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为何美国人觉得民主在崩溃,发展中国家人民却情绪乐观?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22-08-04 15:30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8月4日电 《纽约时报》近期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对当前世界提出了思考:世界是否进入了一个不寻常的动荡时期?还是仅仅是人们的感觉?

《纽约时报》网站截图

新冠疫情、全球粮食短缺、俄乌冲突、斯里兰卡的政治动荡与经济危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美国的通货膨胀、大规模枪击事件、2021年1月6日国会山暴乱事件以及美国反堕胎案推翻……通过观察最近的媒体重大新闻事件,不难得出结论:某些秩序已打破。这种混乱感可能很难与一些长期性数据保持一致,即在许多指标上,世界总体上正变得更好。

作者指出,从某些方面来看,如今的战争比过去五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要少,战争的致命性也明显降低,种族灭绝和大规模暴行也普遍减少。平均而言,预期寿命、识字率、生活水平都在提高,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与此同时,饥饿、儿童死亡率和极端贫困也在稳步下降,数亿人从人类面临的首要威胁中解放出来。

尽管所有的数据都显示一切正在变好,那为什么人们经常感觉事情只会越来越糟糕呢?作者认为,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收益甚微VS明显危机

让世界改变显著的方式往往是渐进式的,需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方能实现。数以亿计的人可能比他们的父母生活得更健康,更安全。但往往是这些细微的变化会带来整个社会的进步,使个人难以注意到这种变化。人们倾向于与周围的人做比较,或者与自己以往相比较,以此判断生活得怎么样,而不是与抽象的标准或与上一代人来比较。许多积极的变化是在于预防出现不好的状况。没有人会注意到战争没爆发,家庭成员没病亡,孩童没夭折。

由于互联网的存在,新闻消费远超从前,即使是那些远离危机的人,现在也生活在一个不断更新的数字世界里,感觉生活中总是存在大规模枪击或俄乌战争等重要事件。如果社交媒体和主屏幕为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关于灾难的资讯,它们可能会助长一种压倒性的威胁感——尽管有时是错位的威胁感,就好像世界本身正在崩塌。当人们表示他们感到世界正在分崩离析时,不是在谈论像预期寿命这样的长期指标。相反,他们倾向于感受到人类被前所未有的动荡和紧急情况所围困。

有一种观点认为,今天的危机比过去的危机更少,也不那么严重,尽管这可能只是经济学家的自我安慰。回想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人倾向于将这段时期视为全球稳定和乐观的时期。如果今天真的是一个异常混乱的时代,那么相比之下,这个世界一定看起来会更好吗?

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20世纪90年代中期见证了卢旺达和波斯尼亚的大屠杀;南斯拉夫解体期间,欧洲经年累月的战争;南苏丹、索马里和朝鲜的毁灭性饥荒;十几个国家发生内战;不胜枚举的镇压和政变。事实上,这些事件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远比今天更为常见。在大多数方面,之前的几十年甚至更糟糕。但你不可能像回忆本周的恐怖袭击或政治危机那样,对几十年前的每一场灾难都记忆犹新。

此类危机的减少仅仅是减少了全球出现的问题数量,并没有消除这些问题。没有人会为一场没有过去那么严重的饥荒欢呼,尤其是那些处于危险中的家庭,特别是当他们了解到未来的冲突或与气候相关的危机总是可能引起另一场饥荒时。

此消彼涨的乐观情绪

然而,世界正变得越来越糟糕的感觉并不普遍,事实上,主要是美国等富裕国家的居民普遍认为世界正变得更糟糕。一项项调查显示,在肯尼亚或印度尼西亚这样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绝大多数人倾向于对自己和社会的未来持乐观态度。这些国家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大多数,这表明,无论你是否相信,乐观是全球普遍存在的情绪。毕竟这些国家的健康和福利增长最为明显。其中许多地区在冷战期间也经历了数十年的内战和动荡,在当时被美国和前苏联视为战乱之地。

同样的调查也往往发现,在富裕国家,大多数受访者对未来表示悲观。这很大程度上归结于经济流动性,而非全球新闻头条。低收入国家的人们倾向于相信他们在未来会有更好的经济状况,而富裕国家的人们则相反。但是,对个人情况的悲观情绪很容易变成对世界的悲观情绪。美国的民意调查发现,那些认为个人经济发展希望渺茫的人也觉得整个国家正在衰退,他们不认可其政治领导人。随着制造业流向海外,工会衰败,有保障的工人阶级的工作岗位受到影响——这被认为是西方民粹主义反弹的主要诱因。由此来看,美国人将20世纪90年代视为全球和平与繁荣的时期也就不足为奇——即使这主要只是美国人的和平与繁荣。

但是,经济财富停滞不前并不是富裕国家悲观情绪的唯一原因。在所有显示世界稳步改善的指标中,有一项指标确实面临着剧烈的、不稳定的侵蚀——民主。

一个民主衰退的时代

七十年来,民主国家的数量被认为在不断增加。这些民主国家在选举的公平性、法治和其他方面也稳步提高。不过,民主国家的数量增长大约在20年前开始放缓。研究人员发现,从五六年前开始,世界上民主国家的数量自二战以来首次出现缩减。现有的民主国家也变得不那么民主,更加两极化,更容易出现政治失灵或彻底崩溃,这些可能是特别严重的情况,但它们代表着全球趋势。美国也是如此,民主监督者普遍认为美国民主正经历着持续的侵蚀。由于较富裕的国家更有可能实现民主,因此,它们更有可能受到这一趋势的影响,这可能表明这些国家的悲观情绪正在上升。这也许能解释美国人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在瓦解。

对于那些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安全和稳定的社会中的美国人来说,转变为似乎无休止的政治危机是不稳定的。它会让世界变得更黑暗,更令人担忧,而这可能会使人们对未来感到更恐惧和沮丧。人们自然地寻找看世界的模式。有些事,特别是创伤性的经历,只要经历过一次,你就会觉得它无处不在。对美国人来说,对国内的选举盗窃或内乱威胁有所反应后,海外发生的类似事件会突然感觉更能共情。这合乎情理。30年前,美国人可能认为一些遥远的危机互不相干,但今天看来,这些危机是相互关联的。它甚至可能感觉像是全球崩溃的证据。

(编译:廖雅琪 编辑:王旭泉)

为你推荐

换一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