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原创 > 中国日报专稿

柯棣华大夫的国际主义精神继续照亮中印传统友谊

作者: 许薇薇 来源: 中国日报
2021-10-10 16:31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香港10月10日电 (记者许薇薇、特约撰稿人阿帕莱奇·查克拉博蒂、阿鲁纳瓦·达斯 )时光荏苒,又到了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北苑高中的一个特殊日子。校长辛德说:“每年,在柯棣华大夫的出生和逝世纪念日,我们都会组织讲座和各种活动来纪念他。”

柯棣华大夫是中国和印度两国的传奇人物。他于 1938 年与印度援华医疗队其他四名大夫一起来到烽火连天的中国战场,帮助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挽救了许多中国军人和老百姓的生命,直到1942 年在河北病逝。他就读的这所母校,至今保存着有近百年历史的柯棣华入学登记册。

“我们向他致敬,确保让年轻一代记住他,”辛德说。

这八十多年中,许许多多印度人和中国人都记住了柯棣华大夫,他的国际主义精神仍活在人们心中并鼓舞着同胞。

98岁的斯里坎特·柯棣(Srikant Kotnis)是柯棣华大夫的一位堂弟,他专门寄语《中国日报》,说:“柯棣华大夫对人类的伟大贡献激励着生活在中印边境两边27亿多人。他不仅是为受伤的中国人,更是为全人类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柯棣华大夫牺牲后不久,印度一部讲述他的事迹的黑白影片大受欢迎。如今,关于这位传奇大夫的一部新的彩色电影已经开拍。

印度电影导演卡提克·肯德(Kartik Kendhe)用 印度西部流行的马拉地语拍摄的这部影片,目前片名定为《人类的朋友》。电影将用中英文字幕形式来描述这位印度大夫毕生拯救中国伤员的故事,其中部分场景将在中国河北地区摄制。导演说,这部电影的目的是想让大家记住柯棣华建立起来的中印友谊。

来自印度孟买的柯棣华纪念委员会主席拉贾德拉·贾达夫(Rajendra Jadhav)对这部新电影的拍摄感到激动。他说“我仅仅希望《人类的朋友》这部印度语和汉语的双语传记片能够同时激励印度和中国两国人民。这两个国家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

他说:“柯棣华大夫不仅是一位敬业、充满热情而又称职的医生,还是一位模范国际主义者”。

“即使在今天,他在中国仍然深受尊敬,这印证了柯棣华大夫在八十多年前治疗和护理在战争中负伤士兵时所体现出的奉献精神。”

柯棣华的堂弟斯里坎特则说:“新电影应紧紧围绕柯棣华大夫所坚持的真正精神及价值观”。

柯棣华大夫原名德瓦卡纳思·柯棣(Dwarkanath Kotnis ),于1910年10月10日出生在印度西部马哈拉施特拉省的一个中产家庭里,1936年毕业于印度孟买的赛斯GS医学院。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由于战事紧张、缺医少药,中国希望印度能给予物资及医疗方面的援助。印度国大党领导人尼赫鲁收到来信后,立即组建了一支由5名大夫组成的援华医疗队。1938年,柯棣放弃去英国皇家医学院留学的计划,参加了印度派往中国的医疗队。和他一样,医疗队的其他四名医生,都他们的中文名中用了“华”字;除他之外,其他人后来都返回了印度。

早在到中国前,援华医疗队就听说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不同,抵达中国后,他们渴望前往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去中国人民受难最深的地方工作。

印度西孟加拉邦的柯棣华纪念委员会主席甘泰特(Mrigendranath Gantait)一次访华之后说到,“尽管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柯棣华没有返回印度,而是再次许诺继续留在中国工作。” 那是1939年1月16日,柯棣华接到父亲不幸去世的消息。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同志和其他几位医生劝他回国料理后事,他强忍悲痛说:“我的家庭确实遭到了巨大的不幸,但这里千千万万无辜受难的人民更需要我。”于是,柯棣华同援华医疗队的队员们一起,登上一辆标有印度国大党党徽标志的救护车,离开重庆向延安进发。

1940年,柯棣华最终抵达了晋察冀边区,在抗日前线,把手术台真正架到了火线上。在八路军和群众中,柯棣华大夫的努力为他赢得了“老柯”等昵称,当地人喜欢这样称呼他,把他当作亲密的朋友。

因为与共产党人和八路军官兵长期一起并肩作战,“老柯”成了晋察冀边区人尽皆知的名字。他把自己当成一名真正的八路军战士,完全融入了根据地的抗战和生活。

柯棣华深切感受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是一场伟大的、革命的正义斗争,八路军是一所优秀的大学,培育成长着成千上万的革命青年。抗日根据地与国民党统治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这里的人们生活平等,官兵一致。

1940年,在一次特殊的战役中,这位印度大夫进行手术总共长达72小时,同时在13天内治疗了800多名伤者。行军路上,他把马让给伤员骑;风雨途中,他把草帽摘下来盖在伤员身上。

1941年,柯棣华大夫被任命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院长,他是继加拿大著名外科大夫诺曼·白求恩之后,又一位为中国人民做出宝贵贡献的人士。接受任命之后,他又大约进行了2,000次的手术。

柯棣华大夫学会了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同时他还教授中国学生医学。没有教科书,柯大夫自己编写。他与护士郭庆兰相爱成婚。

