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 新春走基层

兄弟携手入红门 扎根基层保平安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1-02-04 19:36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哥,上海挺大的,我也挺迷茫的。”

十多年前,年轻气盛的林荣龙身处繁华的大都市上海,略有些失意地给哥哥林茂荣打了通电话。可他自己也没想到,这通电话会从接通开始,悄悄改变起他的人生。

如今的林荣龙,是三明市大田县均溪消防救援站二级消防士,自2009年加入消防救援队伍,迄今已有快十二个年头。说起自己加入消防救援队伍这件事,林荣龙有些骄傲,他说:“因为我的哥哥也是一名消防指战员。”

林荣龙与哥哥的合照
林荣龙与哥哥的合照
林荣龙与哥哥在救援现场

哥哥:做个消防员吧,像我一样

林荣龙的哥哥林茂荣是泉州市南安市美林消防救援站一级消防士,十二年前,是他红门生涯的第三个年头。彼时家中父母尚且年轻,唯一令他有些放不下心的,就是只身一人在上海闯荡的弟弟林荣龙。

接到弟弟的电话,林茂荣并不感觉意外,在那样大的一个城市,举目无亲,别说弟弟,换成是自己,肯定也无所适从。

林茂荣问弟弟,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这个问题林荣龙有些答不上来,因为他始终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方向”。

思虑再三,林茂荣给出建议——做个消防员吧,像我一样。

于是在哥哥这个“领路人”的指点下,尚且有些懵懂的林荣龙成为了一名消防员。谈起自己刚刚成为一名消防员的岁月,林荣龙有些不好意思的叹了口气。

“那个时候的自己实在是太弱了,体能跟不上,训练老是拖后腿。”

哪怕十多年过去了,林荣龙仍深深记得刚入队第一天的场景。下队第一天,吃完食堂那碗热腾腾的面条,体能综合操和十公里就等着他了。

“体能综合操结束后,腿已经开始飘了,那一次的十公里,就像是看不到终点一样,我问班长‘还有多远啊班长’,班长说了不知道多少个‘快到了’,很久以后,我们才看到终点。”林荣龙说。

那时的他以为,自己肯定不是唯一觉得难以坚持的那一个。可现实朝他泼了一盆冷水,他是为数不多的体能差的消防员之一。

林荣龙刚入队的时候,有些瘦弱。日常训练队友们能轻松完成的项目,到了他这里总有些困难。

林荣龙十分沮丧地告诉哥哥自己的现状,本以为哥哥会安慰自己,却不料哥哥又一次问自己:“你知道穿上这身衣服,意味着什么吗?”

林茂荣没有追问林荣龙的答案,他的点拨却让林荣龙再一次有了方向。

“带着那种体能去救援现场,别说救人了,只怕自己还会给队友们拖后腿。”

体能差又怎么了,起码能从更多的训练当中补起来。抱着这样的决心,林荣龙开始了自己的体能加练。

一个个五公里的积累,一次次体能综合操的加练,林荣龙付出的努力打败了曾经那个瘦弱的自己,也让他正式迈出了红门生涯中第一个坚定的步伐。

救援现场:一次是重生,一次是新生

谈起自己出过的最难忘的警,林荣龙想了很久,想起来这么两件事。用他话来说,一次是重生,一次是新生。

第一个难忘的救援还在十年前,林荣龙刚刚成为一名消防员不久的时候。一辆装满危险化学品甲苯的槽罐车在隧道中侧翻,甲苯泄漏,情况十分危机。

刚入队林荣龙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他倒是不害怕,一门心思只想赶紧把隧道内被困的司机给救出来。

他满腔热血就想往里冲,身边的班长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大声喊道:“空气呼吸器都不戴,你不要命啦?!”

