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 美国正在收获“暗杀”苦果

作者: 任齐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0-01-06 16:49 
分享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伊朗针对美国暗杀其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报复行动正式打响。

北京时间1月5日凌晨,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所在的“绿区”(GreenZone)突然遭到多枚火箭弹袭击,至少有2枚火箭弹落入美国大使馆主区,另外三枚落入了使馆附近的美军空军基地之中,造成了3名伊拉克士兵受伤,机场跑道受损。

绿区地图

俄罗斯RT电视台第一时间在现场做了报道,称“绿区”遭到袭击之后,巴格达上空能看到多架美军直升机盘旋。

RT报道截图

袭击发生之后,亲伊朗的伊拉克民兵组织“真主党旅”(Kataeb Hezbollah)警告伊拉克军队与美军基地保持距离。“我们要求伊拉克安全部队从5日下午5点开始,不要进入距离美军基地1000米范围之内。”俄罗斯RT说,这在暗示接下来将会有更多的袭击。

社交媒体上传出遇袭后的巴格达市区

而就在北京时间凌晨4点,伊朗政府宣布终止其对2015年核协议的承诺,将重启铀浓缩实验,并不再限制浓缩铀的储量和丰度。

BBC报道截图

国际社会对伊朗或者伊拉克的什叶派报复有所预期,这主要是因为苏莱曼尼作为伊朗传奇人物,他遇袭身亡不仅对伊朗影响巨大,也对当下中东局势造成一系列连锁反应。他的突然死亡,不仅让全球网民开始担心并上网搜索“第三次世界大战”,也令全球目光重新汇聚在这片充满硝烟的复杂土地上。

客观来说,美军使用无人机发起攻击的手段并不高明,但由于事件发生在伊拉克这样一个领空几乎可以“随意出入”的国家,伊拉克无法对美军的行动进行任何限制,伊朗也很难在这里对苏莱曼尼除了保密行踪之外给予更多保护——或者说根本没有想过美国人会对拥有公开身份的苏莱曼尼痛下杀手。

事发之后,美伊两国均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虽然特朗普的最终决定可能非常仓促,但从美军在中东的兵力部署和增兵来看,刺杀苏莱曼尼是有备而来。美军在12月中旬向第五舰队前进部署了美国“杜鲁门”号航空母舰打击大队。“杜鲁门号”在2019年12月25日前后抵达阿拉伯海,这使得中央司令部有了“保底”的战略机动部队,可以有效应对伊朗有限的军事报复行动。

而在行动之前的1月1日,美国82空降师数百人的快反部队也分批从美国本土出发抵达了伊拉克,与此同时,同时美国还向中央司令部出动25架运输机运送了大量军事物资。而在苏莱曼尼遇袭身亡后,82空降师数千人的后续部队也陆续抵达中东。

这些军事力量可以阻止忠于苏莱曼尼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人民保卫力量”(PMU)部队自发或者有组织针对美国公民、美国军事人员的报复行为。美军甚至还提前向约旦部署了一支以空军多个特种作战中队为核心的“救援力量”,以便有需要时从巴格达撤出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人员。

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少将在中东地区叱咤风云多年后,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传奇的一生,着实令人唏嘘不已。作为伊朗新世纪以后在什叶派中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代表性人物,苏莱曼尼被刺杀在中东什叶派中已经掀起了很大的波澜:

伊朗官方高调纪念苏莱曼尼“烈士”,用的是宗教意味十分浓厚的(Mujahideen),即“圣战者”一词;伊朗全国举行3天哀悼日;哈梅内伊誓言要“严厉回击”;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老将军们则直截了当地说要为自己的战友“复仇”。

出身于1957年的苏莱曼尼一手成立了“圣城旅”,是一位集伊朗军事、外交、情报等大全于一身的“民族英雄”。他曾指挥伊拉克境内的反美战斗、并涉嫌派人暗杀沙特驻美大使,他的行动左右着中东局势,被称为伊朗的间谍王。

海湾战争后,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大力引进推广逊尼派中的瓦哈比教派思想。萨达姆政权迅速从民族主义政权变成逊尼派教权,为日后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一系列极端组织的崛起埋下了伏笔。同时,伊拉克国内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迅速扩大。

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萨达姆以后,迅速肃清了伊拉克内部的逊尼派官员体系,“民主”地扶持占据伊拉克人口多数的什叶派上位。这一举动没有带来伊拉克的平静,反而让美国成为众矢之的。

