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首页 > 中文原创

东北虎守护人董红雨:我和东北虎有故事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2-07-29 18:4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Wild Tiger ©Emmanuel Rondeau / WWF

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东北虎的样子,是90年代初在野生动物研究所里的一只东北虎标本,我很可能见过它生前在雪地里新鲜而清晰的足迹。我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它们身上披着美丽的花纹十分漂亮,虎死余威在,我深切地感受到了“百兽之王”的气势,我仿佛看到了虎啸山林、百兽驱避的八面威风。

 

在禁猎前,我曾经是一名持有狩猎证的猎人,因为对本地野生动物和地形状况比较熟悉,1989年冬,张明海教授,到迎春林业局考察野生动物情况,那时他是黑龙江省野生动物研究所专家,我被抽调给张教授当向导。我陪同他在大山里转了半个多月,通过和张教授的朝夕相处,在张教授的教诲和传授下,我了解到以东北虎为主要代表的野生动物生存现状和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性。

 

©Dong Hongyu

了解到东北虎的艰难现状之后,我感觉这样下去真不行,如果我们再不加以保护,这个在大森林里生存了几百万年的物种就要在我们这一代灭绝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只能通过图片、标本来知道老虎曾经在大森林里生存过,这是多么大的罪恶呀!从此我不顾家人的劝阻,收起猎枪,正式加入了保护野生动物的行列,成为迎春林业局的一名森林资源监督员,相当于现在的巡护员,那是2000年,还没有巡护员这个正式的职业称号。

 

董红雨,55岁,黑龙江省迎春林业局巡护员,从事保护工作22年。今年,WWF提名他作为IUCN全球巡护员大奖的候选人,董红雨荣获2022 IUCN国际巡护员大奖特别贡献奖。

今天是世界巡护员日,熊猫君邀请老董讲讲他和老虎的故事。

我和东北虎的缘分

90年代初,我就知道我们这里是有东北虎的,我见过老虎足迹,那时也没有监测相机;一次我进山,看到雪地里有带血的老虎脚印,隔着不远是老虎卧迹,然后又是一段足迹链和卧迹,那应该是一只受伤的老虎,可能是踩进了猎套。后来不久,有村民发现了老虎尸体,多方打听,我去看到了那只死去的老虎,它的脚没了模样。见证了老虎的死亡给了我非常大的冲击,也让我更加坚定了保护东北虎的信念。

©Dong Hongyu

2014年,张明海老师邀请我对俄罗斯放归野化的老虎“乌斯京”进行监测保护。它从俄罗斯溜达到抚远的黑瞎子岛。最早发现它的时候,我们看到它在吃垃圾,甚至吃了一只破胶鞋,骨瘦如柴,看着让人十分心疼,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野生东北虎饿到饥不择食。我们利用20多天的时间走遍了黑瞎子岛的各个角落,多次跟踪到这只东北虎,当近距离看到这只东北虎的时候,我们都非常兴奋。

 

Wild Amur Tiger©KieranO Donovan / Silverback / Netflix

有一天,我们跟踪保护它,与“乌斯京”相遇了,距离最近时离它大约只有3米。我们在车里观察,看到它趴在路边的雪地里,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们,它可能知道我们没有恶意,并没有老虎的凶猛,反而特别萌,像小猫一样跃起,然后颠颠的跑了,亲耳听到了虎啸声,真的是很神奇。“乌斯京”捕猎能力比较差,它吃了黑瞎子岛上好多狗,后来它回到俄罗斯。

 

2018年10月,俄罗斯又有一只野化的东北虎“塞罕”进入中国抚远,我第一时间得到信息,及时通知省林草局和有关科研部门,还帮助在抚远跟踪监测5天,详细记录了东北虎“塞罕”在抚远黑瞎子岛的活动轨迹和生存状况,为东北虎野化保护提供了宝贵的保护数据。

©Dong Hongyu

还有一次我距离老虎最近的一次经历是在某一年的冬天,我看到一只小老虎被一只大狗追到路边的一个柴火堆里面,为了保护当地居民的安全,相关方面的人员接到消息以后立刻赶来解救老虎,给老虎摄入麻药。当时还是我把小老虎抱出来的,小小的一只大约50多斤,浑身毛茸茸的,真的又可爱又让人心疼。

Wild Amur Tiger ©naturepl.com / Edwin Giesbers /  WWF

 

2020年3月,我接到信息,有东北虎在本地区出现,我着急忙慌的带着监测相机摔进了沟里,拖着伤痛的身体,一个人连续两天上山跟踪东北虎的足迹,饿了就吃点儿自己带的干粮,从小佳河林场跟到宝马山林场,一直跟踪东北虎安全离开本地区,走向三江平原。没过几天,我们的专家群里有人发布在三江平原腹地有东北虎出现的消息,专家们疑惑这只东北虎从哪里来的,我及时将信息汇报,为保护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Dong Hongyu

我可能是遇到老虎最多的人吧!我一点也不害怕,可能因为我了解它们的习性。你们如果遇到老虎,可得关好车窗,慢慢撤离,不要打扰老虎和野生动物。

 

多次与东北虎亲密接触的经历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作为一名巡护员保护东北虎的决心,因为我始终坚信这是一项对野生动物、对人类以及对自然都有着重大意义的重要工作,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Dong Hongyu

巡护之路很艰辛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出现,也给我们开展野生动物保护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为了在这个特殊时期保护好野生东北虎,我连续在山上值班45天没回家。2020年2月28日,正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紧张时期,我正在上山值班,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知道近期可能会有一只东北虎巡视自己的领地,要路过我们这里。


