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日报精选 > 转念之间(二版专栏)

取英文名背后的故事

来源: 中国日报
2017-06-27 17:48 

2002年,我妈妈从故乡四川成都来到新西兰的奥克兰,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当时38岁的母亲说这是她的“重生”。

她还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Jane,因为夏洛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e)笔下坚强独立的主人公简·爱(Jane Eyre)多年来一直鼓舞着她。

而妈妈也慢慢变得像简·爱一样坚强独立。她在当地的社区大学学英语,结交新朋友。由于父亲经常出差,她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如今每当我想起母亲,脑海中就会浮现出简爱的形象。

中国人移居海外后普遍都会给自己取个英文名。为了让名字更容易念是我们一贯的说法,不过,我们心里知道,取英文名真正的好处是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名字,就像选择一个新的身份一样。

莎士比亚曾借罗密欧之口说:“玫瑰不叫玫瑰,依旧芳香如故。”但是,我发现,名字有着塑造人心的力量,对年轻移民来说更是如此,因为他们适应国外新生活的时候,人格还未发展健全。

我们家的一个朋友在中国时曾是个文静腼腆的男孩,到奥克兰取名Henry以后,与历史上许多手握强权的英国国王同名,就变得开朗外向。另一个同学根据荷马经典作品《奥德赛》里的角色给自己取名Penelope,整个人都带上了一种魔力,尤其是在拉丁语课上背课文的时候。

当然,我们取名字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小时候取英文名时,找来我父亲一本布满灰尘的厚厚的英语词典,逐一查看背后的“常见英文名列表”,选了“塞西莉”(Cecily)这个名字,就像买条新裙子一样随便。

但是我当时不知道,爸爸的英语词典已经过时了,而“塞西莉”也早已不是常见英文名了。现在很多朋友都说我和他们的奶奶同名。

整个中学生涯里,我是唯一叫塞西莉的学生。不过奇怪的是,有了新名字,我觉得与众不同也没什么,这与我小学时候的跟风行为形成了鲜明对比。

现在的社会对多元化越来越包容了,这其中也包括了对名字多元化的包容。我有些朋友不愿取英文名,认为英文名会削弱他们作为中国人的身份。近几年,随着全球化和种族多样性的发展,发音困难的外国名字在国际大都市里越来越常见。

有趣的是,我注意到越来越多去中国学习或工作的英国朋友开始起中文名字。他们的名字当然也都是自己起的,而且跟别人解释自己名字背后的微妙含义时,都会兴奋得眼睛发亮。

看着这些精心构思的汉字组合,我想,也许这些新的中文名也会给我的英国朋友们一个全新的身份,意味着他们在中国的全新开始吧。他们愿意起中文名,也会被中国朋友们看作是向另一个文化伸出友谊之手,向建立纽带和达成共识踏出一小步吧。

 

(编译:何芊芊、张嘉敏 编辑:王旭泉)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