面对混乱的伊拉克局势,已经拥有一定人脉和资源的苏莱曼尼抓住机会,迅速进入伊拉克,扶持什叶派政治和军事团体,扩宽伊朗战略空间。2003年,苏莱曼尼抓住伊拉克国内权力真空的机会,派遣大批“圣城旅”特工进入伊拉克南部,支持当地的什叶派“马赫迪军”与美军对抗,给美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和伤亡。

随着逊尼派反美势力不断被美军剿灭,在苏莱曼尼的协调下,什叶派武装转而和美国扶持的什叶派政府和谈。2008年3月,苏莱曼尼协调伊拉克政府军和反美的“马赫迪军”停火,随后还支持伊拉克前总理马利基的参选。

随后,叙利亚内战战场让苏莱曼尼少将名声大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由于阿萨德所属的阿拉维派在叙利亚人口中仅占7%,难以动员大量的作战部队,面对大量叙利亚政府军逃亡甚至反水,数万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围攻大马士革的局势,阿萨德政权一度危如累卵。就在这一时期,苏莱曼尼说服伊朗政府全力支持阿萨德当局,并亲率圣城旅前往叙利亚,支援身处围攻中的阿萨德政府。

在苏莱曼尼的协调指挥下,整个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阿拉维派,黎巴嫩、巴勒斯坦、伊朗和伊拉克的不少什叶派,甚至大量逃离叙利亚的难民力量都被动员了起来,由伊朗提供武器和训练,组建了多支武装力量,直接在战场上与阿萨德政府军并肩作战。

2015年以后,苏莱曼尼正式从幕后走向台前,成为抗击“伊斯兰国”的什叶派功勋领袖。而在对抗“伊斯兰国”中成长起来的伊拉克什叶派武装领导人们,也在战争中加入伊拉克政府,成为了不少省市的行政官员和议员。有的什叶派领导人甚至成为了伊拉克中央议会的议员。这些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伊拉克与伊朗、叙利亚的双边关系逐渐团结,为伊朗在中东地区获得了更大的活动空间。

伊朗在伊拉克安全部队中的影响力之大,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超越了美国,这一点可以从2019年末伊拉克的反美抗议中看出来:什叶派支持者打砸美国大使馆时,整个绿区的伊拉克安全部队都没有实质性地阻挠游行群众,美国不得不从美国本土调拨部队赶往现场。

而在数十年的征战生涯里,苏莱曼尼先后扶持建立了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伊拉克的什叶派力量,并且在2014年以后对抗“伊斯兰国”的过程中帮助这几个国家建立起以前从未有过的军事、政治互信,为伊朗推进“什叶派新月”团结各个什叶派国家与团体立下汗马功劳。

什叶派新月,使得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和伊朗团结起来

承认四大哈里发的逊尼派与只承认阿里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合法继承人的什叶派间的矛盾由来已久。目前,逊尼派约占世界穆斯林总数的90%,什叶派约占10%。

宗教分野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绕不开的地峡。如何在中东地区缓和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矛盾,和平共存,才是这个地区的国家和人民幸福安定的根源。

然而,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斗争不是那么容易平息。因此,如此功勋的伊朗人自然也就成了偏向逊尼派的美国利益的“重大阻碍”。在2018年美伊关系急转直下以后,注意到伊朗已经实质性推进“什叶派新月”的美国和以色列开始将苏莱曼尼视作是中东地区的“头号大敌”。

而去年12月伊拉克真主党激烈的反应,可能直接促使特朗普最终决定,除掉苏莱曼尼“杀一儆百”。

俄罗斯官方俄新社在美军空袭暗杀后,发表了评论文章,题为《杀害伊朗将军暴露美国的衰弱》。

“伊朗与美国紧张关系将出现新一轮升级,但此事不会成为两国开战的导火索。”

分析文章称,近年来,伊拉克成为伊朗和美国对抗的“主战场”。同时,美国近年显著加强了依据治外法权针对外国人的行动。当然,虽然美国并非每次都是在肉体上对“敌人”进行消灭,但是杀死苏莱曼尼无疑骤然增加了美国的政治赌注,也是美国对地区或全球主导地位的一种强调。

“但苏莱曼尼不是恐怖分子,而是高级国务活动家、联合国成员国合法政府的代表。美国本次谋杀公然逾越了国际政治的红线之一。”

但苏莱曼尼之死是否会引发中东格局的剧变?恐怕不会,它只会加剧几乎所有该地区什叶派对美国的反抗。

暗杀苏莱曼尼也间接证明,美国正在丧失对地区的控制力,并且有必要采取更高安全措施。

(本文来源:世界观)

分享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