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原创 > 中国日报专稿

政协委员:有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仅是了解病毒的起步

作者: 张怡 来源: 中国日报
2020-02-28 13:09 

中国日报2月28日电(记者 张怡)全国政协委员张德兴、孙承业在28日播出的“委员讲堂”中表示,有了病毒基因序列很重要,但仅是一个起步。

1月11号,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的团队首个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公布。随后中国疾控中心分离了首株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那为什么有了这些基因序列,分离了毒株,很多专家还说,我们对这个病毒不了解,或者了解得不够?

张德兴,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副所长。张德兴委员长期从事生物进化与分子生态学研究,对人与自然,人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和平共生等有较为深入的思考。

张德兴:基因是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了,这能让我们很精确地去确诊它,但是至于它的行为,流行病学的特征是没法告诉的。但是把基因序列拿出来也非常重要,比如发生任何这种流行病的时候,特别传染性很强的时候,我们无外乎几个。第一个马上要治疗。第二个我要找出到底是什么导致的,到底是不是这个病。第三个就是我要想办法,我找疫苗找药物。这三个都跟这个基因序列是相关的。如果比如说你要是不知道它,那就没法确定是什么东西导致疾病的,我就没法做流行病学监测和调查。还有一个,这个病到底是不是这个病。为什么?现在医疗上你得有一个黄金的标准。当然它可能不能作为一个唯一的,但是一个最后确定的那就是要进行诊断鉴定,那就是你要有这个序列。

孙承业,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主持制定了《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口罩使用手册》,参与制定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不同风险人群防护指南》。

孙承业:我们来做疫苗都是基于这些的认识,当然还有一些科学研究也是基于这些。我们一定要承认,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进步。我们这一次做得很快,为什么呀?就像我们说,出了一个像感冒一样的病,为什么说它是个新的,为什么不是别的。当然现在我们要做的就不止它了,我要排除一个一个一个,然后才能最后确认它,最后再确认关系,实际上是蛮复杂的一个过程,这是很重要的一步。但这看到序列,就像我们看到人的全基因以后,我不知道人是什么样一样。看到病毒的全序列,我同样不知道病毒什么样。为什么不知道呢?不知道它生命力多强,不知道它毒性多强,也不知道它作用于哪个器官,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看到一系列数字,这数字怎么来解读呢?因为从RNA序列来看,一直到它的功能,一直到人和它的反应,这里边有太多太多的环节,但是这是一个起步。

全国政协办公厅“委员讲堂”节目2月 28 日起推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别节目“众志成城 同心战‘疫’”,邀请部分全国政协委员从自身专业出发,分析疫情形势,提出政策建议,普及防控知识,帮助公众科学认识疫情,树立健康生活理念,为我国夺取疫情防控和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双胜利建言献策。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