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种族大屠杀到新冠病毒,为何阴谋论层出不穷?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1-09-08 14:27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9月8日电 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今年7月下旬,英国政府宣称解除大部分疫情管控措施后不到一周里,有数千人聚集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举行反封锁抗议活动。参加抗议的人有否认气候变化的皮尔斯·科尔宾,英国前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的哥哥,认为2019新冠病毒是一个“骗局”;还有作家大卫·艾克,他相信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是那些神秘的蜥蜴人;还有主张结肠灌洗的吉利安·麦凯斯,他认为良好的饮食习惯足以阻止病毒。还有一位因传播错误信息而遭开除的护士,她将分发疫苗的医务人员比作纳粹分子,并建议将他们处以绞刑。

这一类示威活动不仅在英国出现,在世界各都有。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各种错误信息铺天盖地。在法国,一部纪录片声称新冠疫情是由政治精英发明的,是实现“世界新秩序”阴谋的一部分,三天内的观看量达到了250万次。在美国,“新冠疫情是场骗局”的说法与一系列名为“QAnon”的狂热理论一起传播,这些理论认为美国政府是由一个秘密的恋童癖集团管理的,而特朗普是授命打败他们的救世主。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阴谋论盛行的时代,互联网让阴谋论较以往都更容易传播。在所有国家,无论贫富,阴谋论都司空见惯。在尼日利亚,许多人误以为,自2015年以来担任总统的穆罕默德·布哈里实际上于2017年在伦敦的一家医院去世,此后一直由一个叫“吉布里尔 ”(Jibril)的苏丹人冒名顶替。在印度,纳伦德拉·莫迪政府指控,瑞典青少年气候活动家格蕾塔·图恩伯格参与了诋毁该国茶叶的全球阴谋。在整个中东地区,人们普遍认为,2001年9·11袭击事件是由以色列(或只是一些犹太人)策划的“伪旗行动”。

当然,还有许多人持有一些荒唐而无害的想法,比如认为猫王还活着,生活在密歇根州的卡拉马祖。阴谋论则更为具体: 即相信一小撮有权势的人密谋伤害广大普通民众。英国华威大学的库西姆·卡萨姆(Quassim Cassam)认为,这些阴谋论“首先是一种政治宣传形式”。它们的力量在于向世人做出解释,将不幸归咎于敌人。不过,这些阴谋论通常是无稽之谈,往往扰乱政治理性,危险之处恰恰在于能够动员民众的力量。

纵观历史,阴谋论一直存在。戴着锡箔帽的罗马人编造了一个神话,声称公元64年的大火由尼禄皇帝引发。15世纪印刷术发明后,最早的畅销书之一是一本关于女巫邪恶阴谋的指南。几个世纪以来,犹太人一直被指控阴谋谋杀害基督教儿童。沙皇时代的宣传人员在20世纪出版的《锡安长老纪要》将指控扩大到征服世界。共济会、中央情报局和欧盟也都在阴谋论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要了解这些阴谋论如何影响当今政治,可以从刚果民主共和国开始。很少有国家在制造和传播阴谋论方面有如此根深蒂固的传统。几乎所有的政治家,包括总统,都曾经或多或少地支持过这些观点。比利时学者克里斯·伯沃特斯(Kris Berwouts)表示,这些阴谋论“有助于动员舆论”。政客通过使用阴谋论,煽动在街上暴徒(或者在农村,攻击邻近的部落) ,制造压力,用于与其他领导人的谈判之中。

在刚果(金)首都金沙萨的家中,年迈的政治家瓦伦丁·穆贝克(Valentin Mubake)讲述了这个国家最常见的阴谋论。用他的话来说,刚果目前的问题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现任邻国卢旺达的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组织了一场针对自己人民——卢旺达图西族——的虚假种族灭绝。这为他接管卢旺达,然后在刚果最脆弱的时候入侵刚果提供了政治掩护。他表示,为了分裂刚果,这些人建立了一个黑手党。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和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都曾与卡加梅合作。西方国家为他们的战争做好了准备。卡加梅动手实施了这个计划。他还表示,一切都是“由美国组织的”。他甚至声称,联合国实施大屠杀,传播埃博拉等疾病,目的是让这个阴谋得到持续。

穆贝克所说的刚果(金)的野史广为人知。在东部大城市戈马举行的年轻中产阶级诗人会议上,记者问有多少人认识相信这一说道,在场的所有人都举起了手。这种想法误国误民,对卢旺达的仇恨助长了种族暴力,尤其是针对刚果图西族的暴力。此外,认为埃博拉病毒是外国阴谋的想法导致武装民兵冲进诊所,自诩“解放”病人,反而传播了疾病。现在有一些人拒绝接种新冠疫苗,担心这是阴谋计划的一部分。刚果记者、事实核查网站Congo Check的联合创始人罗德里格斯·卡苏瓦(Rodriguez Katsuva)表示,阴谋论“简直要人命”。

