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区选举改革利港利民

作者: 翁诗杰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1-09-16 14:37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在过去十年间,中国内政频遭干涉。虽然这些干涉不是通过军事形式,可一些大国试图孤立中国、遏制中国崛起的意图,却已逾越了任何的外交底线。

在这些目标中,香港特别行政区一直是某些外国势力最喜欢插手的地方。一些西方大国,以促进自由民主为名,公开支持那些在2019年以暴力挟持了香港的暴徒们。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甚至说,发生在香港的暴力游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这已赤裸裸暴露了美国一直在干涉香港特区治理的事实。

为了恢复香港特区的法治和秩序,中国的立法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2020年6月30日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一些西方政客对此说三道四,发起猛烈的诋毁运动。

选举制度改革——堵上法律漏洞的必要之举

虽然西方反华势力对新疆棉花施加了惩罚性禁令,可他们依然聚焦香港。今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了关于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时,这些西方势力加强了反华攻势。4月,香港特区政府按照全国人大有关决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修订对本地相关法律作出修改,《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刊宪,同样的,西方再次发出了诋毁之声。

法律修订旨在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这项已延宕多时的选举制度修订,旨在确保“爱国者治港”,以及堵上法律漏洞,不容外国势力再插手香港事务。

任何公正的观察家都会同意,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资格要求与其他通过民主选举产生议员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立法机关会允许候选人在无须接受对其国籍、背景以及对国家的忠诚度审查的情况下参选。在香港更是迫切,过去香港审查候选人资格的制度很松懈,如今这些基本的要求却被某些行为不当的议员故意歪曲解读。

过去在香港立法会宣誓就职典礼上就曾出现过一些令人厌恶、甚至可以说是不雅的“小动作”,在提醒着人们要关注过去选举制度的不足之处。

关于民主的“双标”——暴露无遗的虚伪

没有任何一个民主国家会在立法者对国家的政治效忠问题上作出妥协。不妨想象一下,在美国国会山或者英国议会大厦,如果有任何一个议员对另外一个国家宣誓效忠,他难道不会被指控叛国并依法查处吗?更何况是敌对国家!这种参选人的资格审查制度,在西方本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可一旦发生在香港特区,就变成了他们口中的“不民主”和“压迫”行为。西方政客和媒体对中国充满偏见的真面目,由此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西方媒体将香港激进分子称为“亲民主派”,但对2021年1月6日冲击国会山的暴动者,西方媒体却把他们标签为流氓、暴徒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并要求他们受到美国法律的全面制裁。当然,西方媒体几乎总是掩盖美国警察对民众尤其是少数族裔所犯下的暴行,但对香港警察若干被指为粗暴的执法行为,却往往夸大其词添油加醋,尽管由始至终,香港的示威者没有任何的死伤。

选举制度改革本是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但一经宣布,西方评论家们就迫不及待对它作出了奇怪的假设。他们质疑由香港警方麾下的国家安全处对选举候选人的国安审查,并将其污名化,声称这预示着在香港特区,对民主自由、政府的批评者以及政治自由的镇压即将开始。

事实上,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西方势力一直利用这些指控来反对特区政府的任何改革举措,从而煽动社会不满、催生动乱、鼓励分裂势力,并为外国干涉香港事务寻找借口。其实,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早就应该颁布了。现在它已经实施了,在香港上演的那些披着自由民主价值观外衣的邪恶把戏也应该结束了。

另一项重要的选举改革是将立法会中的直选议席从35席减少到20席。不出所料,这引来了西方批评者的恶意推断,断言此举意在否定香港的直选权利。

事实真相是,在先前的选举方法中,分区直选分为5个选区,在比例代表制下,有若干议员虽然当选,可其得票率却只占选票总数中的极低百分比。有些候选人仅获得了选区内不到10%的选票,却还能在选举中获胜。这不由得令人怀疑他们在个别选区的真正民意代表性。这种选举制度已被取代,即在10个新划分的选区中,每个选区须选出两名得票最多的候选人。

现在的选举制度——更具代表性、包容性

根据新的选举规则,任何想参加立法会选举的候选人,都必须从香港选举委员会的五个界别中至少获得两个提名。这提高了“准候选人” 的门槛,但绝不应该被看作是民主的倒退。相反,它有助于堵塞漏洞,让许多政治代表性不足的民粹主义者不再能轻松进入竞选。

此外,选举委员会也拥有了更大的权力。先前它的主要任务是选举行政长官,而现在它更进一步被赋权在扩展至90议席的立法会中,遴选40名议员。如此一来,香港选举委员会正迈向转变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选举团,包含更多来自各经济领域和基层组织的代表。换言之,选举委员会已不再是极少数操控关键经济领域者的权力工具。

与此同时,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港区全国政协委员等被纳入选举委员会作为当然委员,也不应成为批评者借机说事的理由,因为香港隶属中国。选举委员会对国家最高立法机构运作的了解,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治理是重要的。

在西方媒体与舆论界在全世界极力宣扬民主选举的当儿,他们对本身制度下选区划分的不公,却显得过度纵容,尤其是在单选区"票多者胜"的制度下,选区划分往往更能让当权者占尽上风。

在纵容这些选举漏洞的同时,他们却对香港需要进行选举改革的事实视而不见。他们必须认清的事实是,香港需要实施选举改革,是为了满足本身融入祖国的需求,而不是为了迎合外部干涉势力的意愿。

对于那些仍然迷恋沉醉于香港往昔的“殖民情结”者,香港今次的选举改革无疑是一记棒喝,让他们接受眼前的现实:香港已不再是殖民地,也不是上世纪新中国成立前上海外国租界的翻版。

(作者:翁诗杰 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主席,马来西亚前副议长、前交通部长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