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原创 > 中国日报专稿

一线医护人员故事:ICU里的72小时 每一个班都很激烈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1-29 17:35 

中国日报武汉1月29日电 在湖北疫情防控一线,医护人员分秒必争。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男护士唐光明讲述了他的亲身经历。

我叫唐光明,是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男护士,1月23日,我和同事韩振中接上级指派,奔赴武汉支援金银潭医院。当日到达武汉金银潭医院后,我们很快被安排在一周前临时组建的一个病区工作,由金银潭医院程芳护士长担任病区护士长,病区护士主要来自湖北省人民医院各个专业,ICU护士较少。

从护士长及各位护士老师的眼神中,我们感受到了一线医护人员的疲惫,比我们想象中的更苦、更累。由于我和韩振中都是男护士,又都是ICU护士出身,我们被分到重症护理组,并都担任了护理组长。

这是一张护士排班表,述说着其中的不易。每一个支援护士的加入,都让大家感受到了温暖,也看到了希望。

除夕当天早上7时30分,我和韩振中准时到达病房,花了半小时时间“全副武装”后,分别到自己所负责的区域。然而,现场的情况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糟糕。这个一周前由普通病房改造而成的ICU病区条件非常简陋,急救物资器械异常匮乏,很多流程都还没来得及规范。我上的是早上8点到下午5点的班,一个班有6名护士,平均一个护士要分管4到5个重症病人,我们这个区有30名护理人员,其中绝大部分护理人员还没有ICU工作经验。

第一天上班,我所分管的区域病人情况让人揪心,尽管病人都插上了呼吸机,但呼吸机的参数设置非常高,治疗的难度可想而知,满场的机器报警让人的精神高度紧张,但又必须时刻保持清醒,需要准确快速地去处理。由于病人的治疗量大,在处理各种临时医嘱的同时还兼顾病人的生活护理,给病人翻身等事往往都是一个人完成,因为大家都在忙,这样的强度我们男护士都觉得吃不消,更何况女护士呢。我一个班下来,衣服裤子湿了干、干了湿,第一天下班后我痛痛快快喝了近2000毫升的水。

我的同事韩振中在另一个区,他一下午都在抢救病人,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整个人都累虚脱了。我们五点下班后,到食堂吃了个盒饭就回宾馆躺下了,尽管累得话都不想说,可当晚6时,当他接到护士长需要加班的通知后,二话不说立马起床迅速赶往病房值班,直至第二天凌晨才回来。

大年初一,护士长体贴地安排了休息。我们利用上午休息时间,在宾馆琢磨着病区哪些地方可以优化,列了一个优化小清单。下午我俩又到病区去,调试监护仪和中央监护站,最终把各个监护仪的信息导到了中央监护站,这样医生和护士不需要跑到病房查看病人的生命体征,大大减少了“暴露”的机会。

正月初二,我俩上中班,利用上班前的时间,整理病房、规范各种用物,希望大家能尽快磨合,进入一个比较规范的流程。我们从15点接班后,一直忙到22点,一直在抢救病人,晚饭都来不及吃,在抢救过程中,我不小心被玻璃瓶划伤了手,直到从病房走出后才感觉到疼。等我俩走出病房时,已是第二天清晨了,感觉非常疲惫。

对我们来讲,这72个小时,脑子里根本没有过年、年夜饭、团圆等词语。我们只想协助医生完成每一项治疗,护理好每一个病人,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贡献自己的力量。

(编辑:严玉洁)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