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原创 > 中国日报专稿

中国数据作假?不过是外媒的一场政治游戏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6-01 16:08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国的抗疫行动频繁被西方媒体炮轰为掩盖真相。为什么外媒涉华报道总是“负面”的?我们深入调查,于四月初发布了纪录片第一集《起底外媒:“新冠”报道的伪善与双标》。

今天发布的是该系列纪录片第二集:《起底外媒:为什么只有中国抗疫被他们报道成了掩盖真相?》。请看我们继续揭露外媒报道背后的“套路”。↓↓↓

01

中国修订数据却被污蔑

2020年4月17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就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确诊病例死亡数订正情况进行了通报。世界卫生组织也于当天回应,中国此举是基于对之前统计数据的复核,以不遗漏任何病例记录。

 中国秉着公开透明的原则及时发布和订正数据,但并没有获得西方媒体的理解。他们引用着来源不明的消息,充满敌意地攻击中国“瞒报数据、掩盖真相”。

However, the revision did not stem the accusations from the Western media. They continue to cite unidentified sources and persist in an outdated ideological bias to discredit China.

 

事实上,通过横向观察,能发现收集和上报可靠数据是很多国家正在面临的问题:

 

路透社报道,在家中去世的带有疑似新冠肺炎症状的纽约市居民的人数从3月20日的45人暴增至4月5日的241人,这说明纽约市可能严重漏报了新冠肺炎死亡人数;
• 日本公布的数字相对较少,因为它没有采取全面检测;
• 英国和法国以往每日更新的数据没有把在养老院中去世的人统计在内。

 

矛盾的是,西方媒体的报道中并没有把以上这些国家的措施称为“掩盖真相”。

But none of these actions has been described as being a "cover-up" in Western media reports.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在疫情早期由于医疗资源挤兑,会出现迟报、漏报或者误报 (delays, omissions and false positives in reporting)

 

“核实死亡病例的过程中,有一些可能被重复填报了,需要核减。另外还有一些当时是来不及报的,有一些可能没有算作新冠肺炎的死亡病例,但其实可能主要的死亡原因是新冠肺炎,对于这些要进行一个核增。”

"When we checked the number of deaths, some may have been repeatedly counted and it had to be corrected. There were delays in reporting fatalities and some were not counted as COVID-19 cases, but the patients died of health complications related to the novel coronavirus, so revisions are necessary."

 

 

 

自2003年非典后,中国建立了法定传染病的网络直报系统 (a direct network reporting system for infectious diseases),并突出体现首诊医生负责制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first contact doctor)。这样的设计是为了最大程度地减少外界不必要的干扰,能够确保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地把传染病信息收集上来。

 

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副院长唐洲平向我们介绍说,医院在接收到病例后,首先要上报医院的公共卫生科,紧接着公共卫生科就在网上填报,整个过程在两小时以内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网络填报系统只有上报的功能,而没有删除或更改的功能。

The data cannot be deleted or altered once they have been entered.

 

其实只要稍微动动脑筋,就会知道所谓的“瞒报数据”是多么荒唐的指控。正如受访的一位武汉本地人说的:“现在政府措施是有序开展的,如果报假数据他们是没法开放城市的。”

02

外媒对中国方案视而不见

 

那么为什么首先公开报告病例的武汉市与其他疫情严重的城市相比,死亡率要低得多呢?

 

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说,在早期,武汉市的死亡率也相当高,后来随着方舱医院的建立,加之“早发现,早治疗”措施的推广,死亡率极大地降低了。

In the early stage, the mortality rate in Wuhan was rather high. We took measures, including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temporary treatment centers. It greatly reduced the mortality rate.

 

此外,不同的定点医院会收治不同症状的患者。例如,轻症患者 (mild cases)到方舱医院就诊,而普通型、重症、危重症的病人(moderate and critical cases)也都有各自的定点医院 (designated hospitals)。在方舱医院,病人转重后也会及时向定点医院进行转诊。

 

在整个抗疫期间,还有来自全国各地4.2万余名医务人员支援湖北省。武汉超过60家医院开始了对新冠肺炎的专业救治。

Since the outbreak, over 42,000 medical staff from across China had come to aid Hubei province and over 60 hospitals in Wuhan had been adapted to treat the infectious disease.

