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劳动力短缺问题即是脱欧的结果,也是结构性的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1-10-09 16:58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10月9日电 据英国《卫报》报道,2021年的零售业现象级状况并非是有新时尚热潮、新电子产品,或是新儿童玩具。当下商店里的热议话题是“空货架”。随着问题的加剧,争论越来越激烈:这就因为英国脱欧吗?还是因为新冠疫情?这是英国本土的问题,还是世界性的问题?

事实上,尽管有关新冠疫情和对欧盟贸易和人员自由流动的新限制性政策都导致零售业缺货现象,以及导致企业不顾需求地削减产量,这种市场失灵的根源在几十年前就有迹象。

更糟糕的是,英国各地出现的劳动力危机——影响到从运输到食品、农业、零售和建筑的企业——现在非常严重,仅靠提高工资是无法摆脱的。

要了解潜在的原因,可以高速公路网附近的非正规卡车停车场,或者通往英国港口的主要道路上的停靠点。在M25高速公路旁有一个载重货车停车场,是一片粗糙的砂砾和泥地,周围是一个露天淋浴区,装有饲料槽,以及一个小型高速路咖啡馆。所有的标牌都用俄语和英语双语,表明停着的几十辆卡车中,有一半以上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司机,为立陶宛注册的欧盟公司工作,给大型跨国零售和电子商务企业送货。

一些司机离家上路行驶了六个月以上。他们每周都睡在卡车里,在路边洗澡洗衣服,也经常在路边上厕所。在一辆载有800升油箱的柴油货车背风处,用露营煤气炉做饭也可以算作休息。他们的工资低得可怜,住不起一家像样的货运旅馆。

超重货车的驾驶工作技术含量很高,过去这类司机是直接雇佣,背后有强大的工会支持。这个行业也受到严密的监管,这是有充分理由的——一辆满载44吨的卡车,在司机得不到适当的休息的情况下,很快就会变成杀人机器。保护司机和公众安全的法规可能存在,但从卡车司机的经验来看,执法并不严格,尤其是在英国。一名乌克兰司机称,在德国、法国或奥地利违反规则时,他担心会被拦下并被罚款,但“在英国就不会那么担心”,英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英国运输企业仍然试图按照传统原则运营,即司机每月至少应该回家一次,过几天家庭生活。不过,他们的竞争力在下降。他们越来越多地被电商网站要求签订优步式运输合同:网站设定到仓库取货的价格和精确时间,并以单边竞价方式送货。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技术革命出现了电子监控和先进的交通控制软件,导致发生巨变。各行业转向一个全球化的实时订购系统和极度扩大的供应链。运输工作也不得不屈服于残酷的全天候计算机控制的效率。

目前其他面临严重劳动力短缺的行业也是如此。收割庄稼一直是脏活累活;过去,一群工人在一年中的短时间内,或在学校上课时间轮班工作,时间相对有限。现在,每周7天,12小时以上的轮班制很常见。

过去,肉品厂将加班或周末加班视为可选择的额外报酬。现在,在屠宰场的资本密集型工厂里,工人们每小时的工资都是固定的,只要老板们向超市供货,他们就得拼命。

英国工人拒绝从事这些工作,既有工资的原因,也有工作条件的原因。正如一些英国内阁大臣希望人相信,他们不是游手好闲的人,他们更喜欢自己的划水板,而不是一点点贪污受贿,但工业企业让这些重要的工作与任何正常的稳定生活格格不入。只有来自较贫穷国家,无从选择的人才会接受这种工作模式,能让他们赚钱让在国内的家人过上好日子,或能让他们掌握英语,或是让他们在英国找到更好的工作。

这些条件不只是靠移民本身,而是靠一波又一波新移民,吸引越来越靠东边的东欧国家移民来到英国,而随着连续东欧国家的生活水平提高,这些国家的工人不再寻求运输商所说的“践踏”。如今,招聘人员发现低薪的重型货车司机不是来自波兰、匈牙利或罗马尼亚,而是来自前苏联中亚加盟国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不断提高自动化程度,一直被认为是解决劳工短缺问题的办法。缺少重型货车司机?别担心,无人驾驶卡车马上就会出现。没有足够的工人来收割庄稼或屠宰猪?让机器去做。经验证明,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说法。

走在最先进的生菜或韭菜收获设备后面——所有这些设备都配备了计算机分级系统、集成的蔬菜清洗传送带和耀眼的泛光灯——你仍然会发现几十名工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弯着腰从地里挖着食物。站在超市的货架前,看着一排排数码相机在几秒钟内计算出苹果通过流水线时红绿百分比(这样那些颜色不够鲜艳的苹果就会扔进垃圾箱),你仍然会发现一大群疲惫的人在操作这个系统。

新技术确实创造了一个分销系统,其复杂性和给资本带来的回报都是不可思议的,但它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在弗里茨·兰大都市式反乌托邦小说中,工人不是自动机。自动化本身并不能根除那些不需要动脑的工作,但每一次飞跃都会创造出新的苦差事。

这不是一个市场保持劳动力供求平衡的世界;这是一个功能失调的市场,每个行业都由几家大企业主导。他们的强大的购买力,让供应商在面临支付更高工资的需求时,无法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历届英国政府都将移民作为工资政策,对收入施加下行压力,而不是应对这种寡头垄断的趋势。现在政府希望停止移民,它掩盖的问题暴露出来了。

几十年的反工会立法行为使得工人和资本之间一直不平等的关系进一步向有利于后者的方向倾斜。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的方案需要打破强化和加速这种权力失衡的结构,并彻底改变劳资关系,这样工作不仅有回报,而且也是有人性的。是的,这会降低企业利润,但是,如果忽略超精益供应链的社会成本,你可能会发现你为企业创造了一个经济高效的系统,它要崩溃的话,是整体性的。

(编译:魏亚男 编辑:王旭泉)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