两并举”,即“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引资和引技引智并举”。

“两并重”与“两并举”,既是新时期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有效举措,也是新常态下倒逼国内经济提质增效的必然要求。

一方面,“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不但意味着在国内市场中内外资企业将被真正一视同仁,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公平竞争,更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将携中国品牌、中国资本、中国技术“走出去”,主动整合国际资源、占领国际市场,从而变“全球品牌,中国制造”为“中国品牌,全球制造”、变“国际资本,中国市场”为“中国资本,国际市场”。例如,在基础设施、高铁、核电等领域,我国已形成集装备制造、建设施工、投融资模式设计“三位一体”的“走出去”比较优势,这也是我国当前大力推动“实体+金融‘走出去’”的底气所在。在“走出去”、“与狼共舞”的过程中,中国制造必然面临研发、管理、品质、服务全方位与国际接轨的客观压力,从而倒逼中国企业赶超国际先进水平、全面提升国际竞争力。

另一方面,“引资和引技引智并举”着眼于优化“引进来”的结构,即在根据现实需要适度引进部分国外资金的同时,将我国“引进来”的重点聚焦于吸收国外先进技术、管理经验等“软资源”。换言之,在融资的同时更重融智,特别是战略性新兴产业、中国制造2025中集成电路、高端数控机床、机器人、新材料、新能源等重点领域涉及的关键共性技术、核心元器件、高端软件、高端材料等,在引进基础上消化吸收、创新再造,从而彻底弥补中国经济、中国产业发展“大而不强”的系统性“短板”。

与全球生态治理、国际公共安全一样,良好的全球经济治理本质上也是一种全球性公共产品,各国需协同共进才能保证其有效供给。一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便意味着更强的能力、更大的责任和更艰辛的付出,通常来讲,国际上的强国大国理应承担更多的国际经济义务。

“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中国谋求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其重要目标及实现标志,便是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和公共产品供给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以及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得到显著提升。

当前,我国主动、深入参与全球经济治理需要“软硬兼施”,即一靠实力,二靠意识。“硬”实力方面,通过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发展厚积薄发,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增量冠军”和新兴经济体当之无愧的“排头兵”,形成了资源、市场、制度等方面比较优势,做好了为全球经济治理贡献更大力量的准备。“软”意识方面,我国应大力弘扬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经济治理新理念、新思维,逐步树立作为全球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代言人”的角色,努力廓清自身所秉持的“互利共赢”理念与西方国家脱胎于殖民主义的全球化旧思维在立场、观点、目标上的差异。

两千多年前,我国儒家学说便提出“礼之用,和为贵”的和谐思想萌芽。建国后,我国在外交领域首倡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引领了国际交往、构建新型国与国关系的标准与风尚。近年来,我国又提出了对内构建和谐社会,对外睦邻、安邻、富邻,以邻为伴、与邻为善的执政与外交理念。当前,经济全球化总体趋势不变但面临的阻力和挑战巨大,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所崇尚的和谐理念有助于推动经济全球化、构建和谐的全球治理体系,即通过共商共建共享构建更广泛的新型利益共同体,倡导以平等与集体协商方式、机制和平解决国际事务,寻求互利共赢。这一思维模式与行为选择,与当前西方国家不时显露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等傲慢与偏见,以及崇尚“实力至上”、“零和博弈”的思维逻辑有着本质差异。

同时,我国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作为发展中国家这一基本国情并未改变,这要求我国在深度参与国际经济治理、积极承担国际责任和义务的同时,必须秉承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公平原则、各自能力原则,坚持量力而行、有所为有所不为。

当前,G20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多边经济合作、经济治理机制及平台之一,正处于由应对短期危机向构建长效治理机制转型、从周期性政策向结构性政策转向的关键时刻。我国把握G20转型的契机,站在新兴经济体的立场角度,从广大发展中国家利益出发,有效发挥自身的国际影响力,积极发声引导全球经济议程,支持发展中国家平等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国际协调,必能促进国际经济秩序朝着平等公正、合作共赢、平衡稳定的方向发展。( 高鹏 (中国财政学会投融资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经济学博士)

分享到6.79K
众怒 入侵
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首日 中国成为焦点话题 巴黎遭恐袭后金融市场将照常营业 全球股市或开盘动荡
假装在英国 从影视剧中的英伦关键词感受英伦风 谢耳朵将在莱纳德婚礼上搅局 盘点美剧婚礼上的麻烦事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