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登上提案说明会的“主席台”

作者:张滢 史望颖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7-03-03 10:23:10
分享

高中生登上提案说明会的“主席台”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副主席、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主任陈怡霓与杭州二中学生就《关于急救设施和急救教育基地推广普及的提案》进行交流。俞珊摄

“启程之前在机场,我特意探进一间敞着门的母婴室扫了几眼。”今天,在北京举行的2017年学生提案提交全国政协大会新闻说明会现场,参会的浙江省宁波市镇海中学高二学生戴芷晴兴致勃勃地对记者谈道。

戴芷晴之所以会关注机场母婴室,是因为去年全国两会,西安高新第一中学几个和她年龄相仿的高中生,在全国政协委员王元的协助下,把一份题为《关于加强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的提案》提交至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

这些高中生以自己的力量,通过特殊的形式为国家建言献策,有赖于致公党中央支持下发起的“全国青少年模拟政协活动”。迄今,这一活动已经成功举办了3届。此次,包括戴芷晴在内的8名镇海中学学生,与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等另外3所学校的24名学生联合提交的《关于完善现有校园欺凌预防和处理体系的提案》,获评本届活动“最佳提案”之一。

作为众人眼中的“乖乖女”、就读于知名中学的“好学生”,戴芷晴以前从来不觉得“校园欺凌”是个事儿。直到去年上半年,一则名为《孩子打架何以惊动总理》的微博在同龄人之间疯传。总理都在关注校园欺凌,这令从小生活在平和环境中的她受到了触动。

惊诧之余,她和陆海林等对此问题感兴趣的同学,一起上网搜索相关资料并整理打印。结果又让他们吃了一惊,仅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全国范围内发生的校园欺凌事件,用了整整7页A4纸才勉强打完。

负责分析调查结果的胡宸宇发现,公众对校园欺凌的认识还停留在“在校园打架”这样的热暴力层面。“实际上,言语欺凌等冷暴力方式对受害者的影响才是最大的,而且这些方式相对隐蔽,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为了广泛了解学校、家庭和社会各界对校园欺凌的认识,他们利用课余时间共投放了924份现场及网络调查问卷,最后回收有效问卷900份。市政广场、培训机构、咖啡厅、甜品店、电影院等人群聚集的场所,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转了一大圈,一个问题很自然地浮现了出来:我们身处的校园鲜有校园欺凌事件,学校为此都做了哪些努力?校园欺凌的预防和处理从而成为他们的聚焦点。

把探寻的眼光投向身边的校园,和部分学校的德育主任、分管安全的副校长深入探讨,他们才发现,原来自己不太在意的学校心理健康工作、成长导师制,甚至安排足够时间的体育活动,都在一定程度上对预防校园欺凌起到了积极作用。

“从这个时候开始,学生们才算是真正找到了问题解决的大致路径。”在镇海中学模拟政协社团指导教师王雍斌看来,参加这一活动,对于学生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把目光投向真实的社会生活。

教政治的王雍斌,以往一想到教材里“我国的政治制度”中关于“政治协商”这样的内容就有点犯怵。从学生的眼神里,他看到一个字——“懵”,“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成立校园欺凌专门委员会,完善事前预防体系、事后处理和预防再犯体系,最终提案中3条实打实的建议,每一点都出自学生的实地调研。

“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也有影响现实、改变现实的能力。”单枪匹马走进宁波市教育局安全科办公室,虽然陆海林代表同学们提出的建议“将预防校园欺凌的内容列入所有学校的必修课”被指出“不太现实”,“但是,我们在碰撞中至少有了调整的方向”。一年的提案历程,把这个曾经见人说话就脸红的胆怯女孩,锻炼得目光敏锐、能说会道。

“正向的改变,发生在所有参加活动的学生身上。”继上届提案顺利提交全国两会之后,今年西安高新第一中学模拟政协社团又带来了《关于完善农业电商人才培养模式的提案》。比起比赛获奖,指导教师谢婷更看重活动本身给学生带来的影响。去年该校参加活动的风云人物张奕凡,现在已经进入香港科技大学深造。在普遍重视公共事务与民众权益的香港,曾经的模拟政协经历让他如鱼得水。

“活动告一段落了,学生的提案即将在全国政协委员的帮助下提交到两会,在我看来,这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开始。”出席会议的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致公党中央副主席严以新告诉到场的“年轻人”,参政议政应该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张滢史望颖)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