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盟友们开会,为什么没人敢带手机进会场?

斯诺登事件十周年之际,中国日报起底工作室从惊人曝光(leaks)、十年演变(changes)和网络战争(cyberwar)三个层面,起底美国的“监听风云”。

美国的盟友们开会,为什么没人敢带手机进会场?

来源:中国日报    2023-06-13 19:56
来源: 中国日报
2023-06-13 19:56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导读

十年前,斯诺登曝光“棱镜门”事件在全球引发轩然大波,掀开了监控帝国无孔不入的耸人面目。十年过去了,在全球的声讨下,美国有收敛吗?斯诺登事件十周年之际,中国日报起底工作室从惊人曝光(leaks)、十年演变(changes)和网络战争(cyberwar)三个层面,起底美国的“监听风云”。

一个惊天丑闻的曝光

今年5月,欧盟27国外长在瑞典举行会晤。但是值得玩味的是,所有的参会人员都没有携带手机、iPad或是任何电子设备进入会场。

“他们害怕受到美国的监控,但却敢怒而不敢言。只能说是害怕受到其他国家的监控。”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网络安全专家徐培喜说道。

受到斯诺登事件和今年曝光事件的影响,美国与其盟友之间的信任也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棱镜”计划是美国一项重大监控项目。在斯诺登展示的大量秘密文件中,“棱镜”计划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公众也因此第一次认识到美国政府对民众手机短信的日常监听行为。

Prism is a key surveillance program unveiled by Snowden. It was the first time ever the public got to know how the US government watches your phone, your text messages on a daily basis.

德国联邦议会议员塞维姆·达代伦(Sevim Dağdelen)指出,斯诺登事件的意义在于它揭示了我们完全处于美国的监控之中,同时证明了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利益毫不在乎。

The significance is that we are on the total surveillance by the United States. It also says it was a proof that United States doesn't give a shit on other countries' interests.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美国政府竟然滥用法律来窃取信息。

《外国情报监视法》第702条规定,美国可以对位于海外的外国人士或其通信内容进行监视。

The Section 702 basically says that the United States is allowed to watch or to target communications of foreign persons abroad.

事实上,美国政府对这条法律进行了滥用,用以收集美国境内大量的个人信息。

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Five Eyes)同样也参与了监听行动。其中,英国负责欧洲地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负责亚太地区。有趣的是,加拿大负责对102个文件分享网站进行监控。而美国像大蜘蛛一样盘踞在整个监听网络的中心,操纵着所有的间谍活动。

过去十年,斯诺登向公众提供了足够的材料,让公众了解到美国在全球进行的广泛间谍活动。这也使得他本人成为了提到美国监听就避不开的标志性人物。

Snowden in the past decade, has given us enough materials to go about the extensive spying conducted by the US. Snowden himself has become a symbolic figure, revealing the hidden and hypocritical.

如今,斯诺登曝光“棱镜门”事件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棱镜门”事件本身,其影响甚至延伸到了美国之外。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Snowden revelation is way bigger than just Prism. It extends beyond the United States.

美国对全球122名领导人进行监控一事也被曝光,徐培喜将其称之为“百家姓”监控表。2014年,一家德国网站就对此进行了报道,并将这个计划称之为“目标知识数据库”。实际上,美国对自己的盟友更加关注,因为这些盟友都使用了美国的技术服务,即美国的服务商所提供的技术。所以对于美国而言,监控这类盟友更为容易。

德国前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Dorothea Merkel)就是美国监听的主要目标之一,但并不是美国监听的唯一目标。除此之外,美国还监听了包括法国、瑞典、挪威在内的多国政要。没有人能躲过他们的监听。

Angela Merkel, the former German chancellor, was one of their prime targets, but it did not stop there. They were also snooping on political figures in France, Sweden, Norway, and other countries. No one was safe from their prying eyes.

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国在间谍活动中并不会对盟友和非盟友加以区分。

即使是联合国也无法逃脱被监听的命运。

根据斯诺登披露的文件,在不到三周的时间内,美国对联合国内部会议的监听次数高达458次。

Within less than 3 weeks, the Snowden documents revealed the US eavesdropped on internal communications at the UN, a total of 458 times.

