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 美欧关系还能回到从前吗?

作者: 陈卫华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0-02-17 14:06 
分享

为期三天的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周日闭幕。美欧之间在众多问题上的分歧在此次会议上暴露无遗,跨大西洋关系裂痕也在不断扩大。

此次会议,美国派出了包括政府高官、国会议员、前政要及学者组成的庞大代表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软硬兼施拉拢欧洲盟友。蓬佩奥在周六题为“西方赢了”的发言中不断美化跨大西洋关系,掩饰欧美在越来越多问题上的分歧。

然而在周五开幕式致辞中,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早已一针见血地指出:作为紧密盟友,美国现政府抛弃了国际社会这个概念。他说美国认为每个国家都可自行其是,将本国利益置于所有他国利益至上。好像只要每个人只想自己,也就想到了其他每个人。他指责特朗普所谓让美国伟大往往是以邻居和伙伴损失为代价。

施泰因迈尔指出美国本届政府上台之前就开始忽略欧洲,把重心转向亚洲。他希望美国继续重视支持欧洲一体化。毫无疑问,这些话是对美国政府所作所为的抗议。英国1月31日最终脱欧对于欧盟和支持欧洲一体化的成员是重大打击。他们不会忘记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选战时就公开支持英国脱欧,并多次对欧盟发表蔑视和攻击性言论。

蓬佩奥周六发言十多次说“我们要捍卫主权”。这只能让欧洲人想起特朗普2017年9月首次在纽约联大发言中也不断提“主权”一词。在目睹特朗普政府三年所作所为之后,欧洲很多有识之士已把这话等同于“美国优先”、“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代名词。

蓬佩奥这次可谓识相,演讲中只一次提到特朗普名字。在去年慕安会发言中,副总统彭斯不停吹嘘特朗普的成就,并说他带来特朗普总统向各位的热情问候。他每句话后还有意稍作停顿,期待大家鼓掌。结果是整个观众席鸦雀无声,毫无反应。第二天多家媒体用“震耳欲聋的寂静”(deafening silence)来描述这尴尬场面。

周六,法国总统马克龙紧接蓬佩奥发言,在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中,他集中讲如何发展和捍卫欧洲的利益,根本不提特朗普名字。这对于传统上以讨论美欧关系为主的慕安会来说非同寻常。现在很多欧洲人认为,前两年他们虽然对特朗普很多做法不满,但还寄希望他能改变。而到现在特朗普执政第三年,他们已放弃了这种念头。就像德国总理默克尔多次讲的:欧洲不能再把美国当做可靠的伙伴了,必须靠自己。

我来中国日报欧盟分社工作15个月,但欧洲人对美国政府的不满我在平时和当地官员及专家交流中感受深刻。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及阻挠世界贸易组织仲裁委员会以致最后该委员会瘫痪等破坏国际治理和多边主义的做法让欧洲人愤怒。特别是在瑞典女孩通贝里发起的学生气候运动下,欧洲人可能是世界上对治理气候变化最认真的,欧盟提出的2050年“碳中和”的目标也是全世界最雄心勃勃的,难怪每次气候变化游行都有高举丑化美国总统画像和标语的人。

而施泰因迈尔周五也指出美国终止伊核协议是错误的,并表示美国的行为使中东变得更危险。施泰因迈尔2013-2017年期间担任德国外长,对促成伊核协议也立下汗马功劳。美国在退出协议后,对伊朗重新实施制裁,并威胁对参与与伊朗贸易的欧洲企业进行制裁,在欧洲引起一片哗然。

在贸易上,特朗普多次用“比中国更坏”来描述欧盟,这让欧盟各国非常恼怒。美国政府上周宣布3月起将对欧洲飞机的进口关税从10%上升到15%,这将对空客业务产生极大负面影响。欧盟多次呼吁美国三思而行,但毫无效果。同时,欧盟也在等世贸组织在未来几个月作出对美国波音公司不利的裁决,作为筹码报复美国。此外,欧洲各国对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借口,扬言威胁对欧洲产汽车征收25%的惩罚性关税既气愤也担心。

就在这种紧张情况下,蓬佩奥还不停吹嘘跨大西洋关系如何美好,而且说“我们赢了,我们一起赢了”。这不能不让欧洲人找不到任何共鸣。就在蓬佩奥宣称“西方赢了”之后,马克龙公开说“西方在衰落”。双方见解完全对立。

很多欧洲人认为跨大西洋关系不再可能回到过去和谐的时代。但他们中有一些仍期待如果特朗普11月败选,新一届民主党政府可能会重回多边主义、重回巴黎协定的道路。东欧成员国中也仍有要抱美国大腿的。

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美欧也分歧严重。美国大西洋月刊曾报道美国国务院在去年4月上旬举办的由欧洲、亚洲和拉美代表参加的一次会上,希望大家签署一项共同声明,谴责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但结果是没人愿意跟随美国。最终美国这一想让中国在4月下旬在北京召开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夕难堪的图谋彻底破产。

美国在过去两年不断对欧洲盟友施压,逼迫他们完全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但欧洲各国明显不赞同,特别是美国并没有提供任何所谓“国家安全”的实际证据,一切都是臆测。

这次慕安会上,美国对中国的无端攻击可谓穷凶极恶。由蓬佩奥、埃斯珀和国会发言人佩洛西轮番出场发言,渲染中国和华为5G的威胁。好在欧洲人已不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欧洲人虽然知道中欧关系也是合作竞争挑战的关系,也存在问题,但他们大多数对美国对中国“冷战”、“零和”和“脱钩”式做法表示反对。

毕竟,除了美国一些顽固反华鹰派,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愿意回到冷战或开始新的冷战。对于饱受冷战之苦的欧洲人对此体会可能最深。

分享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