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布法罗枪击事件富含政治暗示,象征政治暴力的组织化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2-05-19 17:45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5月19日电 据美国《纽约客》网站发表文章,当地时间5月14日,在美国布法罗一家超市附近的停车场,18岁白人男性佩顿·金德伦手持印有N字样(侮辱黑人的单词首字母)的半自动突击步枪开始射击。他身穿迷彩服,身披防弹衣,并用相机拍摄下了他的血腥暴行。这起枪击案共击中13人,其中10人丧生。被击中的有11位是黑人,枪手在离开杂货店时被警方抓获,被控犯有一级谋杀罪。

调查人员在布法罗TOPS超市外 美联社图

据称,枪手发布了一份长达180页的“宣言”,宣扬白人至上主义信仰。在充满仇恨的文字中,他谴责移民和黑人是白人的“替代者”。白人至上主义“替代理论”这一观念近期从极右翼政治的边缘转变成了共和党政治的主流。福克斯新闻名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帮助这一意识形态的传播,他与共和党将从美国南部边境抵达以寻求庇护的移民的入境行为描述成“入侵”。

这位枪击嫌疑犯试图将其残忍的行为合理化,并试图与这个宏大而深奥的“替代理论”的阴谋论相关联。他的宣言里充满了关于美国黑人的粗暴种族主义言论。事实上,尽管他在宣言中谴责了“替代者”,但过去六个月他在社交平台上的帖子几乎没有提到移民。取而代之的是,他大量地、轻蔑地撰写了关于黑人的文章,他不断地用种族诽谤字眼来描述他们。在搜索他从2021年开始的帖文中,“移民”一词出现了12次,“替代”一词出现了18次,“替代者”出现了22次,但“黑人”和字母“N”各出现了100次。

根据枪支暴力档案的数据,大规模枪击事件曾经令人震惊和瞩目,但现在它已经融入进了美国的社会生活。自今年1月以来,美国已发生近200起枪击事件,其中至少有4名受害者被枪杀。美疾控中心(CDC)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涉及枪支的总体凶杀率上升了近35%。布法罗枪击案之所以引人注目,不仅是因为死亡人数,还因为此次袭击的政治性质。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任期内,种族主义和政治暴力日益正常化,此次布法罗袭击者的杀戮行为可能是其政治影响仍然存在涟漪效应的象征。金德伦在他的宣言中承认2015年一起枪击案的凶手白人种族主义者迪伦·鲁夫是个“自由斗士”,并将黑人犯罪与美国白人生活的衰落联系起来。

他的宣言中还写道:“黑人是美国和许多西方国家最享有特权的种族。但他们却说他们是最受压迫的。还有哪个种族得到了数万亿美元的白人纳税人的钱来获取成功,但失败了却要求更多的?还有哪个种族会像他们一样积极地破坏他们的社区?”这些评论听起来与前总统特朗普在2019年夏天在推特上对已故非裔美国国会议员伊利亚·卡明斯(Elijah Cummings)所在的黑人占主体的巴尔的摩选区发表的评论没有太大不同,他写道:“为什么这么多钱被送到伊利亚·卡明斯的选区,那被认为是美国最糟糕和最危险的地方。没有人愿意住在那里。这些钱都去哪儿了?多少钱被偷?” “那是一个恶心的,老鼠和啮齿动物出没的烂摊子。如果他在巴尔的摩多呆一段时间,也许他可以帮助清理这个非常危险和肮脏的地方。”

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纵容了公开表明白人至上主义的群体,他公开煽动种族敌意,使共和党摆脱了主流政治长期持有的规范。在2015年迪伦·鲁夫那起枪击案发生的前一天,特朗普在纽约市宣布了他的总统候选人资格,并称墨西哥移民为“强奸犯”。2017年夏天,当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游行时,高喊“犹太人不会取代我们”时,特朗普声称其中一些煽动者是“非常优秀的人”。基督城枪手在2019年进行大肆杀戮之前,他称赞特朗普是“新的白人身份和共同目标的象征”。总统称这次袭击是“可怕的”,但同时淡化了白人民族主义的威胁。整个2020年,随着历史性的反对种族主义的抗议活动展开,选举迫在眉睫,共和党继续向其右翼边缘势力讨好。17岁的凯尔·里顿豪斯(Kyle Rittenhouse)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开枪扫射了一场“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他杀死两名手无寸铁的男子,一夜之间成为共和党内的名人。特朗普为里滕豪斯辩护、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也拒绝谴责他。去年11月,里滕豪斯最终被判一级谋杀罪名无罪,至今他仍是右翼的英雄。在 2021年1月6日国会大厦袭击案期间,极端分子和主流共和党联合起来采取暴力行动,旨在推翻选举结果。这标志着美国政治的一个危险转折点,很明显,对于当时的右翼来说,在维护政治权力方面,任何事情都可以放在一边。