为了详细记录信息和保护好这只东北虎,我独自一人上山在东北虎可能经过的区域安装了红外相机,但在我安装完红外相机下山的时候却不慎从山崖上滚了下来,摔伤了膝盖和肩膀,虽然到了晚上膝盖和肩膀疼的睡不着觉,我也没有产生放弃的念头,就在宿舍里吃点止痛药坚持着。

©Dong Hongyu

面对早前的盗猎分子是很危险的。以前有些盗猎分子都非常野性,和他们斗争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要有勇气和胆量,要在心中始终有“邪不胜正”的理念,要斗智斗勇。其实盗猎分子也知道他们的行为是犯法的,他们的心里是虚的,因此,我始终坚信只要我们有坚持正义的决心和勇气,就能震慑住他们。

©Dong Hongyu

在多年的巡护中我也与盗猎分子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十多年前,有一次天快黑的时候,我在巡护中遇到有个人背着枪从林子里走出来,看见我就跑,我在后面就追,这人突然回头用枪指向我,我毫不畏惧冲上去,那人扔下枪就跑了。还有一次我被几个下套的人围住了,要动手打我。当时我大声和他们说:“你们盗猎是犯法的,我制止你们是正义的,你们来吧,打死我我是烈士,你们就蹲监狱,不服就试试!”就这样,我把他们镇住了。

 

我还遭受过不法分子的打击报复。2006年我接到一个恐吓电话,说“你再上山去抓我们,就让你过不好年”。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有几个人到我家门口喊我,我开门出来,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几个人上来对我就是一顿棍棒,将我打倒在地,又用啤酒瓶子击打我的头部。闻声赶来的妻子看到我浑身是血忍不住失声痛哭,最后在邻居们的帮助下,我被送到医院进行救治,头部缝了6针,那也是我一生中受伤最重的一次,在医院住了十二天。

©Dong Hongyu

还有一次,我上山清套回来,有人在我的吉普车上张贴了一张恐吓信,并将四个轮胎全部扎破。面对这些我从来没有害怕退缩,我相信邪不压正,慢慢地我不怕死的名声也传出来了,现在不是我怕他们,是他们怕我。我抓到盗猎分子后,会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处理,移交公安机关,情节轻微的没收盗猎工具,对盗猎分子进行批评教育。我认为,打击盗猎只是手段,提高广大民众保护野动物的意识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盗猎现象,经过这么多年的保护,现在盗猎是越来越少了。

©Dong Hongyu

我与孤独相伴

野外的条件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好,毕竟原始森林不是开发过的旅游景区,道路环境都十分艰苦。像我们这些奋战在一线的人员都是一去就是一整天,中午就随身带点干粮草草解决,长期在野外工作,春天跋涉刺骨的河水,夏天忍受着潮湿和酷热,秋天被称为“秋老虎”的蚊虫叮咬,冬天是零下几十度的严寒相伴。我曾经在巡护时,走了一天来到一个相机监测点,发现相机丢了,我就坐在山头的树下抽烟,感觉自己百感交集,有家里人的不理解,有工作和生活的不如意,有在林子里独行的自由感,还有许多辗转反侧、孤寂寒冷的夜晚,然后我竟泪如雨下……

冬季巡护带的吃的都冻上了 喝的常温零下20度© Dong Hongyu

和在城市工作不同,大山里远离人群,孤独和寂寞是我们的常态。听鸟鸣,看野草,刚开始都是新鲜的,但是日复一日的重复这份工作是一件十分坚难的事情。我就是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坚持了20多年,至今仍然坚守在野生动物保护的第一线。曾经有很多人和我一起志愿保护野生动物,但经过一段时间后都没能坚持下来,只有少数人能一直坚持十几二十年。

我们的未来里有老虎

经过多年的森林资源保护和培育,迎春林区的生态环境不断改善,野生动物种群不断发展,野生东北虎在迎春的活动也越来越频繁。最重要的是全社会都能正确认识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意义,这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显著标志,也充分说明我们的保护工作得到了全社会的认可。

 

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家园。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很多野生动物物种都灭绝了,这不仅是野生动物的悲哀,也是我们人类的悲哀。人类是地球上最高级的动物,以绝对的实力站在生物链的最顶端,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无限制地向大自然索取。人类要遵循自然规律,遵循自然法则,我们不能吃祖宗饭造子孙孽,要给我们的后代留下一片绿水青山,不能让我们的后人只能通过影像和标本来欣赏这些美丽的野生动物。只有全人类共同行动起来,才能保护好我们的美丽的地球家园。

 

Wild Tigers © Suyash Keshari / WWF

 

在巡护之余,我非常重视宣传保护野生动物,我曾自费印发宣传单广泛发布,找人帮忙制作了新媒体宣传资料,通过手机微信群、朋友圈等途径积极向社会各界宣传野生动物保护的知识和重要性,利用新媒体扩大野生动物保护的影响力和覆盖面。

我还受邀到中小学给学生们讲解野生动物保护知识,宣传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人知道野生动物的生存现状,号召大家都行动起来迈出保护野生动物的步伐。

Wild Tiger © Suyash Keshari / WWF

我们的未来要有老虎。WWF今年老虎日主题我非常喜欢心有猛虎 自然锦绣”,心向保护,老虎和自然都能变好,未来就有老虎。

(WWF供稿)

 

【责任编辑:齐磊】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