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催生日本新一轮战略躁动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2-03-24 10:59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日本表现异常活跃,追随美国对俄制裁的力度甚至超过了北约成员国。2月22日美国、欧盟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日本紧随其后,于2月23日宣布对俄制裁措施,而且此后不断加码。2月25日,日本公布了以限制半导体等尖端技术产品对俄出口为重点内容的追加制裁措施,以及冻结俄罗斯个人和团体的在日资产以及停止签发签证,冻结俄罗斯金融机构的资产,限制对俄罗斯军事相关团体出口,将俄罗斯部分银行排除在全球银行结算系统(Swift)之外。3月1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决议,冻结俄罗斯总统普京、外交部长、国防部长等六名高官以及俄罗斯中央银行的在日资产。截至目前,日本对俄罗斯制裁名单已经涵盖76名个人、7家银行以及12个其他机构。

这次俄乌冲突中日本的表现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时形成鲜明对照。当时,日本对美国跟进制裁俄罗斯的要求颇为敷衍。安倍政府在迫于美国压力对俄实施象征性制裁的同时,积极发展与普京总统的个人友谊,实际采取的是亲俄罗斯的政策。在安倍首相任内,他与普京两人共会晤了27次。日本这次的重大变化,背后有国内政治因素——现政府要通过严厉制裁俄罗斯,与安倍政府推行的亲俄政策实现切割,通过否定安倍的外交政策来削弱安倍在自民党内的政治影响力,以及迎合国内气氛、为七月即将举行的参议院选举拉票。事实也证明,在经过近一个月的“神操作”之后,3月20日共同社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岸田内阁支持率较2月提高了3.5%,达到60.1%。

但对日本的邻国来说,更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在国家战略层面的变化。3月4日,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决定向乌克兰军队提供防弹背心和头盔等防卫装备。向处于冲突中的国家提供防卫装备,这在日本战后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梳理一下2月下旬以来日本一连串的反应性举措,可以发现,日本在刻意借俄乌冲突炒作亚太安全局势,制造战略恐慌,以便达成自身的战略目的。

首先是日本的扩军、“拥核”动向。危机爆发后,前首相安倍晋三率先提出日本与美国“共享核武器”的问题。尽管现任首相岸田文雄随后公开作出回应,表示从坚持无核三原则(即不拥有、不生产、不引进核武器)的立场出发,日本无法同意“共享”核武器。但是,自民党政调会长、右翼政治家代表人物高市早苗表态称,希望能够对“核共享”政策展开讨论。目前,执政的自民党已经决定将在内部讨论这一问题。所谓“核共享”,就是日本在本国境内部署并且与美国共同使用美国的核武器。日本作为世界上唯一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反核武民族情结已经成为战后和平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开放弃无核三原则、实施“核共享”难度很大。但安倍、高市的动作最终可能导致“进二退一”的战略效果,即:即便不能打破无核三原则,也能对进一步发展高端常规武器系统产生助推作用。目前日本已经拥有较高水平的常规防卫力量,除了没有核武器之外,已经拥有战略性武器、远程进攻性武器,在政策上已经开始考虑拥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即彻底放弃“专守防卫”原则。如果日本实现了彻底的军事松绑,那必将导致亚太安全格局的重大变动。

俄乌冲突还强化了日本国内修改和平宪法的鹰派论调,修宪进程可能会由此加速。岸田文雄在近期自民党的一次会议上表示,要采取实际行动推进宪法修订,而主要目标将放在宪法第九条的修改上。他表示愿意采纳自民党在安倍时期确定的宪法修改草案,把自卫队写入宪法第九条。日本要进行修宪,就必须要得到国会2/3议员的赞同,以及半数国民的支持。根据近期的民调结果,仍有半数以上的日本民众不同意修改宪法,所以自民党要顺利推进修宪,还需要进一步制造气氛、引导舆论。

俄乌冲突爆发后,日本政府还提出了联合国改革的问题。3月14日,岸田文雄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称,“俄乌冲突凸显出了改革联合国安理会、构建新国际秩序框架的必要性”。18日,外相林芳正再次为岸田的表态加码,强调“将继续与多国合作,为实现安理会改革尽最大努力,包括令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近年来,日本从未间断在国际场合为“联合国改革”制造舆论,自2004年起,日本首相利用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讲呼吁“联合国改革”已成惯例,此次俄乌冲突更为日方密集发声“带节奏”提供了契机。

联合国是战后国际秩序的核心架构,日本借改革联合国名义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意味着战后秩序的重大改变。联合国是由二战中对轴心国作战的盟国发起成立的国际组织,宗旨是保障战后世界和平与安全,在诞生于日本战败投降前的《联合国宪章》中,至今仍保留着“敌国条款”。“联合国”一词也就是二战中对法西斯、军国主义作战的“联合国家”。日本在日文中刻意将联合国译为“国际连合”(kokusairengo),以此掩饰联合国成立的历史背景、淡化日本同“联合国家”曾经的敌对关系。自联合国成立以来,其核心机构安全理事会发生过两次变动,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二是苏联解体后由俄罗斯接替它的席位。但重要的是,这都建立在中俄两国对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本就有着正当合法权利的基础之上。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机会微乎其微。但从历史的经验看,凡是逢联合国成立整数周年(即逢五、逢十)之际,日本总要借改革联合国名义发动“冲常”攻势。俄乌危机以来日本的动向预示着,从现在起它将掀起新一轮攻势,并将在2025年达到高潮。

很明显,借助俄乌冲突,日本要达到的战略目的是多重的。为实现目标,日本将乌克兰危机与台海问题刻意关联,渲染中国威胁、制造地区紧张。近日,安倍晋三访问了马来西亚,期间他反复呼吁各国团结一致,共同反对“以武力和经济压制改变亚洲地区现状”,将矛头指向中国。此前,岸田也将俄乌冲突和台海问题进行了隐喻表达,称“绝不允许以武力改变现状”,这“也包括防范亚洲在内的其他地区发生同样的行为”。

面对俄乌冲突,东南亚、南亚绝大多数国家都回避选边站队、追随美欧立场。东盟外长发表声明,在对俄乌战事深表关切的同时,希望各方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通过外交渠道和依据国际法、《联合国宪章》和平解决危机、避免局势失控。印度拒绝追随美国对俄进行谴责,并且决定以折扣价购进300万桶俄罗斯石油,探索恢复冷战时期“卢比换卢布”的贸易方式,绕过美元与俄罗斯进行贸易。为此,岸田近日访问了印度,并将访问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以配合美国推动东南亚、南亚国家改变对俄乌冲突的立场,同时呼吁各国“团结一致,共同反对以武力改变现状”。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 杨伯江)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