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 影响力峰会

王忠民发表题为《预见未来的金融逻辑》主题演讲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19-01-05 15:25 

2019年1月5日,由中国日报网和网易新闻共同主办的“2019影响力峰会——预见未来”在北京举办,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发表题为《预见未来的金融逻辑》的主题演讲。

以下为现场实录:

主持人:谢谢各位老师非常深刻的分析,也谢谢周老师适时的解读和翻译。这一场听到最后稍微有一点点沉重,可能我们确实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和挑战,但是我想在思考阶段,我们要进行全面的探讨,但是我们依然要以非常积极的态度去迎接明天和未来。再次感谢各位圆桌的嘉宾。

接下来要开启的是预见新人类未来,当我们在探讨人类发展和未来趋势的时候,其实跳脱不出两个维度,一个是文化,一个就是经济,而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地位至关重要,梳理金融的逻辑也将帮我们更好地理解未来。接下来让我们有请预见新人类未来发布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先生带来分享“预见未来的金融逻辑”,有请!

王忠民:预见未来,不同的年龄阶段、不同的学科或者不同的思考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们看小孩一定说他有好奇心,这种好奇心是我们捕捉未来的一种灵感;如果我们看今天已经形成的庞杂的各类学科,我们可以说它都是寻找一些可以今天存在也能走向未来的道理、方法和逻辑。当然,今天还有科幻小说的作家或讲座家在这儿,我们会用科幻小说的方法说循着科学的逻辑还可以有一些幻想,会给我们未来可能带来什么样的东西。

如果我们要预见、洞悉、捕捉,当然获利于未来,金融的方法一定是必不可少的,或者说金融本身从货币、从证券、从债券,所有的这些制度创新和工具创新,就是为了让人类的财富积累奔向明天的过程之中能够有机地配置、有机地从明天获得更多的回报给人类,给人类的经济、给人类的生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正好在金融领域当中工作,所以就想分享洞见未来的金融逻辑。我给大家分享四个方面的角度:

第一,如果要洞见、如果要捕捉特点,还要拿未来去挣钱,用什么样的企业制度方式?

人类最早没有公司制度的时候,一定是散在的行为,当有了公司制度以后,才让所有的生产要素有机地组成在一起,生产一个人类需要的东西,把它销售出去,你还巴不得要它最后付出高的价格,如果我能让全球人瞬间都可以用一件东西的时候,这件东西的盈利逻辑和生产方式就得到了今天的改变。以什么样的企业组织制度去生产才是最好的能够走得更长更远,走向未来,走向今天你都不知道的未来的那个东西。我有一次跟长盛探讨未来,我在问未来的色彩是什么样的,一定是五色杂陈,不知其色的一种色彩。未来的形状是什么,中国文化当中当然有一个词最好了,“混沌”,如果我们用企业的方式去做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今天人类找到了一种企业的组织方式,这种方式叫“合伙制”,如果人类刚开始做企业的时候有无限责任,单一的家庭、单一的股权、单一的这样一种方式,后来发现这个风险太大,责任体系延展到全部家庭的财富,以至于你进去了以后就把你的生命、把你的一切(投入进去),风险大到这个程度,风险单一到这个体系,闭环到这个程度使得很多人不敢做这个事情,人类的未来为此大大地缩短了,而不能够去捕捉未来真正的盈利性和获有性。

后来找到了干脆有限责任吧,你付出的就是你所投入的,这个企业当中的资本的所有的责任,其他责任、其他的资产跟他没关系,其他的家庭成员跟他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们把这种制度体系叫有限责任,在有限责任当中产生了股份制、产生了有限责任公司,也产生了证券交易所,一系列的东西,无非是让责任体系在你所投资本之间找到了时间段、找到了规模上的具体比例关系。如果人们还要追求未来,如果你要探索一种知识,它不能因此获得利益怎么办?我们就有了知识产权、有的专利、有了一系列这样的东西,让它既能为人类未来服务,还能让具体的发明人获得有效的未来回报。

在公司制度当中,我们突然发现原来合伙制就是一个从初始投入资本奔向这个公司未来就不知道要更新多少次的产品和更新多少次的逻辑,奔向了一个企业的未来,这个时候一个企业才敢说我要做一百年,百年的基业常青,百年以后是什么样的东西,我们今天没人敢回答今天生产的东西到那天还能否用,即使今天生产出来了一个今天世界上覆盖率很高的有很高的盈利产品,我们也无法肯定说百年以后依然存在,或者说百年以后还是你。合伙制展现了三种魅力,这三种魅力才让我们人类把所有财富聚集在一起的时候,用一种特殊的组织方式奔向未来不清楚的那个明天:

1,我的合伙能够延展出多少非合伙层面的组织,如果我合伙人,我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资产、全部的东西,我能不能引来初始的人跟我合伙,你是有限责任的股权,你是风险投资,也可以用有限责任,我跟你签了一个,你对我的估值怎么样我给你多少。过了几天,你到了成长阶段又可以由私募股权投资,我给你重新估值,再过几天我上市了,甚至我到国外上市,我把股权关系再改变。我可以把我的这种合伙和非合伙的所有的资本端口的债券端口的流动性端的口头的一切东西从合伙,跟你合作,你分享我一个阶段,分享我一个维度,分享我某个角度当中的利益,你分享完了你走人,还是我的合伙,如果我能持续成长下去,无非是在那个阶段、那个角度、那个方向跟你有一个交集而已,如果所有的金融交集都是这样的话,我们才让合伙能够从创立之初走向永远的明天。

如果看今天的新物种、今天的新人类,万亿级美元的公司,今天的新富豪,1500亿美元的家庭级资产,今天中国的富豪几千亿人民币的东西全部是基于自己合伙的东西而坚持从始到末还在坚守的这个东西,但是这当中不妨碍自己到美国去上市、香港去上市、在A股上市,不妨碍我借了谁的钱又还了他,不妨碍我在风险投资的时候已经有几个投资人退出,也不妨碍在私募股权阶段我已经跟谁签了对赌协议,已经对赌完了,我今天已经走向未来,用合伙的这个维度当中说一个合伙可以扩展多少个非合伙的应用和链接才是合伙的一个维度的价值。

2,我能不能把所有的非合伙的东西变成合伙,所以今天的创始合伙人一定是说或者执行事务合伙人,或者实际支配人,你能够找到多少跟你志同道合的人作为你合伙的合伙人才是你这个公司当中,应急未来不确定性当中最重要的。我们看所有的公司合伙的力度,你有没有一些这样的合伙人?从技术的角度、从商业模式的角度、从产品的角度、从市场的角度,乃至于从管理的角度都找到了合伙人,公司一定会说大家不为今年的工资多少,而是为未来公司的股权的多少一起去奋斗,我想把这个公司做到百年以上,二十年以上,我就为这个权益的增长而不在乎短期的东西。如果你不光是在找合伙人,你让你每一个时期的股权融资都带有合伙性质,如果你还可以让你的债权投资,比如今天流行的债权,永续债权,比如说可转换债权,今天债权说可以转为股票,是因为你从有限的跟我只能分配多少关系转为一种可以多分享权益收益的关系,如果永续债的话实际上已经到股权阶段,跟我分享的鼓励和速度已经是更多了,如果我们看你把所有金融工具都变成了合伙意义的东西跟你一起走向明天应对未来的东西就多了。

有趣的是在合伙意义当中有一个词叫“事业合伙人”,事业合伙人是说我连每一个员工都可以变成合伙人,让你员工持股,让员工当我一个合伙人,让你从这个角度介入,如果今天合伙可以合伙到这个局面,我可以众筹股权的时候,股权的一刹那就是合伙。我们发现还有一个Token,可以在创始之初发一个Token,让所有进入的要素体现在Token的价值当中,就是让层次不断丰富才去战胜明天。如果我们看一个基金,基金层面是有限合伙的架构,GP的层面,管理层的层面是无限责任,这就是让两种社会责任体系的公司制度叠加在一起,这种折叠恰好是让无限责任担当的GP可以推动、可以融得更多我投资得更好,可以跟你分享更多,再分配关系当中、在管理关系当中,用一种折叠的合伙关系推动社会资本的融合和发展。

人类自从有了合伙,人类自从有了合伙这三个维度的发展,战胜明天的力量,在公司制度当中熠熠生辉。今天我们看所有公司当中表现出人类当中财富集聚,无不以合伙的形式出现,产生了新物种、新人类、新产品,产生了超越自己生命力的,如果法人突破了自然人的生命的周期的话,法人用合伙的东西才可以长久、才可以持续、才可以战胜不确定性,高风险性才是合伙的价值。

第二,机会成本。

为什么我们今天看所有有效的公司背后都是风险投资人投资?风险投资投他的时候,是我想找一个未来的机会,但是我不敢保证不管是合伙人也好,还是我作为一个最专业的风险投资人,即使今天我们看投了马云很成功的孙正义,已经够伟大的一个投资人了,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每笔投资都成功,什么方法才可以说用或有概率只要成功了,我做百分之百努力,投了一百个项目,一百个项目有20%的成功率已经可以覆盖我其他失败的成功率,用风险投资的机会概率去做捕捉未来的投资,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谁也不知道未来这家公司会怎么样,我用概率来解决。

投资学当中的概率就是分散化,你千万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这个逻辑,而是说你只要分散的,而分散背后如果基于基础、基于企业架构等各种东西去分散化,而且越投资早期越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越是混沌状态的东西越能捕捉未来的机会,所以机会是最贵的,因为一旦明了的东西都成为了一个平淡的投资,最有神奇效果的是不知明天为何物的东西才可以投出来,这种机会是昂贵的,一个是你必须用分散投资的方法才可以投出来。

