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原创 > 中国日报专稿

海军逆袭的70年:“我们受了多少窝囊气才有今天!”

作者: 李雪晴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9-04-23 16:14 

1895年2月,刘公岛。

那年冬天最冷的几天里,6名木匠正在岛上一座庭院里打一口棺材。

铁锤敲击、长钉入木的声音刺破安静的空气,在黑漆漆的刘公岛上空回荡。一个人时不时叫停木匠,自己躺进棺材里,一试大小。

那人叫丁汝昌。

2月12日,挂着白旗的“镇北”号炮艇载着丁汝昌署名的投降文书,驶至日舰阴山锚地,向日军接洽投降事宜。

另一边,丁汝昌举起了混着鸦片的葡萄酒,一饮而尽。鸦片酒药力发作缓慢,直到翌日凌晨五点,丁汝昌终于痛苦地咽气。终年59岁。临去前,他反复和仆人念叨:

这么大的舰队,说完了就完了?

中国近代海军史上第一位舰队司令,在为海军的荣辱败兴奔波17年后,如此悲情地了结了自己。

“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尤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应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李鸿章

今天是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青岛将举行国际舰队检阅活动,来自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60余个国家的海军代表团参加。

时光倒转两个甲子年。

1894年,也是春天,北洋海军进行阅舰。21艘军舰编成的混合舰队声势浩荡,桅樯如云。

然而李鸿章却忧心忡忡。他在向朝廷的汇报中写道:

臣鸿章此次在烟台、大连湾亲诣英、法、俄各舰详加察看,规制均极精坚,而英尤胜。即日本蕞尔小邦,犹能节省经费,岁添巨舰。中国自十四年北洋海军开办以后,迄今未添一船,仅能就现有二十余艘勤加训练,窃虑后难为继。

那年正是慈禧太后六十大寿,京师里银子花得如流水。仅慈禧太后由颐和园宫门至紫禁城西华门所经道路两旁的点景,就要耗银240万两。

在穷奢极欲的挥霍中,国防开支却拮据万分。北洋海军打算给现有舰队更换炮火设备的60余万两白银都难以筹措。

中国海军正是在这种后难为继的局势中,迎来了中日甲午战争。

其实,在甲午海战前,以《泰晤士报》(The Times)等为代表的西方媒体都是看好北洋水师的。当时清朝刚刚经历洋务运动,至1889年,中国近代海军规模冠亚洲之首,居世界第9位。

然而,作为内陆大国,这个封建王朝缺乏对海军重要性的认识,虽有重器,却疏于练兵和精进装备,海军近乎形同摆设。

1891年夏,丁汝昌率北洋海军六舰访问日本。《东京朝日新闻》以“清国水兵的现象”为题报道了观感:

以前来的时候,甲板上放着关羽的像,乱七八糟的供香,其味难闻之极。甲板上散乱着吃剩的食物,水兵语言不整,不绝于耳……

军官依然穿着绸缎的支那服装,只是袖口像洋人一样饰有金色条纹。裤子不见裤缝,裤裆处露出缝线,看上去不见精神。尤其水兵的服装,穿着浅蓝色的斜纹布装,几乎无异于普通的支那人。只是在草帽和上衣上缝有舰名,才看出他是一个水兵。

除此之外,有日本军官还发现,舰上的大炮没有擦干净,还像洗衣坊一样晾晒衣服。

在那场令无数后来人唏嘘的黄海海战中,邓世昌带领的巡洋舰“致远”号受敌舰炮击,因水密门隔舱橡皮年久破烂,海水汹涌地灌入,军舰随时有沉没风险。危急存亡之时,全舰官兵向日舰勇敢撞击,想与日舰同归于尽。

日舰见状,紧急逃避,并向“致远”发出雨幕般的炮弹,终于将“致远”击沉。

致远号(资料图)

战争异常惨烈,不少官兵将士壮烈殉国。

甲午战败,龙旗飘零。

11月7日是慈禧太后生辰的正日子。正是那天,大连失守了。

她大概不会想到,这四万万人口大清的国运,有一天竟然会落在海军的船舰之上。

曾几何时,这只舰队无比显赫,成为洋务运动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但在这场海上大决战中,中国舰队没能击沉一艘敌舰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后来,李鸿章说出了前面的话。虽有替自己辩白的成分,但也说出了这个位极人臣的显赫人物实际所处的可怜地位。既不想触动本质,又要起死回生,任何人都力不从心。

