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 扶贫故事绘

【扶贫故事绘】为了一个流浪者的生命 ——生命诚可贵 爱心大接力

作者: 焦海洋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8-13 12:59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2015年1月25日,时近腊八,也是我所经历的北京最冷的一天。走在大街上呼吸都有些困难。但有事要办不得不出门,下午三四点左右,和朋友王梓一起走到阜成门公交车站附近的一个地下通道。

通道里行人很少,我们边走边聊,无意中听到一声微弱的呻吟。此呻吟从何而来?我们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这一停,引出了一系列可歌可泣的爱心大接力。

第一棒 民警、医院

我俩循声觅去,即把目光集中在通道边的一堆破被子上,声音正是从那里来的。我们相视一下,都没有多想,快步走向前去,挑开被子一角,看到一个人蜷缩在里面,身下只有一张破席子,赤裸裸的双脚露在外面,身下不知是屎是尿,一滩污渍发出阵阵臭味,看来他躺在这里已有多时,我喊了两声,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但确定他还活着!这零下十几度的户外,多躺一分钟就可能致命。我们立刻紧张起来。王梓报警,我拿出水杯尝试给他喂水。王梓焦急地一遍一遍的打电话,几乎有些语无伦次,终于联系上绥福境派出所。

绥福境派出所郭鹍警官开着警车,带着四五名警察,火速赶来,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另找了一床被褥,把老人抬上警车,直奔展览路医院急救室,我们随行。展览路医院不大,整个大厅弄得臭烘烘的,急诊室里更是如此。医生护士也是迅速反应,不顾他满身满脸的屎尿,立刻检查各项指标、确定治疗方案。郭警官交接完毕,和我们招呼一下,随即离去。看到警察们匆匆的身影和医生们忙里忙外的情形,我和王梓都不好意思起来,自己的一个行为,给大家造成多大的麻烦。

经过抢救,老人恢复了意识,但糟糕的是,他情绪极不稳定,把大便甩的到处都是,还拔输液管子!护工们一次一次的打扫、劝说,最终他渐渐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在急诊室住了半个月,各方面指标都恢复正常,但右脚趾严重冻伤,有截肢的风险,于是从急诊科转到普通病房,又住了四个月左右,医院又为他请了一名护工,每天定时一日三餐。

在医院上上下下的照顾下,眼看着他从羸弱到体重渐增、元气恢复,光在医院里住着也不是办法,下一步怎么办?

第二棒 社区、残联与养老院

在他住院期间,我们多方打听他的消息,由于他本人曾患有中风,说起话来常常颠三倒四,含混不清。所以费尽周折,终于知道他打听到他的一些情况:家住西长安街附近,属于北京市西城区光明社区管辖,既没有参加工作的记录,也没有缴纳社保的记录,他的妻子带着女儿早已与其离婚且断绝联系,他怎么沦落的如此境地不得而知,流浪多久也不得而知。目前唯一能联系上的亲人是小其九岁的弟弟,其弟弟收入不高、并常年照顾患癌症的老母亲和同样患癌症的妻子,生活也非常艰苦,自顾不暇。

我们征得他弟弟的同意,把他送到海淀区上庄养老院。同时与老人所在的社区——西城区光明社区取得联系。光明社区的工作人员急人之所急,根据老人的现实情况,最快的方式申请了低保。每个月的低保解决了老人在养老院的大部分费用,剩下一部分我们通过爱心捐款凑够。

这样过了两年多,2017年9月6日,我们又把他送到海淀区金宇敬老院。由于老人的右脚冻伤,一直没有恢复,留下来残疾,于是我们在光明社区的帮助下,联系上了西城区残联。残联的工作人员又妥善为老人办理了二级残废证。现在低保和残疾补贴加起来足够支付老人每个月的养老费用。2019年5月1日,在光明社区的帮助下,老人又转到与社区直接对接的大兴区安康老年护养院,老人足可以在此安度晚年了。

为老人办理这些证件并非易事,对我来说,主要是跑腿,而且每次跑腿都集中在冬天。由于我还在北京师范大学读研究生,骑着电动车穿梭于大街小巷,又要急急忙忙赶回学校上课,车速不敢稍慢。回到教室,往往半个小时身体才得以暖和。然而对于为老人操心的相关部门,其辛苦可想而知,我每到一个部门,工作人员总是热情接待,让人时时处处感到春天般的温暖。

第三棒 爱心人士

照顾老人的过程中,不能不提到众多默默无闻的爱心人士,养老院费用一个月要3500多元,而且年年有上涨之势。每个月的低保不够用,剩下的缺口怎么办?于是我们成立了一个微信群,把一帮愿意奉献爱心的朋友拉进来,大家每月尽己之力,30元、50元、100元,众人拾柴火焰高,在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总能渡过种种难关。 其中爱心人士袁哲,不仅捐钱,还常常跑腿,开着自己的车一次次把老人送到银行、医院,几次更换养老院,都是她一马当先。袁哲工作繁忙,我们每次行动,都是提前一周安排时间,但老人的事有时比较紧急,袁哲亦义无反顾,一帮到底。

这些爱心人士还时常三五成群去养老院看望老人,给老人带些水果、点心,陪老人聊天。到现在为止,我们陪伴老人已经5年多了,还要陪伴多少年,不知道,但责无旁贷,无怨无悔。

第四棒 伟大的国家

老人现在在养老院里平静的生活着,不会再回到过去的流浪生活和遭受饥冻交切之苦,社区工作人员也按部就班的忙着各项工作,各相关部门也有序地履行这自己的职责,爱心人士也乐善好施地做着其他有意义的事情。这件事渐渐尘埃落定,自动运转着。但这个自动运转的机制是什么样子的?除了各部门工作有条不紊地运行外,还有一个强大的链条在背后运转着。即老人只要在养老院里一天,就要有一天的开支,也就是每月的养老费用不能断。这个费用放在谁身上都是不小的负担,然而这个负担最终落到谁到头上?毫无疑问,是咱们的国家。

前面我们提到,老人在展览路医院急诊室住了半个月,在病房住了四个多月,光病例就是厚厚的一本,但这笔巨大的医疗开支,最终是谁买的单?医院为其请的护工费用和一日三餐的花费,最终由谁买单?毫无疑问,也是咱们的国家。

生命是渺小的,也是可贵的,假设我当初一念之差,不停下脚步,那便没有以上的感人至深的爱心大接力。然而难能可贵的是,正式通过对一个看似“渺小”生命的持续关注,我们切身体会到生活在一个强盛的国家、一个伟大的时代!

【责任编辑:许聃】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