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63岁女作家:“我不想失去我的TikTok”

美国国会需要审查每个社交媒体平台的缺陷并建立保护措施,以便让用户免受脸书、推特、WhatsApp和Instagram滥用数据的影响,而不是只针对TikTok。

美国63岁女作家:“我不想失去我的TikTok”

来源:参考消息    2023-04-18 15:46
来源: 参考消息
2023-04-18 15:46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参考消息网4月18日报道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4月16日刊发美国作家弗朗西丝·丁克尔施皮尔的文章,题为《我63岁了,不想失去我的TikTok》,编译如下:

我看起来不像是个会经常使用TikTok的人。但现在,我无法想象自己会放弃它。

在新冠疫情期间第一次下载这个应用程序时,我查看了“读书”标签,想了解人们都推荐了哪些内容。然后,我点进了60岁以上女性的化妆教程,学会了脸部修容技巧,但还没掌握如何化烟熏眼妆。

我对“和我一起做准备”标签也很有兴趣,这个标签下发布的视频展示了年轻女性为她们的生活做的各种准备。我还喜欢看有关纽约出租公寓的视频。

作为TikTok的用户,我略显“另类”。大多数TikTok迷的年龄在18到24岁之间,只有约1.7%的用户与我年龄相仿——55岁以上。

不过,我是一个网络潜水者而非创作者,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个应用上赚钱。相反,我在(疫情)封控期间获得的是一种联系感。配有音乐的短视频非常吸引人,也让我想更多地了解它们的创作者。

在短短数月的时间里,我与TikTok的联系日益加深,这让我的大多数朋友都大吃一惊。

TikTok的算法向我推送的视频也展示了与我自己生活截然不同的人的生活。@TheKathyProject向我展示了一个家庭如何应对家中的妹妹(59岁)因早发性阿尔茨海默症而身体机能逐渐衰退,我看着她适应护理院的新生活。@Roseinchina1则展示了一位乌干达女孩与中国男子结婚后,在中国东部浙江省的乡村生活,她做的饭菜看上去棒极了。

这些视频让我着迷,并向我展示了TikTok(经常被认为只是青少年发布跳舞视频的地方)也可以成为建立同理心的平台。而禁用TikTok会将我和其他用户与不同的观点隔绝开来。

TikTok的风险如何能与元宇宙平台公司、谷歌以及其他社交媒体带来的风险相提并论呢?那些应用程序会跟踪我的活动、了解我浏览的内容,并出售这些数据来给我推送个性化广告。2014年,英国政治咨询机构剑桥分析公司非法收集了来自5000万个脸书账户的数据,并试图利用它们操纵美国和英国的选举。

美国国会需要审查每个社交媒体平台的缺陷并建立保护措施,以便让用户免受脸书、推特、WhatsApp和Instagram滥用数据的影响,而不是只针对TikTok。

在最好的情况下,TikTok有助于建立同理心。在这个支离破碎、政治分裂的世界里,我们需要我们能够获得的所有理解。

让我们修正它,而不是禁用它。

【责任编辑:严玉洁】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