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要闻 > 要闻

85后问天发射01指挥员:我们的航天事业正青春

2022-07-24 09:52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昨天(23日)文昌航天发射场已经对火箭完成了煤油的加注,今天将进行液氢液氧的加注。这也意味着问天实验舱进入真正的“问天倒计时”。

承担本次发射任务的文昌航天发射场是我国最年轻的航天发射场,而执行本次发射任务的01指挥员廖国瑞也是一名85后年轻航天人。

这样一座年轻的发射场和正值青春的航天人又会碰撞出怎样的故事呢?

问天实验舱任务发射场系统01指挥员 廖国瑞:我把01指挥员比作交响乐团的指挥员。

廖国瑞:01指挥员,他下面一共有21个分系统,需要你去让他们像一个有机的整体结合在一块。

廖国瑞:本次任务是我第二次担任01指挥员,对我来说,感觉到最大的一个,就是一个“变”字,因为我们是首次大推力液体低温运载火箭的零窗口发射。

廖国瑞:像我们一般的发射任务,它都有一个比较长的发射窗口,有半个小时的,也有两个小时的,零窗口通俗地讲就是,假设我的发射窗口是20时00分00秒,我就必须在20时00分00秒按下点火按钮。

总台央视记者 杨弘杨:一般点火是用哪个手指?

问天实验舱任务发射场系统01指挥员 廖国瑞:拇指点火。

记者:就是按下去。

廖国瑞:对,就是按下去。我们有个仿真的系统,跟这是1比1的,我们在训练的地方,就是按下去有反馈,就是真点火了,它会反馈回来,在不断地演练流程,模拟这个真实点火的场景。

廖国瑞:长五火箭是一款大推力的液体运载火箭,它的点火时序是我们国家整个液体运载火箭当中最复杂的点火程序,进入了10分钟,有很多发动机的动作要做,有很多控制系统的动作要做,每一个节点都要按时完成,不然有可能会超出发射窗口。这个时候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是最紧张的时刻。

廖国瑞:比如说到了9分钟,我应该要听到什么?到了7分半,我应该要听到什么?5分钟、3分钟、1分钟,我应该听到什么,我应该下什么口令,很密集。它有很多动作要在我们既定的时间内完成它的嵌套,它的环环相扣。

廖国瑞:其实我觉得紧张也好,压力也好,在那个时刻不会想太多,而且你也没有时间想太多。

廖国瑞:长五首飞,其实我们当时发射也是一波六折,我当时的岗位是控制系统,发控台的操作手,就是按点火按钮的那个人。当时因为控制系统出现了故障,我们迅速处理,迅速判断。到10秒倒计时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没有来,这个信号没有来,我们不能点火,后面这个重要的信号来了,整个过程也是惊心动魄,可以说是中国航天史60年没有之一。

记者:你是哪一年的?

廖国瑞:1985年。

记者:那非常年轻。同事也比较年轻。

廖国瑞:对,都很年轻,他们都很年轻的,所以我说我们事业正青春。

廖国瑞:这几十天的过程当中,我们都陪伴它一起。刚开始我们有一部分人是从天津陪伴它走到了这里,然后又从总装厂房到了发射工位。在整个过程当中,我是觉得我们对它是产生了浓厚的感情,虽然有不舍,但是它承载着我们所有航天人的梦想,奔赴太空。

廖国瑞:十年磨一“箭”,事在必成。

总台央视记者 杨弘杨:今天去送别,对你来说,是有一个特别的仪式吗?

廖国瑞:对,我主要是上去,因为它马上就要点火发射了,我上去在每一个平台上,都再看一看我们的状态,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就是因为它马上要离开,去跟它道别。

记者:什么样的心情道别?

廖国瑞:就是又不舍,但是又希望它去,就是这种矛盾的心情。

记者:舍不得又希望它走好。

廖国瑞:对,是。

记者:你上去会跟它会说什么话?

廖国瑞:就稍微说说,就是去吧,希望你高飞远航。

【责任编辑:高琳琳】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