变本加厉的全球监听

正如塞维姆所言,斯诺登帮助全世界人民看清了美国的真面目。美国根本不在乎这些所谓的“盟友”,美国对于所谓的“结盟”也根本不感兴趣。从始至终,美国想要的只是盟友的言听计从。正因如此,美国才会想要监控全世界,监控各个地方的人民。

斯诺登曝光事件已经过去十年,但是美国监听全球的行为不仅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变本加厉。

美国政府做出的所谓承诺从来没有兑现。

The US government made promises, but they never stick.

根据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解密法院裁决,仅在2020年和2021年初,美国联邦调查局就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对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进行了超过27.8万次搜查。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通过各种监控工具来镇压政治异见者。数百名参与乔治•弗洛伊德事件的抗议者以及国会山抗议的参与者都在美国政府的监控名单上。

Hundreds of Americans connected to the protests after George Floyd's killing came under scrutiny, and the protesters on the Capitol angry at the US law-makers. They were using these surveillance tools to crush political dissent.

图源:Getty Images

一般谈及美国的情报机构,人们只会想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但是事实上,美国的情报网比想象得更加庞大。

When we think about 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we often think about the CIA, the NSA, and the FBI. You know, it's much bigger than you think.

早在2010年,《华盛顿邮报》报道称,有超过1000家官方机构和2000家私人公司,在美国境内的一万个位置对全世界进行监控。

Back in 2010, the Washington Post reported over 1,000 official organizations and nearly 2,000 private companies in 10,000 locations in the US spying on the world.

而这仅是13年前的数据,如今已经无法在媒体报道中找到相关的数据。

美国在监控技术上的支出不断膨胀。乔治敦大学一项为期两年的研究显示,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每年的监控支出从2008年的7100万美元,增加到2022年的3.88亿美元。

The spending on surveillance technologies keeps ballooning. Check out the two-year research find from Georgetown University. The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agency's annual spending on surveillance went from $71 million in 2008 to $388 million last year.

ICE不仅窃取居民的水电费账单,还利用人脸识别技术甚至是车辆信息,对大多数的美国成年人的个人数据进行了追踪。由此可见,ICE针对的目标绝不仅仅是移民。

网络军工复合体的暴利

除了监控盟友,美国政府还利用监听系统干涉他国内政。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美国为俄罗斯街头抗议的民众以及“阿拉伯之春”等事件提供网络支持,并强调这种网络支持可以用于攻击他国的政府机构。 

这可不是别人在你家门口偷听那么简单,而是某些人可能会通过暴力毁掉你的房子。

It's not just about someone eavesdropping on your doorstep. It's about the potential for someone to violently smash your entire house.

监控技术已经演化成了一种致命武器。

兰德公司预测,至2024年,美国具备完全作战能力的网络任务部队的小队数量将达到167个,较去年相比增长了25%。

The RAND Corporation predicts that by 2024, the number of US cyber mission force teams with full operational capabilities may reach 167. It is a 25 percent increase compared with just the last year.

中国也是美国这场网络战争的受害者。

中国网络部门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捕获了超过4200万个恶意计算机程序,其中大部分都来自美国。

According to Chinese cyber authorities, over 42 million malicious computer programs were uncovered in China in 2020, with the majority originating from the US.

不仅如此,美国还通过与英国的合作从海底电缆中收集数据。这个被称为“MTI”的项目是以操纵互联网为目的,获得了一亿英镑的资金支持。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贝宜系统公司(BAE Systems)在内的老牌军工企业负责该项目的实施。网络信息战的打响也促使传统的军工复合体向新领域扩张,形成了网络军工复合体。

美国的各种间谍工具不仅仅包括网络攻击,还包括通过美国的公司进行数据窃取。近期,美光公司(Micron)的产品就未能通过中国的安全审查,因而收到来自中国的禁令。

然而同一时间,美国便声称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对华为公司在内的一千多家中国公司进行制裁。不同的是,迄今为止,美方都没能提供任何证据。

美国声称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因为只有借用“国家安全”的名义,预算才能得到国会批准。同样地,美方也能给公众一个事关“国家安全”的说法,通过这种方法将项目合法化,但是其行为早已超出了安全需要的范畴。

不得不说,金钱才是他们最主要的目的。

小知识:什么是“棱镜”?

信息收集的方式主要有两种,其中一种是美国国家安全局要求谷歌在内的一众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向美国政府提供用户的私人信息,也即“棱镜”。

而另一种信息收集方式被称为‘上游采集’,即从光缆中收集信息。这种信息收集方式基本涵盖了70%的间谍活动。

【责任编辑:马芮】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