1942年12月8日的晚上,在河北省唐县葛公村,当他在写作自己的第二本医学外科教科书的第173页时,他倒下了,钢笔在纸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划线。次日凌晨他因病去世,年仅32岁。尽管他才有短短五个月中国共产党党龄,他已全身心致力于自己所信仰的事业。

甘泰特说:“柯棣华大夫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在自己的生命,他做出了最高的牺牲”。

毛泽东同志在他的悼词中写道:“全军失一臂助,民族失一友人。柯棣华大夫的国际主义精神,是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的。”

柯棣华去世时,儿子才四个月大。这个男孩名叫“印华”,其中印代表“印度”,华代表“中国”。印华立志继续父业从医,不幸于1967年死于事故。

在中国,有所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学校——石家庄柯棣华医学中等专业学校外。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和他曾工作过的唐县都有柯棣华纪念馆。

毛泽东主席之后几代中国领导人都对柯棣华的国际主义精神表示赞扬、向有关人士表达纪念。1954年6月,周恩来总理出访印度期间探望了他的家人;1996年江泽民主席为他的亲属送去了鲜花;2006年,胡锦涛主席在印度会见了他的两个妹妹,同时表达了对柯棣华深深的敬意,赞扬他为“中印之间的桥梁”。

2013年5月22日,李克强总理拜访了柯棣华九十多岁的妹妹玛诺拉玛 (Manorama), 同她一起喝茶。贾达夫回忆说“她明显被总理表达出来的热情所感动”。 2015年去世前玛诺拉玛曾说过:“这是最让人愉快的一次会面。总理说我哥哥成为了印中友谊的象征。‘象征’这个词蕴含了有关柯棣华大夫的所有情感。”

2014 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度时,于 9月19日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友谊奖授予玛诺拉玛以及贾达夫为代表的柯棣华纪念委员会等多位获奖者。

孟买柯棣华纪念委员会主席贾达夫说,“即使在今天,他在中国仍然深受尊敬,这印证了柯棣华医生在八十多年前治疗和护理在战争中负伤士兵时所体现出的奉献精神。”

他说:“我唯一的愿望是两国政府能够走得更近,来共同传递人文主义精神能够突破国界限制的观点。”

在印度,柯棣华在中国的时光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牺牲精神持续着激励新一代人、印度的专业人士、电影制片人们等等。不少人坚信,如果这位医生无私的精神能够以恰当的方式展示给后代,将有助于弥合中印彼此之间的鸿沟,并增进两国之间的友谊。

柯棣华大夫家族第三代成员尼尔马拉•柯棣(Nirmala Kotnis )说,柯棣家族的年轻人正在做出自己的努力。柯棣华哥哥的孙女沙尔马利•博卡(Shalmali Borkar)去年建议以柯棣华的名义为学习医学的学生设立奖学金。

1976年,位于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绍拉浦尔市的一家医疗机构被命名为柯棣华纪念医院。2012 年,绍拉浦尔市将柯棣华童年时期和他父母共同生活过的、具有传统建筑风格的故居改建为博物馆,以收藏和他有关的纪念品、照片和信件。

绍拉浦尔市市长亚南姆(Shrikanchana Yannam)介绍说,“在绍拉浦尔市占地大约一英亩的柯棣华纪念博物馆前有着修剪整齐的草坪和两尊柯棣华的雕像。露天剧场和普通话学习中心也是博物馆场地的一部分。”每年都有数百名来自马哈拉施特拉邦各个学校的学生来参观博物馆。

博物馆开放后,该市森格默什沃尔学院的加内什•钱纳(Ganesh Channa)教授专门推出了纪念柯棣华的网站。 他说,“我一直努力收集来自博物馆和其他所有来源的可用信息,并将其上传到网站上。”

受柯棣华的启发,因德吉特•辛格(Inderjit Singh)于 1975 年在旁遮普省卢迪亚纳建立了 D. N. 柯棣华大夫健康与教育中心。 他说,许多印度大夫希望通过在柯棣华诞辰纪念日的时候向他致敬,唤起中印关系的亲近感。

总部位于新德里的非营利组织印度中国经济文化促进会秘书长穆罕默德·萨奇布(Mohammed Saqib)表示,现在正是时候发扬科柯棣华精神,尤其是去年发生的影响双边人文交流的边境事件之后。

“柯棣华大夫所象征的价值观将对缓和当前的紧张局势大有帮助,”萨奇布说。他认为柯棣华参加的是中国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在今天的语境下,实际上是与超级大国的霸权作斗争。

“印度和中国都是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两国深化合作将为世界带来繁荣与和平,”萨奇布说。

“我相信印度和中国都有很多柯棣华这样子的人们,他们愿意为促进两个伟大文明之间的友谊奉献自己的生命。”

1939年3月15日,毛泽东在延安会见印度援华医疗队全体队员。左起第二为柯棣华。(图片由孟买柯棣华纪念委员提供)

1939年12月21日,朱德(右三)在山西八路军总部会见印度援华医疗队成员,柯棣华(右二)。(图片由孟买柯棣华纪念委员提供)

四十年代初身穿八路军军服的柯棣华。(图片由孟买柯棣华纪念委员提供)
柯棣华医生20世纪40年代早期在中国。(图片由孟买柯棣华纪念委员提供)
印度政府发行的关于柯棣华的邮票。(图片由孟买柯棣华纪念委员提供)

 

【责任编辑:齐磊】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