战争不会等人。1950年,人民海军刚刚成立一年就奉命参战。海军队员们都是从陆军转来的。在解放万山群岛的战斗中,他们使用的还是陆军的打法:把手榴弹甩到敌人甲板上,跳到敌人甲板上抓俘虏……事后一名被俘的国民党水兵说:“海军都是舰对舰,炮对炮,没听说扔手榴弹的,也没有见过端着刺刀跳到人家甲板上抓人的。”这场海战历时71天,当年8月3日,万山群岛和广东沿海全部岛屿宣告解放。

甲午惨败后,海军的低落一直延续了数十年。

上世纪三十年代国共合作抗日时期,因为敌我海上力量悬殊,可怜的海军只能将船舰击沉,以构筑阻塞线。延缓日舰前进的速度,为前线赢得时间。

在一个海洋面积占全球总面积的71%、联系如此紧密的星球,没有强大的海军是不可想象的。

从1840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外国侵略者从海上入侵中国次数之多是十分惊人的。日、美、英、法等国的军舰入侵中国沿海地区达470余次之多。尤其是日本入侵中国沿海地区次数最多,占各国入侵总数的41%。

有海无防的年代,建立强大的海军不容等待。

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将红旗插上了蒋介石总统府。同一天,人民海军在泰州白马庙宣告成立。几条日伪时期留下的残破船只和国民党起义的几艘小舰艇,就是人民海军成立之初的全部家当。

1985年,当时已80高龄的新中国第一位海军司令萧劲光回忆起50年代初一次视察的经历。

80高龄的萧劲光接受采访(资料图)

那次,萧劲光到山东半岛上的滨海重镇威海,想要到刘公岛上去查看。

因为没有船,他们只好跟当地渔民租了一条小船。渔民说:“你是个海军司令员,还要租我们的渔船!”这话深深刺痛了身为海军司令员的萧劲光。

他和随行人员说:“记下,1950年3月17日,海军司令员萧劲光乘渔船视察刘公岛。”

作为海军司令员,萧劲光曾两次赴苏联学习。他总共只乘过5、6次船,每次都晕得不轻。他与海军有关的全部经历,就是20年代末,在波罗的海舰队的巡洋舰上观看苏联海军演习的那几个小时。

而更大的困难,还来自于工业支持跟不上。

新中国接手的是旧中国的烂摊子。那时候,我们能造桌子、椅子,能制茶碗、茶壶,还能把粮食磨成粉。但是我们连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造不出。

这样的情况下,怎样建设海军呢?

战争不等人。1950年,解放万山群岛的战斗打响。人民海军第一次出现在大海之上。

与人民海军16艘改装的各式舰艇对阵的,是多达30余艘总吨位一万多吨的国民党第三舰队。

吨位只有28吨的“解放”号冲入敌阵,全速直扑国民党旗舰“太和号”。一艘小炮艇向一支舰队发起攻击,这在海军史上,恐怕也是唯一的战例。

这批海军队员都是从陆军转来的,他们在战斗中用的还是陆军的打法:把手榴弹甩到敌人甲板上,跳到敌人甲板上抓俘虏……

事后一名被俘的国民党水兵说:“海军都是舰对舰,炮对炮,没听说扔手榴弹的,也没有见过端着刺刀跳到人家甲板上抓人的。”

这场海战历时71天,1950年8月3日,万山群岛和广东沿海全部岛屿宣告解放。

50年代初,是一个西方世界普遍敌视“红色中国”的年代。

我们出钱,别人不卖。

最初靠修理受损舰船、打捞沉船、改造民船和商船建起战斗力的海军,转而向老大哥苏联寻求技术支持。

上世纪50年代初,在国家财政异常紧张的情况下,我们买下了“鞍山”舰、“抚顺”舰、“长春”舰和“太原”舰这四艘原本被苏联淘汰的二战驱逐舰(destroyer)。

1962年4月,美国海军驱逐舰“狄海文”号企图窜入我领海侦察骚扰,“鞍山”号、“长春”号和“太原”号3艘驱逐舰奉命离港,前往监视、驱逐美国军舰,经过八天八夜的斡旋,此前几年内已经上百次侵犯我国领海的美军舰船,此次未敢深入中国领海一步。