这些都是中国实践在处理危机中的价值,而西方媒体选择对此视而不见。

 

03

政治派别媒体化,社会分裂加剧

自新冠疫情暴发,对报道话语权的竞争就已经展开。美国官员散布的不实信息则让这种竞争变得更加乌烟瘴气。
尽管美国政府在一月末就收到来自中国及其他渠道的警告,但他们并没有及时应对,反而不遗余力地借机“污名化”中国。讽刺的是,危机刚开始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是不停夸赞中国的行动:

 

• 1月25日,特朗普发推特称,中国人民一直在非常努力地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美国非常欣赏中方的努力和透明;

 

• 2月10日的一场福克斯商业新闻采访中,特朗普称“中国应对得非常专业”(China is very professionally run in the sense);

 

• 2月13日接受主持人杰拉尔多·里维拉的采访时,他说“我们(和中国)一直在密切合作”(We've been working very closely);

 

• 3月13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提问,特朗普表示“中国与美国共享的数据很有帮助”。

 

此后的时间里,美国新冠死亡人数不断增加,特朗普的连任前景也逐渐暗淡。为了挽回选举形势,特朗普一改此前对中国的肯定态度,随后和国会以及媒体“盟友”开启了一场大规模的媒体闪电战。其策略就是先指责世卫组织,再“甩锅”中国。

As the pandemic went from bad to worse,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nd his congressional and media allies began a massive damage-control media blitz. The strategy? First blame the WHO and then blame China.

 

在这场“甩锅”行动中,特朗普政府中的对华鹰派 (China Hawks in the administration)表现得尤为“抢眼”。

 

 

现任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 (Peter Navarro)曾著书《致命中国》 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 Action、《即将到来的对中战争》 The Coming War On China 等。一直以来,他靠着片面观点和煽动性的语言博取关注,把“反华”当做贯彻一生的目标。《洛杉矶时报》曾评论说,《致命中国》这本书“充满了仇外的歇斯底里和夸大事实,泛滥到分不清事情的因果关系”。就是这样一位著名“反华”官员,在接受采访时对着镜头说:“如果你问我相不相信中国,我会说,美国人民不再相信中国”。他真的能代表美国人民吗?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Mike Pompeo)曾在多个场合将新冠肺炎疫情称为“武汉病毒”。他那段“自我打脸”的采访更是令人啼笑皆非。5月3日,蓬佩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再次散布谣言称“有大量证据表明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主持人问他,“你相信病毒是人造或是基因改造的吗?”他表示同意。主持人随即指出,“你的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说,科学界的共识是病毒不是人造或基因改造的。”蓬佩奥又说,“我…我同意这一点。” 前后十几秒,自相矛盾,丑态尽显。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马修·波廷杰 (Matthew Pottinger)被认为是白宫中少有的中国专家,推动了特朗普政府多项对华鹰派政策。5月4日当天他发表中文演讲,将“五四精神”歪曲为“平民主义” (Populism),否定历史,诋毁中国。波廷杰曾在大学主修中文,1998年到2005年间曾先后担任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的驻华记者长达七年,在中国进行过多次实地采访。令人遗憾的是他并未因此产生对中国的友谊,恰恰相反,冷战思维 (Cold War mentality)深深地遗存在他的脑中。作为负责白宫内部对世卫组织资金援助评估的人,他支持特朗普4月宣布冻结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还极力说服美国情报部门将病毒起源政治化、阴谋化。

 

美国部分媒体则配合这些政客们的蓄意操纵,成为了政治扬声器。他们不顾职业道德,坚持历史偏见,扭曲事实,迎合过时的殖民话语。对此,美国前总统卡特的法律顾问哈维·佐丁 (Harvey Cary Dzodin)一针见血地指出:

 

“美国逐渐成为了一个按政治派别和意识形态划分的部落社会。自由派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微软全国广播公司,保守派有福克斯新闻。他们只想要获取自己那一派的信息,甚至是不实信息。”

"America is now a tribal society divided by belief and by ideology. Liberals have CNN and MSNBC. Conservatives have Fox. But the people tend to seek out information from their tribe. They don't want to be confused by facts oftentimes. They just want information and sometimes misinformation that reflects the beliefs of their tribe."

 

04

专家呼吁回归对话,共商解决之道

 

诚然,每个国家应对疫情的措施都不同。中国的方案可能不完美,但至少为各国抗疫提供了可循的经验。而这些美国政客不顾日益严峻的疫情形势,操纵本国媒体传播仇恨、“甩锅”WHO和中国,一再浪费防疫的宝贵时间。国际社会因此充斥着硝烟弥漫的口水仗,国际合作力量也大为削弱,不得不说这一切太令人心痛。

 

希望在这之后,美国政客能早日清醒,选择合作而非分裂,找到互利共赢的那条出路。目前最紧要的事,就是共同研究治疗方法与疫苗,遏制住这场全球病毒危机。

编导 孟哲 徐潘依如

记者 徐潘依如 孟哲 王韦翰 崔佳

摄影 王韦翰 孟哲 徐潘依如 王晓莹 杜禹甫

剪辑 林宸西 黄士承

音编 张托夫

撰稿 徐潘依如 Owen Fishwick 孟哲

视频文稿编辑 Owen Fishwick

资料收集 张睿 李思佳

运营推广 周星佐 商桢 侯俊杰 陈烨

制片 黄恬恬 周荔华 刘坤

 

特别鸣谢

中国人口宣教中心

 

制片人 南瓜

统筹 张若琼 何娜 张少伟

监制 柯荣谊

出品人 王浩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