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阅读 > 主页

住在破旧小旅社 不愿上班就挨打 境外电诈“话务员”自述缅北噩梦

作者: 王威 唐时杰 来源: 楚天都市报
2021-10-22 14:12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小周在看守所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吴昌华 通讯员 王威 唐时杰

偷渡到缅甸从事电信网络诈骗,是一种什么样的经历?“住在破旧旅社,感觉与世隔绝,感冒发烧就会被扔到山上,在那里,人命根本不值钱,孤独和恐惧一直伴随着我……跨过国境线回到国内的那一刻,终于感到解脱了。”昨日,“话务员”小周(化名)在看守所内讲述了自己的缅北噩梦。

武汉市江岸警方经过1个月的缜密侦查,11日在武汉及天门等地收网,打掉一个从缅北回流的虚假贷款诈骗团伙,抓获团伙成员9名。经过民警的政策宣传和规劝,小周交代了自己在缅北电诈窝点充当话务员,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经历。

“高级酒店”竟是破旧旅社

小周说,去年7月份的一天,一个朋友找到他,说有个机会可以赚大钱。有老板招聘年轻人去缅甸做贷款生意,公司在高档写字楼里,下班后住在高级酒店,工作很轻松,只要肯钻研,月收入大约3-5万元。小周听了眼前一亮,说自己愿意去。

一个月后,朋友带着小周来到天门市,和另外4个不认识的年轻人,一起坐上一辆面包车,一路来到云南和缅甸的交界地。“蛇头”接到6人后,坐摩托车、换面包车,又在山林中徒步前行,偷偷越过边境,来到缅甸北部一座小镇上。看到狭窄老旧的街道、低矮的房屋,小周的第一感觉就是失望,他们被带进一家破旧的旅社,3个人同住一间房,热水都不能24小时供应。

第二天,小周等人被带到公司上班,所谓高档写字楼,竟是一栋5层楼的私房。办公室十分拥挤,靠墙摆放着十几张小桌,桌上成排摆着旧手机,每个人面朝墙壁工作。

当天,老板给每人发了一本话术本,让他们抄写,然后背熟。看到话术本,小周明白了,所谓“做贷款生意”,其实是打诈骗电话。

不愿“上班”就遭殴打

小周知道电信网络犯罪是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的对象,他感到害怕,提出要回国。老板凶狠地说,要回去可以,必须先把路费交出来,3万元钱。小周拿不出钱,又看到不愿意“上班”的人被责骂、殴打。还有人悄悄告诉他,这里天高地远,人命不值钱。小周只好就范。

所谓“工作”就是打电话,被称为“话务员”。老板给他们配发了专门用于诈骗的手机,按照要求,小周每天拿着手机添加好友(客户),再按照话术本,告诉客户可以办理“低息无抵押”贷款,引诱客户下载安装某“贷款APP”。小周告诉客户,虽然贷款不需要抵押,但要缴纳“会员费”。客户交了“会员费”后,小周要求其要交“保证费”“保险费”等,以各种名目要求对方交钱,直到把客户“榨干”。

“话务员”没有底薪,收入全凭“业绩”——每骗到一笔钱,按12%提成。

小周说,国内防骗宣传铺天盖地,人们防骗意识越来越强,做出“业绩”很难。他们每天上午9时上班,晚9时下班,中间不准休息,只能匆匆吃个盒饭,晚上经常加班,没有周末和节假日。

当地晚上9时之后实行宵禁,街头到处是持枪的武装人员,随意进出街道就会被逮住。为了“安全”,老板把所有人的私人手机收走,统一保管。

每天下班后,小周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小旅社,虽然思念家乡和亲人,但却无法与家人联系,只能忍受与世隔绝的煎熬。

庆幸自己活着回来

今年4月份,当地的新冠疫情严重起来。小周听说,如果有人出现感冒发烧症状,就会被押到附近的山上,任其自生自灭。小周和同伙们非常害怕,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到后来,就连团伙头目也没心思“上班”,这个团伙渐渐就散了伙。

今年4月底,小周和几名同伙辗转偷渡回国。小周说,跨过边境线的那一刻,他心情十分激动,“无论如何,终于解脱了。”

小周在缅北度过了噩梦般的8个月,共非法获利9万多元,除了往返路费和吃住等日常开销,落到手的钱所剩无几。“我非常后悔,虽然是被骗去的,但我做了违法犯罪的事情,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他说,“其实,我是幸运的,至少我还能健康活着回来。”

目前,小周等9人因涉嫌诈骗罪已被江岸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责任编辑:张天磊】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