这是中国第一批排水量达到上千吨的驱逐舰,他们带领人民海军从近岸走向了近海。

中国这才算有了点现代海军的样子。

时间快进到今年4月11日。@人民海军开通了官方微博。

简介中写道:“我”有5个“孩子”,老大潜艇,老二水面舰艇,老三航空兵,老四陆战队,老五岸防部队。

这“五个孩子”正是人民海军的5大兵种。到1955年底,这5大兵种先后组建了起来。短短七年时间,一个5大兵种齐备的海上战斗力量初步形成了。

一位军事记者曾到西沙中建岛上采访驻岛海军战士。在岛上,他看到一只小柴狗,随口问战士平时喂它什么。战士说:它吃螃蟹。早上海军战士绕海跑步,小柴狗就跟在后面,边跑边在海里捉螃蟹。

 

1960716日,苏联“老大哥”单方面撤走了所有的在华专家,撕毁了部分技术图纸。

 

与此同时,一位姓黄的年轻人开始了他一生中最漫长的长跑。

年轻时的黄旭华

这位年轻人叫黄旭华,被选中参与研制中国第一艘核潜艇。

1954年,美国建造了世界上第一艘核潜艇“鹦鹉螺”号。核潜艇虽然不如航母那样声名在外,但要知道的是,核潜艇在美国比航母要晚造出将近40年。

打个比方,如果常规潜艇下水,那用不了多久,潜艇就得回去吃补给了。但核动力就不一样了,它可以在水下悄无声息地游上好几个月,再配上核弹头,除非敌人愿意和你同归于尽,否则不会轻易发动核战争。

当年,没人知道核潜艇长什么样子,黄旭华说:

我们想了个笨办法,从国外的报刊上搜罗核潜艇的信息。

后来,有外交人员从美国买回来了一个核潜艇玩具,靠研究报纸上的材料,科学家们大致了解了核潜艇的构造。

当时没有计算机,核潜艇设计如此庞大的数据,竟然是科学家们用算盘噼里啪啦打出来的。为了保证数据准确,科学家们分组计算,如果对不上,就再重新算。

让核潜艇研制迎来关键转折的,竟然是几位木匠。

后来,研制组找来几位木匠,叮叮当当地敲出了一个1:1比例的核潜艇模型,宛如一个超级木质核潜艇大玩具。一边是木匠的刨木花,另一边是科学家们的激烈探讨。

经过不断修改完善和试验,1970年,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

1988年,第一艘核潜艇进行深潜试验,这个试验的意义在于测试核潜艇是否在极限的深度能够承受水压。核潜艇很小,当它潜到最深,平均每块扑克牌大小的钢板,要承受一吨多的水压。一条焊缝有问题,就可能艇毁人亡。1963年,美国王牌核潜艇‘长尾鲨号’进行极限深潜时,艇上129人葬身海底。

战士们写好了遗书,这位设计总师坚持要和战士们一起完成深潜试验。当潜艇上升到安全深度,人们拥抱,哭泣。满场飞奔的黄旭华欢快得像个孩子。

换来这一天的,是黄旭华消失的30年。因为工作保密,30年他没有回过一次家。后来,直到母亲读了上海《文汇月刊》报道的黄旭华的故事,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而此时,黄旭华的父亲已经过世多年。

“是我选择了这不可告人的人生。”

其实,除了极限深潜,核潜艇要经历的另一个挑战,叫极限长航。考核的是核潜艇最大的自给力。1985年,403号核潜艇接到90天极限长航试验的命令。

403艇6名艇部干部出航前在港口合影

在封闭的核潜艇里,战士们要度过90天。

核潜艇不是坐火车。那个时候的核潜艇采用“热铺”,如果你睡过老式火车中铺,那核潜艇的铺比它要窄得多,只能侧进侧出,而且是3人睡两铺,大家只能倒休。

不同舱室温差非常大,温度最高的有35℃,温度最低的要穿棉工作服。一次失电,舱室内的温度达到50℃。不仅如此。深海里,超剂量的辐射、有害气体和上百分贝的噪音对人体伤害非常大。

