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首页2018   >   时政要闻

新华社评论员:为反腐败斗争夯实法治保障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26日全文公布。监察法是反腐败国家立法,是一部对国家监察工作起统领性和基础性作用的法律。监察法将党内监督同国家机关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贯通起来,有利于提高党和国家的监督效能,为实现党和国家长治久安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监察道路。

原油期货上市 中国对外开放迈出影响深远的一步

中国推出原油期货,不仅引发金融机构、能源机构的关注,也得到了“世界金融期货之父”梅拉梅德的高度评价。不仅如此,梅拉梅德认为,作为原油消费大国之一,中国应该在全球原油基准价的定价上拥有发言权,在原油基准价定价的全球格局下,中国也应该有一席之地。

“中国方案”必将为世界作出更大贡献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十七届会议23日通过中国提出的“在人权领域促进合作共赢”决议。揆诸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不仅是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积极倡导者,更是模范实践者、贡献者和先行者。

【漫话】中央纪委和国家监委为什么合署办公

根据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国家监察委员会成立后,与中央纪委合署办公,实质上就是一套人马,既是执纪机关,又是执法机关,履行监督执纪问责和监督调查处置的双重职责。

81年前军人绝笔信,告诉我们为何不能姑息"精日"

在此之前,他和部队出川千里迢迢跋涉到此,一路征尘艰辛无比。”  家书发出5个月后,中年军人和他所在的师在一个叫山东滕县的地方全军尽没,那是台儿庄战役的开始。”今天的我们,唯有昂扬进取、阔步前行,奋力实现强国强军梦想,方可告慰历史长河中那些高尚的灵魂!

梦想进行时|大国重器“穿山甲”

近五年来,中国高铁新增运营里程1.57万公里,增量超过了全世界50多年建成高铁的总和,到2017年底已达2.5万公里,占世界高铁运营里程的三分之二。高铁靓丽的成绩单背后,离不开掘进隧道的大国重器——被称作“穿山甲”的盾构机。

我国市场主体突破1亿户 市场监管穿新鞋不走老路

近年来,大量市场监管问题已经转到线上,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传统的人盯人、上门查这一监管方式已无法适应新要求,只有利用大数据才能实现更好监管。专家表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正式成立,将有利于为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把反垄断执法统一到一个部门——  3月21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正式成立。

推进高质量发展 改革举措将陆续出台

在今天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负责人介绍为推进高质量发展,即将出台的改革开放新政策。改革个人所得税制度,将根据居民基本生活消费水平变化,合理提高基本减除费用标准,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的扣除。

(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

对涉嫌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职务犯罪的被调查人,监察机关可以进行讯问,要求其如实供述涉嫌犯罪的情况。十六条 监察机关经调查,对违法取得的财物,依法予以没收、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涉嫌犯罪取得的财物,应当随案移送人民检察院。

现行宪法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次与时俱进

2018年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完成对现行宪法的第五次修改。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维护宪法权威,保障宪法实施,出台了一系列具体、明确、管用的举措。

别让贸易保护毁掉来之不易的经济复苏

正在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与会的中外嘉宾高度关注美国近日公布301调查报告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一些外方代表认为,“向保护主义低头,会让所有人都受害”。美国的贸易保护行为不仅违背国际贸易规则损人害己,甚至可能毁掉世界经济出现的来之不易的复苏。

(两会受权发布)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加强境外司法合作,广东、北京、江苏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侦查,及时批捕起诉崔培明等130人、张凯闵等85人、邱上岂等61人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我们坚决贯彻党中央部署,毫不动摇抓好查办和预防职务犯罪工作,全力配合支持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服务反腐败工作大局。

(两会受权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

深入推进智慧法院建设,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基本形成  司法公开取得重大进展。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最高人民法院查处本院违纪违法干警53人,各级法院查处利用审判执行权违纪违法干警3338人,其中移送司法机关处理531人。

环球时报社评:中国有充足实力对贸易战奉陪到底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战略上的潜在积极意义是美国经济所不会有的,因而中国更没有理由在美国的挑衅面前惧战。美国敲的几面旧鼓中国人已经听得耳朵磨出了茧子,靠它们来震慑中国,实在是可笑的。

美挑起对华"贸易战"依据的"301调查"是什么?

北京时间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这在国际贸易冲突史上也十分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