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塔利班的胜利不会助长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气焰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1-09-08 12:16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9月8日电 据美国有线电视网报道,本月早些时候,伊斯兰武装分子在萨赫勒地区(Sahel)在三天内制造了多次袭击事件,杀害了120多名平民百姓。萨赫勒是非洲一个处于无政府管理,暴力日益猖獗的地区,而近年来武装组织在该地区日益壮大。向东数千英,基地组织的分支青年党武装分子袭击了索马里中部的一个军事基地。

这些袭击行动没有引发任何关注。最近澳大利亚逮捕伊斯兰国支持者、在马尔代夫企图谋杀一名温和派政客的行为,以及孟加拉国审判袭击彩虹族群(LGBT)活动人士的武装人员的庭审事件,这些也都没有引发人们的关注。

人们应该从中获得警示,无论圣战组织在哪里,在喀布尔机场发生的事件都会产生影响,同样,也包括西方在内的世界各国面临的威胁也会产生影响。

塔利班占领喀布尔所带来的巨大推动作用让整个阿富汗的局势发生根本性变化,不仅如此,而塔利班的胜利还因美国撤军造成的混乱和羞辱放大了其影响。长期以来,苏联在阿富汗战争中惨败,一直是全球圣战分子津津乐道的事。

这是没有历史依据,因为当时只有几百名国际极端分子参加了战斗,在总体上,并没有做出重大贡献。然而,这却已然成为他们圣战运动中的一个神话。现在,又一个超级大国在阿富汗失败了,正如一个也门的基地组织所言,这表明“圣战和战斗是唯一现实的手段”。

可是,正如许多分析人士和权威人士所说,阿富汗事件使英美等西方国家面临的威胁加剧说法并不明确。

曾在英国当兵并在阿富汗参战的理查德·坎普上校(Richard Kemp)警告称,受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事件的影响,英国很可能会发生恐怖袭击。纽约苏凡中心的常驻研究员斯蒂芬妮·福格特(Stephanie Foggett)表示,美国的撤军可能为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提供“重大机会”,让他们能够在塔利班的保护下找到一个安全避风港,能够招募新兵、重新武装、重新统一,在示来再次袭击西方国家。

不过,并非所有专家都这么认为。一些专家认为,阿富汗领导人尽管此前在1996年至2001年期间与基地的关系不错,但仍然会遏制他们,新的领导人仍然会如此。专家还指出,塔利班多年来一直在打击伊斯兰国。

还有一个时间的问题。

伦敦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拉菲洛•潘图奇(Raffaello Pantucci)表示,对地区大国来说,这肯定是个问题。巴基斯坦是一个要关注的因素,因为巴基斯坦一旦变脸,会由于它与英国关系密切的原因,英国国内势必会出现不利情况。

在过去20年中,英国发生了一系列事件:极端分子在巴基斯坦变得激进化、接受训练和任务。在西欧和美国等地区,也同样发生过不少企业造成大规模伤亡的恐怖袭击。

潘图奇表示,大量志愿人员进入阿富汗或巴基斯坦并返回,这只是“中期或长期潜在风险”,而不是“迫在眉睫的威胁”。

在美国,主要的恐怖主义威胁仍然来自右翼极端主义。专家表示,自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右翼极端主义造成的伤亡人数超过了与伊斯兰有关的暴力事件。

马萨诸塞大学洛厄尔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Lowell)恐怖主义与安全研究中心(Center for Terrorism and Security Studies)教授詹姆斯·福里斯特(James Forest)认为,美国未能置身事外,大批受全球圣战主义意识形态影响的独狼用有限的手段在美国本土行事。他指出,就像在法国、比利时甚至英国等受边缘化的穆斯林群体一样,这种意识形态在美国根本无法引起共鸣。

分析人士曾想通过对比美国穆斯林群体与西欧穆斯林群体在经济状况,或指出不同的移民同化模式来作出解释。

还有一个问题是,各个极端组织从塔利班的胜利中吸取了哪些教训。长期以来,是攻击“远敌”(西方)还是先攻击“近敌”(地方政府和政权)的争论,在各伊斯兰武装领导人之间一直存在。

那些相信暂时采取温和手段赢得当地支持的派系与那些拒绝任何妥协的派系意见相左。塔利班的胜利引发的反应不一:基地组织热情高涨,而伊斯兰国则把塔利班称为“叛教者”,这明显体现了不同派系之间存在的严重分歧。

福里斯特表示,塔利班不是全球圣战的拥护者。全球圣战分子并没有取得胜利。塔利班引起的只是阿富汗境内各地的关注。

这一点至关重要。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塔利班做出了一些务实性决定,如为了适应当前局势,塔利班决定谨慎使用暴力,加强治理,积极与美国谈判,至少做出一些安抚国际舆论的努力。这些都限制塔利班胜利产生的影响。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凯瑟琳·齐默尔曼(Katherine Zimmerman)认为,极端组织现在认识到,渐进式战略是有效的。塔利班实现了对穆斯林地区的转变。现在看到的是局部地区的成功,一个原因是西方坚决的程度减弱了。这在塔利班占领阿富汗之前就这样了,但现在的阿富汗给了极端组织希望。”

(编译:王健 编辑:王旭泉)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