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 扶贫故事绘

【扶贫故事绘】第三故乡缘

作者: 王惠春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8-07 13:37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有过军旅生活的人常说驻地是第二故乡,而我,转业后参与了这波澜曲折的脱贫攻坚,就感觉有了第三故乡。我扶贫的地点,湘中双峰县祠堂湾村,顽石遍野,丑石嶙峋。老辈人说这是“干死蛤蟆、饿死老鼠”的地方。扶贫路上,见过太多的忧伤与悲歌,见过太多的拚搏与无奈!唯有满天星斗永伴着我们夜访的山路,真可谓爱是天边那颗永不坠落的星辰!驻村的这些往事很是难忘,汇成一个字——缘。

别样的缘份

驻村队2015年4月2日入村,原定是4月1日的,碰巧是愚人节,扶贫可是要干真事的,我们回避了这一天。当村书记介绍 “全村人口1169人,五保11户,低保21户”的一瞬间, 我蒙了,这数字连起来69-11-21,就是我的生日,难道冥冥之中这些苦难群众,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人?我的心一下子贴进去了。

我有个情结,小时候在农村,家庭成分不好,受人歧视,看到有些蹲点干部,只在大队书记家里杀鸡宰鸭,吃得香,不和群众往来。现在轮到自己蹲点,如果也是这样,就有点忘本了。

我当兵22年也在湘西的大山里,深知山民土里刨食的艰辛;我从审8年,深知惠民政策“最后一公里”落地的艰难。人生是短暂的,有多少人想当兵而没有机遇?而扶贫攻坚伟大时代,总书记号召精锐出战,五级书记抓脱贫,这何等荣光人生机遇,那一刻,我默念一定不辱审计人扶贫的使命!

别样的穷根

入村伊始,大伙商量了驻村的8个细节:吃碰饭、交伙食,不带杯子,不吹凳子,不擦筷子,抽烟不讲牌子,逗逗小孩子,说话掏心窝子。就这样“驻村8条”很管用,听得到真话,说得出家丑。

我了解到有几户,六兄弟是五保户、四个媳妇跑仨,四个儿子不养爹……,贫困的根子在哪儿?如刘老汉4个儿,老大贩毒坐牢,老二蘑菇中毒,老三过继给人家,老四赌博离婚,问题出在哪?孩子们不能做的做了,不该吃的吃了,家长责任重大!几番劝解,老刘认识到得重振家风。

工作队思虑:同一片土地,有的穷有的富,原因是什么?有人说是缺资金、缺资源、缺劳力?我们感觉有点肤浅。我们拿出较好的20户和较穷的20户一一比较,发现:不仅是土地贫瘠,更多的是不真干的才真穷,不孝顺的才真苦,违背天地良心的才真危险!

特别是入村时,车不小心轧死一只鸡,村民以鸡生蛋、蛋生鸡天价索赔;而后又了解到过去在村里多起不孝不德的事情,如孙子为200元赡养费在大年前夜干死爷爷的事情。 工作队提出,现在有党的惠民政策,有国家40年改革的红利,我们“不患穷而患德之不建”。

别样的谈心

对农村现状,有人写:“昨日入农村,处处麻将声。老少围牌桌,不见种田人”。这“读来泪满巾”。相互熟了,对这种情况,我酝酿着要讲些真话。

2016年正月初十,在村书记家里,我们谈心:老刘,你们上有86岁的老母,下有3岁的孙女要照料,爱人做饭做菜,种田种地,以后家里几桌牌莫开了,我们扶着贫,你们打着牌,不好看。

第二天书记两口子真不好看了,哪儿?脸色!看来嫌我们管宽了。过了一周,书记两口子脸色更加凝重,吃惊的说,“王队说得好!”“好啥?”我不明地问。

原来,第二周就发生隔壁村老书记家,大人外出打牌,一对小孩捉迷藏,藏在柜子里,柜子倒在熏腊肉的柴火中,熊熊大火将一对男孩活活吞没,现场惨不忍睹!

啊!我成乌鸦嘴啦!我反问老刘,我不该说吗?

以此为教训,我们和村民经常谈一些常识性问题,如曾国藩的——看家庭振兴的三种气象,“一是否起早床,二是否做家务、三是否读圣贤书”。曾国藩就是双峰人,做不好这些小事可对不起老祖宗哦!村民觉得是真心真话,心越走越近。

别样的帮助

救穷更救急。2016年,非贫困户刘晖女儿辍学在家。仅因成绩不到前三名而精神抑郁。老刘不当回事,问他为何不管,他说小孩不愿。我说小孩不愿大人也不愿也不懂?我多次劝老刘带孩子来长沙检查,终于说动了,接站时像捉迷藏一样,找老刘一个多小时,原来老刘是第一次出远门,找不着北!

