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频道 > 头条新闻

“我一辈子就是为孩子们写书”

来源: 人民日报
2022-09-27 10:31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人物小传

任溶溶(1923年—2022年):著名翻译家、儿童文学作家,童话代表作有《没头脑和不高兴》《一个天才的杂技演员》等,曾先后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特殊贡献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杰出贡献奖、中国翻译协会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等奖项。

(上海市作家协会提供)

他是童话形象“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他翻译的《夏洛的网》《安徒生童话全集》等世界儿童文学经典,总字数逾千万字……

9月22日凌晨,著名翻译家、儿童文学作家任溶溶在睡梦中逝世,享年100岁。

任溶溶曾说:“我做过的工作很多,但主要是儿童文学工作。这个工作太有意思了,万一我返老还童,再活一次,我还是想做这个工作。”

“写作是我最爱做的事”

任溶溶,本名任以奇,1923年出生于上海,1945年开始从事翻译工作。以前,每次被问到何时开始翻译和创作儿童文学,他总说“只要晓得我女儿的年纪就好了”。

在女儿出生那年,任溶溶开始创作儿童文学,顺手“借来”女儿的名字作为笔名,以至于“很多小读者给我来信,开头就是‘亲爱的任溶溶大姐姐’”。渐渐地,“任溶溶”成了他和女儿共有的名字。任溶溶的心里好像住着一个大孩子,这份童心伴随他一生,成为翻译和创作儿童文学取之不尽的灵感来源。

他曾在耄耋之年回忆:“写作是我最爱做的事。”他翻译的许多作品给小朋友带来快乐,也给中国儿童文学创作提供借鉴。

“天生就是做儿童文学这一行的”

长期翻译儿童文学作品,对任溶溶来说也是学习的过程。

他在《我叫任溶溶,我又不叫任溶溶》一文中写道:“我一直翻译人家的东西,有时感到很不满足,觉得自己也有话要说,有时一面翻译,一面还对原作有意见,心想,要是让我写,我一定换一种写法,保管孩子们更喜欢。”

于是,他用小本子记下生活中的故事并尝试自己创作,创作了《我的哥哥聪明透顶》《爸爸的老师》等一批儿童诗。

1956年,任溶溶发表童话《没头脑和不高兴》。丢三落四的“没头脑”,别别扭扭的“不高兴”,两个诙谐幽默的经典儿童文学形象后来被搬上银幕,陪伴了几代孩子的成长。

谈及创作过程,任溶溶曾回忆道:“当时距离截稿时间只有两个小时,所以不快也不行,半个小时就写了5000多字。”任溶溶曾说,他自己就是个“没头脑”。不过,他可不是“不高兴”,而是个“大快活”,感觉自己“天生就是做儿童文学这一行的”。

儿童文学作家殷健灵回忆,任老在生活中非常有趣,是个乐天派,既受人尊敬,又非常受欢迎,“他的百岁人生,为孩子们打开了一扇门,新鲜、灵动、跳脱的想象力扑面而来”。

“我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它能给你一点快乐”

任溶溶是作家,也是儿童文学翻译家,通晓多国语言文字,翻译了大量英语、俄语、日语、意大利语等语种的儿童文学作品。“一张纸、一支笔、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一页一页‘爬格子’。”这是亲人眼中任溶溶的日常。他就像黄牛一样,在儿童文学这块土地上一辈子笔耕不辍。

《安徒生童话全集》《夏洛的网》《柳林风声》《木偶奇遇记》等儿童文学经典,经由任溶溶的翻译,在几代读者中广为流传。

翻译完《夏洛的网》,任溶溶已经80岁了。在安徒生诞辰200周年之际,任溶溶翻译的最新版本的《安徒生童话全集》获得丹麦官方授权。这套《安徒生童话全集》字数近百万,难以想象一位耄耋老人是怎样完成如此巨大的工作量。

2021年,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了20卷本《任溶溶译文集》,成为任溶溶译著最大规模的一次汇集和出版。“整整一大箱,真正的‘著作等身’。”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辑史领空感慨,“翻译是一项寂寞的工作,如果不是热爱,怎么可能坚持一辈子。”

任溶溶曾说:“我一辈子就是为孩子们写书。”在《没头脑和不高兴》单行本出版时,任溶溶曾写下一段话。他对小读者说:“我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它能给你一点快乐。”

(曹玲娟)

【责任编辑:程尔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