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要闻 > 头图

援港60天,见证荒滩起方舟

来源: 新华社
2022-05-08 10:0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2022年3月6日,是我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忘记的一天。

在一线做记者十二年,第一次经历如此艰难困苦的持久战……

4月3日,夕阳下的落马洲河套地区,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如一叶方舟。

2月下旬,在香港新冠肺炎疫情高发、抗疫形势异常严峻的时刻,应特区政府请求,中央批准在落马洲河套地区援建应急医院和方舱设施。

3月6日清晨,我和同事洪泽华领命出发,作为见证者和记录者,跟随中建科工第一批200多名施工人员,迎着朝阳,从一座用7天时间抢建的钢栈桥上,跨过深圳河,奔赴落马洲。

3月6日清晨,第一批200名建设者从临时搭建的钢栈桥上跨过深圳河,奔赴落马洲,中央援港应急医院正式开始大规模施工建设。

那天,风展红旗,晨曦如画,“援港抗疫”的使命感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闪烁在每个建设者的眼睛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80后”“90后”,身上涌动着“在国家需要时挺身而出”的青春热血。

然而,等待这支队伍的,是一座荒岛、一片荒滩。风吹黄土扑面而来,大家瞬间变得“灰头土脸”。

“荒岛求生”模式开启,困难接踵而来……

3月6日,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开始大规模施工,这是当天拍摄的建设现场。

3月6日的建设工地,风一起,黄土漫天。

岛上不通水、不通电,没有基本的生活设施,洗手、如厕、给手机充电等日常生活中稀松平常的事情,在这里都变成了巨大的难题。

中午,大家席地而坐,就着大风和漫天黄土吃了第一顿盒饭。后来,三餐盒饭吃了六十多天。

晚上,几百人挤在仅有的一间大板房里,各自找个角落,在行军床甚至纸皮上和衣而卧。

很多人三天都没有洗漱,身上、头上汗水和着泥土。直到第四天,岛上终于通了临时用水,大家才第一次痛痛快快地冲了个澡。

3月9日,临时用水接通。这是一名建设者用凉水给晒红的脸降温。

这是3月18日拍摄的岛上工人生活区。

3月10日晚上,工人们排队洗漱。

3月17日晚上,借着一点灯光,建设者互相帮忙理发。

4月18日傍晚,工人们坐在帐篷外吃盒饭。

没有住房,工人们就自己动手搭帐篷。岛上场地小、人员多,生活区经常随着工程进展到处腾挪,大家只能卷着铺盖卷一次又一次搬家。

南国三四月,天气变幻无常,烈日当空,在许多建设者脸上刻下了口罩的印记。

转而连降暴雨,气温急转直下,雨水和黄土和成泥浆灌进工人生活区的帐篷,行军床和被褥漂在泥水里,但为了抢工期,建设者们仍在雨中夜以继日奋战。

工地24小时运转,大型机械震耳欲聋。“交通基本靠走,说话基本靠吼”,持续疲劳作战,加上休息不好,很多人嗓子嘶哑失声,很多人生病了吃点药扛过去,剩下的药留着给战友备用。

这是中建科工分管生产的副总经理方春生(左),烈日在他脸上晒出口罩的痕迹(3月10日摄)。

这是3月10日拍摄的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建设现场。

3月10日,应急医院建设工地,一名工人在搬运架空层钢支墩。

3月17日,一名建设者展示被暴晒脱皮的胳膊。

3月20日夜晚,一名工人在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建设现场进行吊装作业。

3月23日,一场大雨过后,泥水漫灌进生活区的帐篷,工人们动手挖排水渠。

3月24日,连日阴雨,一名工人在工地上艰难行走。

3月24日,连日阴雨,建设者们在工地上艰难行走。

 

3月23日,工人冒雨奋战在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建设现场。

3月23日,工人冒雨奋战在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建设现场。

3月30日,雨过天晴,阳光透过云层照在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建设工地上。

为啥会这么苦?

当时,在深港两地疫情夹击之下,岛上防疫压力极大,虽然河对岸就是万家灯火,但为了减少人员流动带来的不可控风险,两万建设者必须坚守孤岛,核酸一人一天一检;

这里和深圳之间,临时钢栈桥是唯一的“生命线”,所有车辆、材料、人员,物资,都要通过这座桥运送上岛,“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道路资源极其紧张;

两个月就要在荒岛上建起一座功能设施完备的现代化医院,又哪有时间像平常工程一样先搭好临建板房才正式开工建设呢?

就像《人世间》里那句著名台词,“觉得苦吗?嚼嚼咽了”。

一声令下,可敬可爱的建设者们从全国五湖四海而来,有的人因此错过了婚期,有的人妻子临产不能回去陪伴,有的人连亲人去世都赶不及送行。他们把所有的苦咽下去了,也挺过来了,更亲手创造了荒滩上的奇迹。

哪有什么“基建狂魔”,不过是一群血肉之躯,怀着坚定的信念,拼了命在与时间赛跑、与疫情抗争。

4月2日,工人们冒雨协力奋战。

3月26日,在应急医院厨房施工现场,工人们安装通风管道。

3月27日,工人在建设中的应急医院CT室里作业。

3月27日,工人正在拧紧一颗螺丝,戴着的一双劳保手套上有多处破洞。

3月31日傍晚,高空作业的工人们坐在屋脊上吃盒饭。短暂休息之后,他们将继续进行晚间的工作。

在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建设高峰时期,场内有超过一万四千人,疫情防控压力极大。这是3月18日早晨,工人排队做核酸采样。

3月30日,工人们在核酸采样点排队等候。

4月8日傍晚,一名工人在应急医院屋顶施工,他的身后是深圳万家灯火。

3月21日中午,两名建设者坐在管道里短暂午休。

过去,“建设者”这个词语对我来说,可能只是一个群体的代称、一个模糊的群像。但这一次,我们身在其中,共同经历了60多个日夜,走过了他们走过的路,吃过了他们吃过的苦,皮肤晒得黝黑,双脚沾满泥土,在这场战“疫”中,真正与他们成了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

夏天来了,岛上繁花盛开。

许多坚守到最后的建设者在崭新铺就的沥青路上环岛徒步,他们终于有了时间,可以慢慢欣赏自己亲手完成的作品。

昔日荒滩之上,“生命之舟”已经起航。

这是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和落马洲方舱设施项目全景图(5月6日摄)。

这是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建设中、完工后对比照片(上图拍摄于3月7日,下图拍摄于5月4日)。

这是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和落马洲方舱设施项目完工前后对比照片(上图拍摄于3月6日,下图拍摄于5月5日)。

这是夜晚的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建设中、完工后对比照片(上图拍摄于3月17日,下图拍摄于5月5日)。

这是晨曦中的中央援港应急医院和落马洲方舱设施(5月5日摄)。

【责任编辑:富文佳】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