为什么人们会相信这些阴谋论呢?其中一个原因是,有一些阴谋最终被证明是真实的。1960年刚果从比利时殖民地独立后,首任总理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和比利时的支持下的分裂分子杀害。卡加梅显然没有伪造卢旺达大屠杀,确实利用当地一位叛军首领作为幌子入侵刚果。纳粹德国在1939年入侵波兰之前制造了一次伪旗袭击。20世纪60年代,美国政府也为入侵古巴制造了一个借口。

另一些阴谋论虽然是虚假的,却给现实世界的焦虑提供了营养。正如 QAnon 信徒所相信的那样,不存在恋童癖掌控的“深层政府”。但是,杰弗里·爱泼斯坦和吉米·萨维尔这两个美国和英国恋童癖者,确实与政客有关系,多年来一直逍遥法外。

狡猾的推销员利用了这种恐惧心理。比如年轻的政治企业家威廉·科勒斯希尔(William Coleshill)带着摄像机在伦敦各处直播,将(通常是很小的)抗议活动的视频传到 YouTube 的“抵抗 GB”(Resistance GB)栏目里。他在视频里宣称,新冠病毒是一个为“共产主义”政府正名的阴谋。这个栏目有48000人订阅,数量还快速增长,让科勒斯希尔在网上小有名气。并设置了捐款按钮。一些政治企业家还出售一些奇奇怪怪的商品,比如美国新闻调查局证实,一个在线反疫苗网站引导用户到一个出售95美元“重金属排毒喷雾”和49.95美元“海洋等离子饮用海水”的网站。

阴谋论的吸引力有一部分源于人类心理。一些研究表明,人们总是高估自己理解复杂系统的能力。心理学家莱昂尼德·罗曾布利特(Leonid Rozenblit)和弗兰克-凯尔(Frank Keil)在2002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指出,阴谋论者自认为可以很好地解释所生活的世界,但实际上,他们掌握的信息非常有限。阴谋论能让人们在一个令人不安的随机世界中找寻意义所在,让他们相信坏事是坏人的阴谋,而不仅仅是运气不好,或自己的错误所致。

在某种程度上,由于受到社会规则制度的制约,自由民主国家会避免像刚果等地出现充斥阴谋论。这是因为在理想情况下,那些散布阴谋论的人会失去媒体、政党以及最终选民的支持。比如,在法国,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是一名强硬的左翼总统候选人,由于他认为一个全球寡头政治集团正密谋让马克龙继续掌权,他几乎受到了所有政治领袖的谴责。在美国国会,QAnon的支持者玛乔丽·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因声称发生了几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是有人背后策划的被剥夺了委员会成员的职务。

事实上,立法机构里的共和党精英们显然坚决执行反对疯言狂行的规范。2月,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称,阴谋论是该共和党的“癌症”。可是,他仍然投票反对特朗普利用阴谋论煽动1月6日国会大厦骚乱的罪名。2016年,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谴责特朗普毫无根据地声称他出生于在国外。但在2020年,他仍然支持特朗普宣称总统选取遭窃取的错误指控。这可能是因为有许多普通的共和党人宁愿相信特朗普的说法也不愿相信现实。在2022年,将有有45名QAnon的信徒参加美国国会竞选。但是,这些机制近来起不了作用。2015年,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赢得政权,提出了一个毫无根据的观点,即俄罗斯是2010年导致波兰总统遇难的飞机坠毁事件的幕后黑手。在美国,特朗普在假称奥巴马出生证明造假后,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声称2020年选举受到操纵,而在此很久以前,他对2016年的初选发表了同样看法,并借此赢得了那些感到遭党内政治掮客忽视的共和党人的效忠。

如何打消阴谋论呢?许多人将目光投向科技企业。从2019年开始,Facebook将用户可以同时在Whatsapp上群发信息的人数限制在5人以内,目的是减缓阴谋论的传播。可是,这在印度是个大问题。在Facebook上,有1.5万名管理员的工作是删除虚假信息。1月,Twitter暂停了7万个与QAnon组织相关的账户。这两个平台都试图关停闭反复传播有害虚假信息的发帖人,或者至少防止他们从中得利。2019年,YouTube屏蔽了散布有关疫苗的错误信息,阻止他们获得广告费。

另一种方法是揭穿这些阴谋论,这也是卡苏瓦在Congo Check网站上采用的方法。2018年,正值刚果东北部发生大屠杀之际,有关埃博拉病毒暴发的错误信息广为流传,卡苏瓦便与另外两名当地记者一起创建了这个网站。根据新闻中心杜克大学“记者实验室”的数据,全球此类事实核查网站的数量从2016年的145个增至今年的341个。然而,事实核查网站比阴谋论获得的读者更少。

归根结底,当权威失去公信力时,人们就会相信阴谋论。为了打击阴谋论,政治家们除了以透明和良好的方式进行治理外,别无选择。三个世纪前,乔纳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写道:“谎话铺天盖地,真相姗姗来迟;因此,当人们想揭穿它时,却是为时晚矣;玩笑结束了,故事却已经产生了效果。” 即便最好的政府可能也无法打败阴谋论,但至少可以不让阴谋论轻易取胜。

(编译:魏兴慧 编辑:王旭泉)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