今天看任何一个国家,我们刚才评价我们的文明的时候,评价我们的文化的时候,回过头看能孕育出新物种、新产品、孕育出人们想象不到的明天的新文化的东西的时候才给予他高度的评价,因为它才可以永续、才可以长久、才可以发展。今天看风险投资这个东西谁的风险投资的生态体系,投资的生态体系在风险投资的这个阶段,越丰富、越持续、越发展,谁的新物种、新产品、新应用就会频繁出现,才可以让消费者受益、生产者受益,这个过程当中人类聚集的财富才会增多。看今天中国参天大树级的企业,当年没有人民币风险投资生态系统的时候全部都是美元投资,包括今天李丰也在这儿,IDG名字都是美国人的,对不起,我没说你公司的名字。如果我们今天这样看的话,今天是以人民币为风险投资这个东西,投了多少以人民币框架下的企业都要长为参天大树,是因为这种生态体系才是支持捕捉未来不确定性,捕捉人类新物种的有效的公司的投资的生态体系。

第三,轻资产。

今天如果看物理形态的东西都太慢,一旦慢到这种程度,技术比它快得多,就是技术本身的物理寿命也都太慢,技术的经济寿命太快,你的手机只能用半年一年时间,再不更新更好的就在这儿,它的物理寿命还好好的,还有用得不得了,如果我们说所有的这样的一个快,人们以飞快的速度奔向未来的时候,如果你把你的技术、把你的商业模式、把我们今天称之为B端,business端的所有东西都跟那个东西嵌套在一起的时候,你那些东西全部成为沉默成本,人们都不要了,因为新东西已经产生了。怎么办?如果你要做商业体系奔向明天,你的所有资产要轻,轻到了一次性的销售全部收回成本,没有固定的东西,什么叫没有固定的东西?我把原来基于固定投资的东西全部到商业体系当中去买卖关系代工就行了,我卖一次产品就可以把我的所有资产在流动和固定的消弥基础上全部收回来,所有公司轻了以后。物理形态的寿命让位于技术,技术手段的生命让位于商业模式不断地更替,当我们今天看,所有基于重资产思考的工业化时代的东西,乃至于基于重资产思考的PC计算机时代的东西全部落伍了,今天基于数字化时代的东西全部都是这样的逻辑才存在的。

你的公司如果今天还是重资产,对不起,你已经过时了、落伍了,一定要轻,轻到了一次收回全部的技术商业的投资逻辑全部收回,才是一个今天的公司,因为只有这样,明天才可以全力以赴地又投入到新的当中去,你才可以日日新、月月新、每一个产品新、每一个应用心,不断地发展才可以不断进步,这才是商业进步当中有效的把握。

如果我们今天看公司在轻资产形态当中还有一个特殊的问题,开源(openSUSE),在计算机时代我们看闭源系统,多么产生垄断才可以把垄断利润集中在自己手里,如果计算机全部互联起来,全球人应用都给我交什么费用的话,这个垄断价值是非常巨大的。但是突然到了数字化时代,我们发现所有公司都要开源,把我产生的东西让你用,而且让你免费用,为什么免费用是基于我要基业常青,如果我要垄断的话产生一个新我,即使我不知道这个新我是啥,有一天它产生以后我就不复存在,我就死掉了。我们用微软的时候用的是windows、office,全部都用了,结果突然之间手机端的操作系统不是它,今天微软只能做后台的云计算服务才可以分布在一流企业的位置当中,这就是开源的逻辑,而开源就是说我不知道未来那个东西是啥,但是我要让未来的东西在我的平台当中去成长和发展,让我在新东西的拥抱过程之中迎接明天。

第四,边际估值。

今天看全球的上市公司,如果看所有这些的话,我们过去都是基于资产估值,你投入了多少钱,这些钱挣了多少钱,今天挣钱的逻辑,过去三年挣钱的逻辑。今天所有的公司如果轻资产的话怎么说投入?今天所有的公司在证券市场之上,包括你还没有上市的,在一级市场当中,乃至于还在创业的天使投资期的时候我们给它的估值是什么?边际估值法,今天我们看流量重要,所以我们今天看现金流重要,现金流里面如果是一次性的轻资产的话,全部的现金流就是你所有的收益,如果所有收益当中是你包含着你的利润流重要的话,就给你这个公司基于你的现金流的当中利润率是否成长,你减快的速度有多少,我拿这些东西证券化,注意:基于资产的证券化已经out了,今天是要基于现金流、利润流,而基于这个东西的流计算得准确与否也不行,我要给它一个预期,谁能符合这样的预期谁才可以战胜,如果我们今天看所有的公司,资产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现金流、你的利润流,你的这些流。当人类把这些东西上升到证券市场、上升到天使投资、上升到私募股权投资的时候,他会当给予对你估值,而你这个东西流量变得速度之快,你可以半年融一次资,一年融一次资,甚至可以每个季度融资,因为这个速度只要足够快,只要想象力足够丰富,是因为所有边际的微量变化才预示着未来,存量资产的大小跟过去、跟未来没有毛钱包关系,如果有负关系的话说明你变得沉默资本的数量会大,而所有的边际估值才是所有今天估值的根本逻辑,如果在二级市场投资要这样,如果你是这分析的公司你要基于它。

四句话:合伙制、风险投资生态、轻资产和边际估值是人类从金融逻辑当中应对不确定性、应对不知为何物的未来产生的制度和供给。谢谢各位。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