22天后,舱内的放射性尘埃剂量已超出正常大气几十倍。

长时间水下生活,艇员们体质明显下降,许多人出现失眠、头晕、食欲不振、记忆力减退、血压降低、腿腰疼痛、大腿根部溃疡……

70天后,由于艇内没有白天黑夜之分,越到后来,艇员的生物钟错乱得越厉害。多数人吃不下,5公斤大米熬出来的粥,全艇上百人吃了一顿,竟然还剩下一半。

90个昼夜,在返港下艇时,全艇官兵没有一人使用担架,也不要人搀扶,一个个自己走下舷梯。而美国进行测试之后,很多官兵都是被担架抬下艇的。

目前公开资料显示,世界长航史上还没有出现新纪录。

我国现在也是目前世界上6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之一。

我们太容易把和平看做理所当然。

一位军事记者曾到西沙中建岛上采访驻岛海军战士。在岛上,他看到一只小柴狗,随口问战士平时喂它什么。战士说:它吃螃蟹。早上海军战士绕海跑步,小柴狗就跟在后面,边跑边在海里捉螃蟹。

高温、高盐、高湿。驻岛战士守着领海,日复一日。

施工部队在恶劣海况下勘测

1974年1月15日,中国正值文化大革命内乱。南越当局派驱逐舰侵入西沙群岛。炮击悬挂中国国旗的甘泉岛,狂妄地要中国渔轮离开,还公然取下中国国旗。

18日,敌军将渔轮驾驶台撞毁。挂起“操纵失灵”的信号旗推卸罪责,随即逸去。

我国海军坚持说理,不打第一枪。

19日上午,4艘敌舰突然向人民海军巡逻艇开炮,人民海军被迫立即转入反击。当时,敌舰一艘驱逐舰的排水量为2800吨,超过人民海军4艘舰艇的总吨位。

但人民海军这一战打得很勇敢,双方的较量异常激烈,甚至出现了接舷拼搏的场面。

整个战斗过程中,两艘渔船始终不离战区,准备随时援救落水的舰员。军舰随时有爆炸的危险,但渔民始终不忍离开,一直护着人民海军的军舰,直到抢滩成功。

20日,我军收复了被南越侵占的岛屿。

如果没有他们,渔民们就没有了鱼。

这是网上流传甚广的一张照片。1980年,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刘华清带领中国军事技术代表团访美,第一次登上了美国的航母。涉及到核心的技术和装备,美军有所保留,不允许靠近触碰。当时已经64岁的刘华清将军只能踮起脚、伸着脖子远望航母舰载设备的细节,这位共和国将军流露出的表情,宛如孩子正看着富裕的邻家小孩手中的玩具……

1993年,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曾说过一句话,每当华盛顿关于危机的流言沸沸扬扬时,美国人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

Where's the nearest carrier?"

“我们最近的航母在哪儿?

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你必须了解航母是什么。

我们经常在媒体上看到航母,感觉它跟稍大一些的舰艇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甲板平了点,上宽下窄。

但实际上,航母远比你想象中要大得太多。

一座航母可能有十几层,上面可以生活上千甚至数千人。

航母的英文是aircraft carrier,意思是搭载飞机的装备。世界上现有的航母可以搭载的飞机数量不等,大多在数十架。

整个航母的大甲板,就像是一个流动的机场。战机可以在甲板上起飞、降落。

甲板下也有很大的停机库。也就是说,一架航母搭载的飞机,可不止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多。

航母是海军战斗力的扛把子,但航母本身并不作为主要进攻装置,它相当于一个移动的机场,主要战斗力是舰上的飞机。

航母一般并不单独出战,往往是一个浩浩荡荡的“航母战斗群”,航母作为整个战斗群的核心,跟在周围的还有上万吨的驱逐舰和护卫舰,水下还有潜艇为其保驾护航。

一个标准的航母战斗群的战斗力,往往可以超过一个中等发达国家海空实力的总和。

航母不仅在进攻方面能做到火力全开。他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将一个国家的海上活动能力从近海推向中远海。

