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说】外媒:新冠病毒、枪支暴力、种族压迫犹如毒箭扎入美国人的内心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2-06-02 18:03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6月2日电  《纽约时报》撰写文章,在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屠杀儿童事件两天后,布法罗种族主义屠杀12天后,佛教布教师韩晨星(Chenxing,Han)讲述了一个佛教寓言。韩晨星带着一群高中生去马萨诸塞州参观一座泰国寺庙,他边开车边回忆说,曾经有个男人被毒箭射中。箭穿透了他的身体,男人要求得到答案。这是什么箭?箭是谁射的?这是什么毒?箭上有什么羽毛,孔雀的还是鹰的?但是,韩告诉他的弟子,所有这些问题都没有抓住重点。重要的是拔出那毒箭,处理伤口。

最近几天,人们发现美国的内心深处有一支箭。尤瓦尔迪19名小学生和2名教师被射杀,以及一名沉浸在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中的枪手在布法罗一家超市杀死10人,将这支箭暴露了出来。美国是一个在大规模枪击事件后学会忍受的国家。

其他箭头也已融入美国日常生活,美国已有超过100万人死于新冠,这是一个曾经难以想象的数字。该病毒现在已经成为美国第三大死亡原因,即使这是世界上医学最先进的国家之一,而且有疫苗可用。

滥用药物死亡人数的增加,再加上新冠,导致美国的总体预期寿命下降到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警察对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子的杀戮在人们发誓改革后仍然长期持续。

灾难如山,以及不知如何战胜灾难的僵局,让我们看到美国在一些基本问题上苦苦挣扎:作为一个国家,它对这种恐怖的容忍度是否增强了,在一个事件发生后,掸掉身上的灰尘,面对下一个事件的来临?它有多重视一个生命的价值?

然而,现在每场危机似乎都没有让国家集体悲痛并采取集体行动,而是让这个国家更深地陷入分裂,并为如何应对而争吵。

亚利桑那州大学临床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副教授玛丽·奥康纳(Mary O’Connor)专门研究大脑和悲伤之间的关系,她表示,人类大脑在亲人死亡时的哀痛不同于在我们不认识的人死亡时的哀痛,并且,在危机中,哀痛不是我们唯一的感觉。

她说:“你不能低估对归属感的需要。”她说,当可怕的事情发生时,人们想与他们的“内群体”(in-group)联结,即他们觉得自己所属的群体,这可能会将人们推入派别阵营。

近几十年来,美国人一直生活在归属感下降的时代,因为人们对宗教组织、社区团体和机构的信心普遍下降。她说,珍视生命和努力修复意味着走出自我,以及走出自己的群体。

“这需要团结行动,”她说。“问题的一部分是我们现在分歧很大。”

生命的珍贵性问题出现在美国一些最激烈的讨论之中,比如关于堕胎的讨论。成百上千万美国人相信,推翻罗诉韦德案将提升生命的价值。其他人则认为这会贬低女性生命的价值。

美国文化常常把个人自由置于集体需求之上。但归根结底,人类生来就是要关心他人,而不是回避他人,圣公会牧师辛西娅·布尔乔(Cynthia Bourgeault)说。当阴云笼罩缅因州的春日,她反思了无数的危机。

“人类为意义而生,”她说。“我们拥有很大很大的灵魂。我们为慷慨而生,我们为同情而生。”

她说,阻碍我们正确评估生命价值的是“我们与死亡之间非常非常混乱的关系”。

她说,在美国,对死亡的否认已经达到了一种极端的形式,许多人只专注自身,以此逃避对死亡的恐惧。

这种恐惧切断了“所有的良知、共同利益和共同行动的能力”,她说。“因为归根结底,我们已经变成了只顾拯救自己的生物,我们拯救自己的方式似乎是压抑和分离。”

在对枪支暴力的容忍度方面,美国堪称异类。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在全世界都无与伦比,只有战争冲突地带除外。

美国“对暴力情有独钟”,菲利斯·谢泼德(Phillis Sheppard)说。她是范德堡大学詹姆斯·劳森非暴力运动研究所的负责人,该研究所以民权运动领袖小詹姆斯·劳森牧师的名字命名,1960年,他因在午餐台静坐中扮演的角色而被大学开除。

她说,在美国,暴力几乎是生活的正常组成部分,珍惜生命就意味着需要不断追问:我今天如何致力于非暴力行动?她说,这也意味着放弃一些东西——许多人认为自己是非暴力的,但却在娱乐活动中消费暴力。“应该让我们感到恐惧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让我们集体实现这种改变?”她说。 “也许这是我们毕生的工作,”她说。“也许这是我们作为人类的工作。”

当前美国前桂冠诗人特雷西·史密斯(Tracy Smith)听说布法罗和尤瓦尔迪的枪击事件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对“这些可怕的人”感到极度愤怒。她说,我们很容易沉浸在那种感觉之中,甚至被鼓励陷入这种感觉,把那些人当做“疯狂的异类”。“但当我慢慢进行反思的时候,我意识到在我们的文化里有某种活跃的东西伤害了那些人,”她说。“不管那是什么,它正在伤害我们所有人,我们都容易受到它的伤害,它对我们产生了某种影响,不管我们是谁。”

在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她朗诵了一首诗。这是对历史的反思,对我们生活中暴力的反思,对这个时代要求的反思,她说,在这首诗中,她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但这也是她对学生们的一个愿望。近年来,很多人要面对很多事情,生病,照顾家人。

“我希望你们能活下来,”她说。“我希望你们的身体不受侵犯。我希望地球不受侵犯。这是一个愿望,或是一个祈祷。”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