林荣龙只觉得自己后背冒出冷汗,隧道内空气流动缓慢,气体闭塞,在这种环境下,高浓度的甲苯泄露,有毒气体足以令人麻醉。

林荣龙带上空气呼吸器之后,跟着自己的班长往里走去,对隧道内被困人员进行营救,同时处置正在泄露甲苯的槽罐车。那一次,他发现平常个子不高的班长在那一刻仿佛变得十分高大。他从容不迫地按照处置办法,有条不紊地排除安全隐患,营救出被困的群众。

如果不是班长拉住自己的话,现在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还真不好说。

也正是这一次,总是在逆行的林荣龙第一次感觉到了与这份职业有关的安全感,这份安全感来自于他的队友。他朝夕相处的兄弟们,是让他足够信任到可以把自己的后背托付给他们的人。

第二次印象深刻的救援,是一次民房失火。当林荣龙和队友接到报警赶到现场的时候,民房中的火焰已经燃烧得十分热烈。。

“里面有人!房子里面有人!”报警群众在一旁高呼。

当林荣龙和队友扛着水枪到达民房二楼的防盗门前时,隔着厚厚的消防战斗服,他依旧能感受到门板传来的热度。水枪降温,破拆防盗门,当门打开的时候,烈焰与高温第一次让林荣龙感觉到有些害怕。

烈焰之后,是被困群众越发微弱的呼救声。林荣龙咬了咬牙,冲进了火场,仔细寻找着每一个角落,终于找到了躲在靠近阳台的被困群众。

当他把被困群众抱出火场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被困群众正紧紧抱住自己,那时他好像第一次这么深刻的认识到了消防员这个职业的使命真谛——在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必挺身而出,赴汤蹈火。

林荣龙职业生涯的信念是在那一刻坚定树立起来的,再后来他出过数不清多少次警,情况更加惊险的也有很多,爬上过五十米高的塔吊营救轻生民工,也淌过湍急洪流解救被困村民。那时,曾迎面烈焰所产生过的恐惧,早已不见踪影。

他说:“我们不上去,谁上去?这是我们的使命。”

新年愿望:一起坚守,来日再团圆

一转眼,林荣龙的消防生涯马上就要迎来第十三个年头。临近春节,三明市大田县消防救援大队整理了一面心愿墙,让消防员们写一写自己的心愿。

林荣龙的心愿在一堆“家人平安”、“事事顺利”里显得有些朴实,他写道:想和哥哥一起吃一顿团圆饭。

职业注定了他在亲情上亏欠家人,父母年纪大了不能尽孝在前,妻子独自照顾孩子时难以帮衬,孩子茁壮成长的过程无法参与,每每休假回家,好不容易和女儿混熟了,女儿愿意给自己抱了,假期也马上结束了。

和父母妻儿尚且聚少离多,和同是消防员的哥哥,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

自从兄弟二人成为消防指战员开始,两人就再也没有在过年的时候一起吃过一顿年夜饭。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一场大型救援任务中偶然重逢。那时候兄弟二人顾着搜救被困群众,唯有在短暂的休息时刻,在废墟边浅浅交谈几句,说的还都是讨论如何快速有效地营救被困人员。

看到林荣龙的心愿后,兄弟二人所在的两个大队悄悄联系,希望能够让十多年来未曾吃过一顿团圆饭的兄弟二人见上一面。

得知自己的哥哥有可能过来同自己团聚,林荣龙显得十分兴奋与期待,但短暂的欣喜过后,他陷入了沉思……晚饭后的休息时间,林荣龙拨通了哥哥的电话。

通话的时间不长,但兄弟二人的想法却惊人一致,他们觉得在当前的实际情况下,比起实现两人的团聚,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好节日安全保障才是更重要的事情,林荣龙与哥哥林茂荣商量之后决定,放弃这个团圆的机会,兄弟二人一起坚守岗位,待来日再聚。

出警的铃声仍时不时响起,林荣龙的书桌上,和哥哥的合照一尘不染。合照边上是他来不及合上的学习笔记本,扉页记载着他摘抄来的一句话——做新时代党和人民的“守夜人” 。

何玉慧/文

姜超/图

【责任编辑:黄河流】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