随着2020年的抗议活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共和党人继续“发起攻势”。特朗普任上的最后一项举措是成立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的“1776委员会”,这是对《纽约时报》“1619项目”的谴责。“对美国历史的‘改革’是有毒的宣传,意识形态的毒药,如果不消除,将破坏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公民纽带。它将摧毁我们的国家。”他说。此后,这演变为一种通用策略,旨在将对话从系统性种族主义、投票权和警察改革转移到对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斗争。正如曼哈顿研究所的文化斗士克里斯托弗·鲁福(Christopher Rufo)所说:我们需要新的语言来解决这些问题……“政治正确”是一个过时的术语,更重要的是它不再适用。它比单纯的“正确性”更具侵略性,“正确性”是一种社会控制机制,但不是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核心。其他框架也是错误的,“取消文化”是一个空洞的术语,不能转化为政治纲领。“觉醒”是一个很好的俚语,但它太宽泛,太终端,太容易被忽视。 “批判种族理论”是完美的反面教材。

这在很大程度上成功地将注意力从新冠大流行和弗洛伊德案所揭示的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模式上转移开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场立法狂潮极大地限制了奴隶制和美国种族主义历史可以在学校讨论的方式——或者是否可以被讨论。据《教育周刊》报道,美国已有17个州签署了禁止或限制教授“批判性种族理论”或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法律,另有12个州正在考虑此类立法。学校董事会会议已经变成了政治舞台,不断强调白人父母的不满并否认种族歧视的现实。这些努力得到了新一代右翼官员的热情支持,其中包括亚利桑那州众议员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他参加了2月份的白人民族主义者集会,以及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州参议员温迪·罗杰斯(Wendy Rogers),他提倡的观点就是:白人正在被替换。

这些“集体努力”使关于美国种族主义和仇外历史的公开对话成为一个笑话,并且在某些情况下,使这些对话几乎不可能实现。对美国种族主义历史的讨论有助于深入了解当今存在的贫困、失业和社会剥夺模式。它们是创建或扩大旨在减轻种族排斥的公共项目的论据的基础。在这种背景下,一些害怕被贴上支持“大政府”标签并被右翼积极压制的自由主义者都采取回避的态度,布法罗枪手宣言则委婉地表达了共和党主流话语,即黑人是不值得被接受的人,这也成了他们的共识。

这些全国性的政治阴谋在当地产生了深刻影响。枪击事件发生的街区绝大多数都是黑人为主体,许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位于该地区的林肯纪念堂联合卫理公会的乔治·F·尼古拉斯(Pastor George F. Nicholas)牧师说 :“很多人对这件事的发生感到愤怒,因为这一切本不必发生。对美国社会真正、充分理解或承认推动这些事情的历史根源的能力感到愤怒。”他认为暴力是黑人所经历的更广泛剥夺权利的延续。“高贫困率、糟糕的健康状况或学业成绩不只是发生在这里,而是已做出的政策决定和投资决定的直接结果。而且,你知道,如果社区不被认为具有太多价值,居住在其中的人们自然也被认为没有太多价值。”

美国保守派的歇斯底里试图将美国历史笼罩在纯真和无知中,拒绝承认种族不平等、居住隔离、就业不足的根源,这是一个永远不必使用国家权力来解决这些问题的便利理由。它还助长了这样一种错觉,即种族隔离是一种选择,黑人社区中的人们遭受的不平等是由固有的某些东西而造成的。这种想法不仅是错误的还是危险的。

(编译:妮思娜 编辑:马芮)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