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研发经验启示未来疫苗研发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1-09-07 13:40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9月7日电 据美国《科学美国人》网站报道,新冠病毒疫苗研发速度之快,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奇迹。一般情况下,一款新疫苗要应于临床要花五到十年的时间,不过,超过一半的新冠疫苗仅用一年的时间。目前尚不清楚新冠疫苗研发的这种模式是否是可复制的——以及新冠疫苗是否能阻断疫情,还能预防疫情。

自以往疫情情况来看,包括1918年大流行病,流感的风险尤其高,夺走了数千万人的生命,甚至一个普通的流感季都可以导致全球上百万的死亡人数。新一代流感疫苗很大程度上增强对季节性和流行性病毒的保护——如果全球从这次成功研发新冠疫苗的经历中汲取经验,新一代流感疫苗会更快到来。

了解你的敌人。虽然SARS-CoV-2严格来说是一种新的病原体,但它也是一个熟悉的敌人——一种从动物寄主转移到人类的冠状病毒。在近几年和这种病毒的表亲——2003年的非典型性肺炎(SARS )和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都让科学家对这些病原体有了基本的认识,例如,在感染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已为人熟知的覆盖在冠状病毒上的突刺蛋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疫苗研究员凯瑟琳·纽齐尔(Kathleen Neuzil)说道:“如果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类别的病毒,那我们就要进行非常深入的研究了。”

流感也是一个为人熟悉的敌人,科学家收集了大量的相关信息。梅约诊所(Mayo Clinic)的疫苗专家格雷戈里·波兰(Gregory Poland)表示,举例来说,这些科学家广泛了解了免疫系统应对机理以预防严重疾病发生,还有疫苗设计策略以激发免疫反应,免遭不同毒株的侵袭。不过,研究人员仍然对病毒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In-Q-Tel技术人员副总裁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特派员前助理卢恰娜·博利奥(Luciana Borio)说道:“在我们在谈通用疫苗之前,仍旧需要了解如何更有效地调节抗流感的免疫系统。”

长期投资。新冠病毒提高了mRNA疫苗的知名度,一度被认为会是一场彻底的胜利。mRNA疫苗在临床开发上有一年多的时间。摩德纳公司的mRNA疫苗出现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最初试图用于预防中东呼吸综合征,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疫苗基于牛津大学对黑猩猩腺病毒疫苗的大量研究。波士顿大学的传染病专家杰拉尔德·库施(Gerald Keusch)说道:“他们从事这项研究有30年了,直到两年前他们才研发出针对埃博拉病毒的疫苗产品。”

这些说明提前准备要比突然大量投入应急资金来应对疫情危机有更深远的影响。这包括建设基础设施来将创新转变为可以进行临床的治疗。“我们需要系统性的考虑,更好地规划疫苗等产品生产的快速应对能力,”库施说道。波兰强调培训和维持训练有素的疫苗专家劳动力的迫切性。“我训练的大部分博士科学家最后都不会进入学术界,因为他们明白做这种科学申请基金的难度。”库施说道。

合作是关键。一般说来,医药行业通过政府的挖掘和学术研究的成果来开发疫苗,并将疫苗护送到临床和市场上。新冠疫情期间,这些流程变得模糊,所有的因素密切合作加快疫苗研发进程。除了阿斯利康-牛津和摩德纳-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合作,默克集团(Merck)同意生产直接竞争对手强生公司新开发的疫苗。

自上而下的协调会促进合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加速研发冠状病毒病疗法和疫苗”(ACTIV)项目帮助很多政府部门、制药企业和生物技术企业,以及其他研发部门的结成合作伙伴关系、从各方面聚集资金以及提出明智且基于证据的疫苗设计、检测和生产措施。同样的,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从全球集合了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利益相关者来加快应对新冠疫情。

花费数十亿挽救上百亿的生命。美国在新冠疫苗项目上投入了庞大的138亿资金,但这比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经济损失要少几个数量级——有研究显示为3.8万亿美元。加速新冠疫苗开发是显得是至关重要了。在过去,疫苗的开发是一个线性的、按部就班的过程。库施说道:“你在每一步都做出投资决策,不会投资一个不会成功的产品。”但是,对于新疫情而言,医药企业同时进行多个步骤的工作,包括设计疫苗、协调生产过程以及规划临床试验,而政府则承担了风险。纽齐尔说,“这些资源产生截然不同的结果。”

萨宾疫苗研究所(Sabin Vaccine Institute)负责流感疫苗创新的高级助理Marissa Malchione表示,开发一款通用流感疫苗还需要政府提供可观的投资,包括为早期疫苗开发提供资金,让后续投资机会对私营部门投资者更具吸引力。她还表示,这些私营部门的资金来源也将是至关重要的,新冠肺炎吸引来自私营部门的新资金投入到疫苗开发。

需要全球努力。全球的科学家都在分享数据和看法用于开发新冠疫苗。例如,中国科学家最初发布的病毒基因组数据为随后的疫苗设计提供了指导,而英国严格的病毒监测发现了SARS-CoV-2的第一个临床相关变异——这对疫苗开发工作是一个重要的警示。这种团队性合作在抵御新出现的大流行性流感菌株方面将是非常宝贵的。库施表示,为了进一步推动这项工作,应该恢复对近年来停止的几项检测新出现的大流行病毒的全球努力的资助,包括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PREDICT项目。

非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Africa CDC)主任John Nkengasong认为,新冠肺炎也暴露了疫苗民族主义和不平等。例如,迄今为止,只有约1%的非洲人接种了新冠疫苗,而全世界的中低收入国家仍然缺少充分的新冠疫苗供应。为了帮助非洲人保护自己免受流感大流行或其他未来疫情的影响,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正致力于在非洲大陆建立科研能力和疫苗生产能力。

与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 )的新战略伙伴关系代表朝着这个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Nkengasong说道:“我们真的需要看看有多少事情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集中进行,(而)有多少事情可以在区域内进行,以便每个人在确保自己的健康安全方面有发言权。”

(编译:吴楠 编辑:王旭泉)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