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首页 > 时政要闻

井延坡工作室丨时光奔流,对中国的爱永远清澈

作者: 井延坡 来源: 中国军网
2021-02-21 20:31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巍巍喀喇昆仑,群山之间的一块崖壁上,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与日月争辉——大好河山,寸土不让!那是70后“老边防”祁发宝刚当团长时和战友们一起刻下的。00后战士陈祥榕则用极具诗意的话语,写下自己的战斗口号:“清澈的爱,只为中国!”

祁发宝团长张开双臂阻挡来犯之敌。来源:《军事报道》视频截图

诗与远方,并非仅仅留存在夜阑梦萦之际的想象中。铁马冰河,就是戍边将士的日常。

蹚冰河、攀峭壁、傲风雪,战斗在保卫祖国、守护和平的第一线,将青春乃至生命献予万里边关,面对个中的苦、累、险、难,怎么取舍抉择?

以身许国,青春无悔,牺牲无憾。“走在喀喇昆仑,我们就是祖国的界碑,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祖国的领土,无比自豪!”95后战士肖思远在战地日记里这样写道。

任世间沧海桑田,穿透历史迷雾,这份纯真清澈的赤子之心始终是时代的主旋律。前不久,随着一张老照片上的“代码”被“破译”,一篇跨越时空的情书感动了无数网友。

网友上传的老照片。(资料图)

一位网友在整理奶奶遗物时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背后是一串数字,好奇之下上网求助。经过热心网友的解密,那串数字其实是一组四角号码,表达的意思是:“信任和爱就是我对你永远的态度。”

1952年中学毕业后,17岁的她响应党的号召去建设边疆,而她的初恋同学则应征入伍,自此天各一方。因为路途遥远,书信时常收不到,渐渐断了联系。毕业一年后收到的这张照片,正是那位同学寄来的,她珍藏一生,可他们两人却始终未能再见。

随着老一辈人相继逝去,当年的故事细节再难重现,不过,在回忆里搜集只鳞片羽,也不难串起一段青春无悔的浪漫故事。奶奶曾经说过,那个年代的人们对于理想、对于感情以及很多东西的理解,都很单纯,是许多后来人难以体会的。

那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实现了当家作主的中国人民以火热激情投入社会主义建设,神州大地一派热火朝天、蓬勃发展的新气象。一般来说,“人往高处走”,迁居往往是向着繁华都市,而那个年代,艰苦边疆却成为许多年轻人心中向往的“圣地”,许多有志青年放弃家乡优渥的生活,前往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奉献青春,只为改天换地,让祖国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了新的风景。

中国东北,曾经的“北大荒”,这里地势平坦、土壤肥沃,却也荒草连天、野狼成群。经过半个世纪的“战天斗地”,昔日的蛮荒之地已被开垦为千万亩良田。奇迹背后,是百万屯垦人的艰苦奋斗与无私奉献,他们之中,有百战解甲再出征的解放军官兵,有响应国家号召的支边青年,有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干部职工,对祖国的纯真情感将他们聚在一起,众志成城,为了新中国的美好明天而努力奋斗。

甘祖昌将军(前)参加生产劳动(资料图片)。新华社发

初心不改,奋斗不息,以身许国的志向从不会因职务高低、岗位不同而变化。1957年8月,在革命硝烟中身负重伤、留下严重脑震荡后遗症的开国少将甘祖昌主动解甲归田,回到阔别20多年的家乡,打起赤脚下地干活。“活着就要为国家做事情,做不了大事就做小事,干不了复杂重要的工作就做简单的工作,决不能无功受禄,决不能不劳而获。”老将军这句朴素的心里话,也是许多人的心声。一心之谓诚,尽心之谓忠。以身许国,听起来很抽象,做起来却很具体,只要心无杂念,把自己能做的做到最好,每个人都可以在平凡岗位中创造不凡。

从广大知识青年奔赴边疆,到无数青年志愿者逆行抗疫;从浴血沙场殒身不恤,到守卫边关誓死不退,90后、00后已在不知不觉间握紧了祖辈、父辈传下来的接力棒,成为时代的“主力军”。他们用行动证明,先辈们不忘初心、以身许国,新时代的青年们同样能够写出属于自己的青春无悔。

据《解放军报》报道,那场战斗后,陈祥榕所在连队斗志更加旺盛,服役期满的士官100%主动留队,所在团义务兵踊跃申请选取士官继续战斗。“头顶烈日乐为祖国守边防、手扶蓝天甘为人民作贡献。”这句陪伴一代代边防官兵的标语,写在边防前哨,更写在子弟兵的心里。

      万千将士如斯,他们用青春护山河长安。

      万家灯火如昔,他们用生命谱时代新篇。

巍巍昆仑为证,对祖国清澈的爱,将永远与万载不变的皑皑冰雪交相辉映。

(执笔:马嘉隆)

【责任编辑:朱月红】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