在医院,挂号、交费、找专家我都得一一去办,还得担心老刘父女走失,老刘双峰话是湖南最难懂的“外语”,就我这塑的普通话,也逼着当“翻译”,医生还以为是我孩子。

多次治疗,半年后孩子复学了。刘晖感念工作队的操心,村里有什么难题,他都主动说些公道话,成为了扶贫队的好帮手。真是帮别人就是帮自己!

有人觉得这是多管闲事,扶贫不是管贫困户么?我认为,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小孩若精神上出问题,这家庭不就永久“练成”贫困户么?

别样的扶持

2016年,村民杜某,65岁,儿孙满堂,家有6个壮劳力,却以孙子生病为由,去乞讨、去上访,要当贫困户。来到长沙,还很恶的带了个网络大V,做“贴身顾问”,扬言不答应就曝光,来势汹汹!

我把他请到接待室,给他讲了真实的一家3口残疾人故事,人家勤劳肯干,房子从80年开始,已翻修了三次,仅有的1个健全劳力已近70岁,1个聋哑孩子视力差,几乎要摸索着走路,但照样干活,农忙时,凌晨3、4点就起床,干到深夜12点才回,并且这一家残疾人不愿当贫困户。

我问杜某:这一家残疾人的事,您相信么?杜某看着我,额头直冒汗。他低矮的房子40年没动过,8口人拥挤在一起。

我告诉他,这一家人这么熟,不是别人,是我的亲姐姐家,她到长沙看病都不愿告诉我,她深知我的难处。我是姐姐带大的,那种感情,就象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那样刻骨铭心!她苦难的一家我感同身受,但爱莫能助!现在村里有那么多事要跑,我亲叔叔过世我只待了半小时,他对我那么好,我不孝啊!当时,我自己说得几乎完全哽咽,这或许唤起了杜某一丝良知,他眼角湿润了。

其实杜某并不穷,我们也很照顾他。让他老伴做保洁员,有点补贴,可他儿子说,“我们家不是干这种事的人!”补助他孙子学费500元,需办张银行卡,他儿子说“这点小钱,还要到镇上跑一趟,不要了!”他的孙子病也并不重,我们朋友圈里募集了1万多,很不容易的!这年头朋友圈里这种事可不少。

“杜大哥啊,办事可要摸良心哦!做爷爷了,可要带好头啊!”我趁热打铁,“国家那么多人,照顾你一时,能照顾你一辈子么?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在现场,几乎唏嘘一片,杜某尴尬着,主动表示不闹了,愿意返乡。

我想起总书记叮嘱扶贫要用“绣花功夫”,我体会是真情功夫、是长久功夫,如同慈母纳的鞋底,针针都有温度,眼眼都是深情。转化杜某可真要点“绣花功夫”,如果平时不了解他的细节,点不住他的“穴位”,他真能煽风作浪!他带的大V,就是前不久湖南被抓的“陈某人”徒弟。粉丝数百万,稍有闪失,担当不起!

回首祠堂湾三年时光,村民各有各的诉求,可能对我工作有不同意见,但扪心自问,没有一个私敌,村民以无比博大的胸怀接纳了我们。包括杜某也“网开一面”,那次上访后再也没有添过乱。

三年来,我们唤回了人之初、迎来了满山春,那一片荒凉石山,已变成牡丹芍药的花海。夕阳西下,在天边映出一幅美丽的画卷。2018年4月13日祠堂湾村芍药文化节,新华网当天以三图文作了报道。巧的是这天总书记在海南施茶村调研时强调:“乡村振兴要靠产业,产业发展要有特色,要走出一条人无我有、科学发展、符合自身实际的道路。”

三年的驻村生活结束了,我多了一个真情的第三故乡。往事并不如烟,我在日记中仿《寒食贴》写下

祠堂湾有感

自我来祠堂,已近三寒暑。年年春如酥,远客花丛笑。

磨山朝夕登,近乎太守乐。卧闻鹃啼血,催吾入户忙。

暗中偷负去,藩风真有力。但见少年子,校服映朗日。

细雨绵三载,好村凭借力。石山逢甘霖,百花齐芳菲。

洁庖煮山珍,明灶连电气。哪知昔寒菜,但见鸟欢鸣。

君门精准策,苦穷远万里。也拟哭杨雄,驱穷时不济。

【责任编辑:许聃】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