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要闻 > 头图

修建天地通信“高速公路”的“90后”航天人

来源: 新华网
2022-01-12 13:13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图为陆彬肖像(2022年1月11日摄)。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2年1月11日,陆彬(右一)和团队同事在上海航天创新创业中心合影。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1年12月30日,陆彬在实验室调试话音模块。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2年1月11日,陆彬在上海航天创新创业中心一边观看探月工程介绍一边沉思。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2年1月11日,陆彬(左一)和团队同事在上海航天创新创业中心。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1年12月30日,陆彬(中)和同事探讨话音处理设备参数。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1年12月30日,陆彬和电子所装配工人探讨器件焊接问题。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1年12月30日,陆彬在办公室总结工作。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1年12月30日,陆彬前往会议室开会。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1年12月30日,陆彬和师傅黄建青(右)一起商量设计方案。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2年1月2日,陆彬在家里整理房间。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2022年1月2日,陆彬和妈妈在自家小区里散步。

  1991年出生的陆彬,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电子所载人航天工程话音设备的主管设计师。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航天员们,天地间通信畅通无阻,离不开陆彬所在单位修建的一条通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由太空中话音处理、图像拍摄、数据整合、高速通信和传输等设备组成,陆彬主要负责话音处理。

  尽管毕业才4年,但陆彬在师傅黄建青的带领下进步很快。他负责研制的空间站话音处理器,实现了空间站舱内、舱间、天地、出舱以及和神舟飞船间音频通话,天地间实时通话的时延在1秒以内。

  空间站话音处理器不但可以让航天员在空间站像在家里一样,“站”里和“站”外打电话,可以和途中的神舟飞船“电联”,甚至还可以建立起“群聊”。航天员在空间站任何角落都可以接入聊天,精准设定单个或多个通话对象,还能边听音乐边聊天。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陆彬的座右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下一步目标,是希望实现中国空间站的话音设备智能化。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摄

【责任编辑:富文佳】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