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全国两会 > 现场进行时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丨放下牧鞭,守护江源——书写在极地江源的生态答卷

来源: 新华网
2022-03-06 12:56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条大江大河浩浩荡荡,奔流不息,滋养着广袤大地。

作为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地处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地区,素有“中华水塔”“亚洲水塔”美誉,是世界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区域。

自然变迁、人为活动等因素,曾导致三江源草原退化、河源断流……

2016年,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一户一岗”生态管护公益岗位机制成为最大的亮点。体制试点范围内,从事传统畜牧业的当地牧民成为生态管护员,他们放下牧鞭、守护江源,真正成为国家公园的守望者。

守护绿色呵护源头

48岁的牧民生态管护员索南文毛,家住长江源头所在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蜿蜒奔涌的长江水,在这里形成“万里长江第一湾”的壮美景观。

“‘萨’(藏语)是雪豹,‘闹’(藏语)是岩羊;放牧是巡护,转湖就监测;见到动物要记下……”索南文毛边捡拾垃圾,边念叨从生态管护员培训班上学到的口诀。

这里曾经草原退化严重,还出现了黑土滩。“国家公园建设让家乡的环境保护得更好,很多野生动物又回来了,草原、水都比以前更干净了。”索南文毛说。

2021年10月20日,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扎陵湖乡勒那村,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生态管护员在扎陵湖畔巡护。新华社记者 李占轶 摄

黢黑的面庞、粗糙的双手,49岁的文校是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曲麻莱管理处的生态管护员。在文校的手机和相机里,有不少雪豹、白唇鹿等高原珍稀野生动物的照片。拍摄记录野生动物,是文校的一项工作内容,也是他最大的爱好。

“现在野生动物越来越多了,因为草越来越高了,生态越来越好了。”文校感慨道。

作为牧民的后代,文校曾亲身经历了家乡因过度放牧导致生态环境的恶化,也见证了迈入“国家公园”时代后生态环境重获新生的蜕变过程。如今,林木葱茏、河水潺潺、岩羊成群、雪豹出没,已经成为他巡护中常见的景观。

文校常年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区奔波,每个月要进山巡护一周左右,他却从不觉得累。他说,能够亲眼见证一草一木的蓬勃生长,守护家乡的山水,是他心中最幸福的事情。

近6年来,越来越多的当地牧民跟文校、索南文毛一样,成为生态管护员,端上生态碗,吃上生态饭。

2020年8月19日,在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内,一群斑头雁在黄河边草地上翩然起飞。新华社记者 吕雪莉 摄

依靠绿色保护希望

头顶蓝天白云,玉树州杂多县昂赛乡在严寒中显得一片静谧。澜沧江在这里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形成了风景壮丽的昂赛大峡谷。峡谷两边层峦叠嶂,丹霞地貌奇美无比。

白玛文扎是昂赛乡年都村牧民。往日与牛羊打交道的他,如今放下牧鞭,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向导。昂赛乡是三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被誉为 “雪豹之乡”,这里也是三江源国家公园内第一个开展生态体验特许经营活动的试点。

由生态专家教授野生动物知识、野外注意事项等知识和技能后,牧民就能接待来自国内外的小规模预约生态访客了。访客需签订协议遵守一系列生态保护行为准则,在这里进行生态体验,感受三江源国家公园的魅力。

这是2020年8月22日拍摄的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核心区昂赛大峡谷风光。新华社记者 吕雪莉 摄

如今,白玛文扎已经是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体验特许经营活动的受益者,通过带领访客到峡谷游览、观测野生动物活动,一年下来收入不菲。

“我家在2019年成为自然体验接待家庭,加上生态管护员每年的2.16万元收入,一年总收入近15万元,相比过去,生活有了很大改善。”白玛文扎说。

成为向导之前,白玛文扎家的收入只有畜牧这一个来源,一家人的生活常常捉襟见肘。特许经营实施以来,一些牧民生态管护员主动跟随生态专家学习掌握了不少知识,逐步学会查看周边动物脚印和粪便,在笔记本上标记野生动物出现的点位和活动路线,为生态保护出力。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守着大山放牧。从来没想到过,家乡的好风景会给大家带来好‘钱’景。”白玛文扎说。

追梦绿色守护生灵

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三江源高寒缺氧,气候严酷,却并非生命禁区。恰恰相反,这里有地球上极富野性之美的地理景观——广袤的冻土,浩瀚的冰川,扶摇的雪线,巨大的山系,辽阔的草原,古老的原始森林,更有漫山遍野的珍稀野生动植物,共同构成世界上高海拔地区独一无二、绚丽多姿的自然景观。

这是2021年9月28日在三江源国家公园拍摄的五只藏羚羊。新华社记者 李占轶 摄

雪豹、金钱豹、兔狲、喜马拉雅旱獭、白唇鹿、藏狐……多种高原野生动物在这里栖息繁衍,使三江源成为野生动物的天堂。

位于黄河源头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是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的核心区域。2021年12月的一个早晨,扎陵湖乡勒那村生态管护员安才在扎陵湖边巡护时,远远看到路边有一只藏野驴,安才越走越近,但藏野驴却并没躲避。

安才走近几步,这才发现,原来这头藏野驴被困在了网围栏上。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双手用力地撕扯网围栏,终于将藏野驴的蹄子从缠绕的铁丝中解救出来。脱困的藏野驴站起身摆了摆头,两只前蹄顿了顿,随即向山坡上跑去。安才这才发现,手上已鲜血直流。“当时只带来一双手套,也没有钳子之类的工具,一心想着赶紧把它救出来。”安才说。

2021年10月20日,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扎陵湖乡勒那村,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生态管护员在扎陵湖畔巡护。新华社记者 李占轶 摄

今天的守护,是为了明天的绿色。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像安才这样,救助野生动物的感人故事屡见不鲜。

去年冬季,玉树州玉树市下拉秀镇白玛村生态管护员多杰东周、周来才仁、东求扎西三人在巡山时,在一处山崖下发现一只受伤的雪豹,当时,受伤雪豹身旁有血迹,有鹿角、骨头、皮肉。三人判断,这只雪豹可能是在捕食过程中,不慎坠落山崖后受的伤。

按照兽医的叮嘱,周来才仁悉心照料这只受伤的“雪山之王”,把牛肉切成小块,串在铁丝上投喂;把水灌进塑料瓶,喂给它解渴。

相关报告显示,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域生态保护和修复成效日益显现,植被盖度明显提高,生物多样性明显增强,野生动物种群增多,数量得到恢复性增加。

“这一切保护成效的背后,离不开生态管护员们的担当与坚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孙立军说,截至目前,三江源国家公园共有超过两万名生态管护员,他们从事草原管护、生态观测、气候监测等工作,掌握所在区域的生物多样性情况,成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力量。

“有了这些动物,草原的未来才会更好。”安才说。

【责任编辑:许聃】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