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

假设某国派军舰到我国领海附近发动战争,那么海岛附近的渔民和沿海城市的居民都将受影响,平民的安全将受到威胁。

如果这时候我们有一艘航母,出动它就可以将战线推到中远海,把战火的风险挡在国门之外。

航母就是移动的作战平台。陆上的空军基地很容易成为被轰炸的目标,但定位并击沉航母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航母也因此被称为“流动的国土”。

在我国航母的建设过程中,网上一些反对者不遗余力地批评讽刺。但近些年,不但是英、美、法等老牌海军国家,印度、泰国等也开始投入研发自己的航母。

21世纪的中国,有何理由不建设自己的航母呢?

想要问出“我们最近的航母在哪儿”需要巨大的底气。

这条路,中国走得也并不轻松。

七十年代开始,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刘华清将军主持完成了新中国第一份建造航母的论证报告。

刘华清视察海军

1979年中美建交后,美方表达了军事合作的意愿。1980年,刘华清带领中国军事技术代表团访美,在美方的安排下,刘华清等第一次登上了美国的“CV-63小鹰”号航母。

虽然当时美国海军接待是比较隆重的,但涉及到核心的技术和装备,仍是有所保留。刘华清将军只能踮起脚远望对方航母舰载设备的细节,而不能靠近。

那张踮着脚,“倾”听美方士兵讲解的照片,就是在他参观时拍摄的。

刘华清心里清楚,美方让中国人参观的并非最新型航母,但在当天,他还是走遍了航母的每个角落。航母上上下下一共有十几层,但当时,64岁的刘华清将军坚持一层一层地,爬到每一个地方去参观考察,用一天的时间,一口气连续参观了三艘美国主力军舰。

航母总是要造的。

1984年1月11日,海军举行第一次装备技术工作会议。谁都不会想到,这次会议上有人首次公开在正式场合发出了中国要造航母的声音。

刘华清说:

海上歼击机还是要靠航空母舰。海军想搞航母的时间也不短了。由于国家经济能力不行,看来90年代以前已没有这个可能了。但是,航空母舰还是要造的。

当时比较普遍的看法是,我国刚改革开放不久,国家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国防经费有限,搞不起航母。

公开的历史数据显示,1985年前后,我国军费总投入在192亿元左右,连买一艘美国的核动力航母都不够。也因此,中国加入航母俱乐部的时间又后推了数年。

无巧不成书。

1995年5月,乌克兰传来消息:前苏联在乌克兰黑海造船厂建造的一艘未完工航母准备出售。

当年俄罗斯以抵偿债务形式将“瓦良格”送给乌克兰。乌克兰为化解经济危机,急欲从国际市场寻找买主,以甩掉这个“烫手山芋”。

这艘航母就是辽宁舰的前身“瓦良格”号。

“瓦良格”号

但当时的“瓦良格”号却是一个没有任何设备,根本无法使用的空壳。如何让空壳驶入大海,只能靠我们一点一点地摸索。

有一年,研制专家们遇上了50年不遇的严寒,航母的研制工作被耽误了很多时间。为了尽快让航母交付使用,建造者们只用了15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30个月的工作量。

2012年9月25号,我国的第一艘航母终于建成,交付海军使用,并正式命名为“辽宁舰”。

2012年11月23号,舰载机歼-15战斗机在辽宁舰上成功地进行了起降,这也标志着我们的航母真正开始投入使用。

为了这一天,我们几代海军人等了60多年。

但就在舰载机歼-15成功起降之后的第二天,曾经担任舰载机工程总指挥的罗阳同志因为过度的疲劳,在他的工作岗位上不幸以身殉职。

和罗阳一样,很多为航母奔波一生的海军人,终究没能踏上祖国航母的甲板。

2017年,第二艘中国航母也下水了,与辽宁舰不同的是,这艘航母并非改装,是我国第一艘自主研制的航母。

还有件事值得一提。

造出辽宁舰和国产航母的,是位于武汉的中船重工701研究所,这个研究所里造出了我国上百型千余艘的主战舰艇。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研究所门口,静静地守着两艘近代军舰的模型,其中的一艘叫“致远号”,正是甲午战争里载着邓世昌等英烈以身殉国的那艘。

