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学者:美国的“超级特权”,全世界为它买单

来源:中国日报
2022-08-11 18:55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导读

自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以来,美元成为世界经济的支柱,也由此在世界金融体系中赋予了美国霸权地位。美国政府的错误决定不仅影响自身,也必然对其他国家产生外溢效应,尤其是临近美国的拉美国家,面临资本外流和偿债成本压力尤甚。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和美国政府不负责任的单边行动,正日益成为影响全球经济稳定的重要因素。

本文为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日报中国观察智库。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英文版。

当今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不稳定,处处充满挑战,我们有必要关注美国在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中发挥的作用,以及它的所作所为对其他国家的影响。美国的一些单方面决定,导致很多国家出现了通货膨胀、能源供应短缺、经济停滞和高失业率等问题。

 

自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以来,美元成为世界经济的支柱,美国由此在世界金融体系中获得了一种“超级特权”。1944年至1971年间,每一盎司黄金固定固定兑换35美元,其他国家的货币汇率也以此固定下来。1971年,固定汇率制取消,美元的这种特权得到了进一步强化。自此,美元的发行逐渐失控,目前,每盎司黄金的价格在1700美元左右。其他国家必须靠辛勤劳动才能创造出100美元的价值,而美国政府只需在汇率表上输入个数字就能确定100美元的真正价值。然而,作为首选的储备货币,尽管美元在过去50年大幅已经贬值,但其需求仍居高不下。

 

美国的这一“特权”究竟有多厉害?我们需要考虑这样一个事实:2008年至2014年,美国政府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发行了4.2万亿美元。由于美元是国际通用货币,这就导致了几种货币的人为升值,其中主要是大宗商品出口国的货币,比如巴西雷亚尔;而美国则虽然经历了雷曼兄弟破产和次贷危机,但在随后的复苏过程中提高了自身的工业竞争力。

 

美国的特权之手还伸到了总部位于比利时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 (SWIFT) 管理系统,该系统集中了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信息流。这种特权正在成为美国针对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朝鲜等受美欧制裁国家的武器。而其他国家也无法同受制裁国家进行贸易往来,否则其自身的资产也可能被单方面冻结,也就是说,它们的合法权利实际上也被剥夺,主权受到了侵害。

 

7月28日,美国公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GDP同比下降0.9%,与金融市场此前预测的增长0.5%大相径庭。加之第一季度GDP已经下降了1.6%,美国事实上已经进入了技术性衰退期。必须指出的是,美国经济衰退仍未反映出利率的大幅上升,这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未来几个季度GDP的下滑。

 

美国经济衰退和近期美联储加息引发了人们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担忧:由于流动性收缩和国际贸易流量下降,经济衰退将蔓延。值得注意的是,在市场经济中,经济危机是家常便饭,国家经济一体化程度越高,危机的影响就越显著。无论如何,人们将过失归咎于政府是有理由的,毕竟政府完全能够预见这种周期性的经济问题,但仍任由它发生,甚至采取错误的经济政策加剧了问题。例如,2008年金融危机之所以爆发,是因为美国政府对金融和抵押贷款行业的监管政策较为宽松;而如今,利率上升背后的通胀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美国政府自身的错误行为导致的,比如对中国生产的商品加征关税,限制向中国企业销售半导体芯片,以及对俄罗斯实施的各种制裁等,这些措施都对美国经济本身产生了不利影响。

 

就像1979年至1981年间,美联储在时任主席保罗·沃尔克领导下实施的加息那样,当下美国采取的单边措施有可能对世界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对已经面临沉重债务、滞涨和衰退挑战的拉丁美洲国家来说,未来几个月内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将带来灾难性的打击。在拉美有句老话:“可怜的拉丁美洲,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这是因为美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影响力过于强大。仅从经济角度来看,美国经济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通过贸易流动、投资、汇率、国内债务融资,以及美墨边境的移民活动等,直接影响到邻国。

 

就拿巴西来说,美国经济衰退主要通过金融途径对巴西造成影响。巴西的公共债务融资和证券交易投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主要投资基金的流动。利率上升提高了融资成本和债务展期成本,迫使巴西央行提高国内利率。资本外逃削弱了经济安全性,恶化了股市指标,货币贬值对国内物价造成了进一步的压力。因此,预计在巴西的投资将进一步减少,国家面临更大风险,经济和社会状况会进一步恶化。

 

从商业角度来看,世界经济衰退预计会降低石油、铁矿石、大豆和动物蛋白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但影响幅度将比1980-1982年经济衰退时小得多。与当时不同的是,如今中国已成为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中国经济的活力也对亚洲其他市场产生了强烈影响。目前,亚洲是巴西出口的主要目的地。在2008年至2012年的经济危机中,这一趋势已经显现,当时,美国和欧盟的需求大幅下降,中国则成为世界经济的主要引擎。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巴西对中国的贸易顺差较大,其国际收支仍然处于有利状况。同时,巴西2008年至2015年期间积累的储备为最终的资本外流创造了流动性缓冲。目前,巴西外汇储备已超过3500亿美元。但尽管如此,我们仍不能掉以轻心,这是因为不论是巴西还是世界经济,其稳定不仅取决于经济变量,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和美国政府的单边行动也正日益成为突出的不稳定因素

 

本文原标题为 "Costs of exorbitant privilege"

责编 | 宋平 辛欣编辑 | 张钊

实习生尹康君、张妙瑶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齐磊】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