这几年来,军迷圈有个有意思的名词,叫“下饺子”。被外媒称作“dropping dumplings into soup”。意思是说,“新型舰艇像下饺子一样下水”。去年2月英国智库报告显示,中国过去四年间的海军舰艇的总量已经造出整个英国皇家海军的吨位。

有一个老华侨在西欧开饭馆。

邻居经常把垃圾扫到他门前,以示对黄种人的轻蔑。后来,中国爆炸原子弹的消息传来后,他的门前再也没有人堆过垃圾。

身体好的时候,人们总会觉得家门口有医院百无一用。和平年代的军事发展也是如此。

2015年,中国海军的也门撤侨震动了全世界。

强大的钢铁长城,总是像后盾一样给人强大的安全感。

军事圈有句话:十年陆军,百年海军。

海军是所有军种里最重军事传统的,因为海军实在是太烧钱。一艘国产航母的造价,就要30亿美元。

一国海军的强弱,是国家实力最直观的体现。

这也是我国航母之路走得如此艰难的原因。70年代海军人的航母梦,我们走了40多年。而我们第一艘自主建造的航母,只用了5年。

2017年海军节,张召忠回顾海军的发展历程,痛哭道:

我们受了多少窝囊气才有今天!

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经济狂飙,海军也终于有钱,不用再受“窝囊气”了。

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去年8月报道:

世纪之交以来,随着中国成为一个经济大国,它的军事实力有了巨大飞跃。这种军力建设在海上最为明显。

总部位于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今年早些时候指出,自2014年以来,中国“已下水的潜艇(submarines)、军舰(warships)、主力两栖舰艇(principal amphibious vessels)和辅助舰艇(auxiliaries)数量超过了目前在德国、印度、西班牙和英国海军服役的舰艇之和”。

国际战略研究所进一步指出,中国近年来确定了主要舰艇的设计,并将其优先考虑的重点转移到让舰船快速下水上,这被比作“下饺子”(dropping dumplings into soup)。

报道称,其结果令人印象深刻,近10年内中国有约50艘056型轻型护卫舰和20多艘054型护卫舰入役。

在丁汝昌吞鸦片自尽124年后,英国智库IISS发布《2018全球军事力量》各国海军现役舰艇统计数据,预测世界前五强海军如下:美、中、俄、英、法。中国海军实力,排名全球第二。

虽然我国海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百年多来走到今日,实属不易。

就像是张召忠在节目中痛哭时,观众在台下高喊的那句话一样: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2017年10月,中国海军第26批护航舰队抵达英国伦敦访问,这是中国海军舰队第一次出现在泰晤士河畔。

英国媒体《每日邮报》的报道,将英国人的自嘲发挥到了极致。

Armed with cruise missiles, they can hit targets up to 50km away and specialise in destroying ships and submarines with their incredible torpedoes and rocket launchers.

装备着巡航导弹,这两艘舰艇可以打击50千米外的目标,用可靠的鱼雷和火箭发射装置专门摧毁舰艇和潜水艇。

But thankfully for us, they arrived in the capital as part of their European goodwill tour.

但幸运的是,他们到我们首都是来友好访问的。

在英华人向到访编队赠送了一份礼物:北洋水师当年向英国购买的军舰的照片。

镜框内的一组照片为4艘战舰,分别是清朝北洋水师在英国定制的致远、靖远、超勇、扬威号巡洋舰。

100多个年头,宛如弹指一挥间。

编辑:李雪晴

特别鸣谢中国日报记者赵磊的无私帮助

合作部门:中国日报国内部

参考:卢克文工作室沈阳晚报 泰州晚报 福布斯新闻中国军网 人民日报中国船舶报国防在线客户端 环球时报 中新网《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60年》《海军史》《刘华清军事文选》《龙旗飘扬的舰队·中国近代海军兴衰史》

 

(来源:中国日报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