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要闻 > 要闻

以乱治乱,拜登政府依然乱麻一团!

2021-10-03 11:12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国庆假期来临,轻松愉快的氛围逐渐在国内蔓延。大洋彼岸的民众,却放松不起来,他们正在等待一场危机的解除。

当地时间9月30日晚8点左右,临时拨款法案终于摆到了拜登的办公桌上。此时,距美国政府“关门”的最后期限,还剩不到4个小时。

签署了这一法案,意味着美国政府暂时避免了“关门”的尴尬境地,数十万联邦政府工作人员也不必面临停薪停工的窘境。

但实际上,这场危机,是被“制造”的。联邦预算案本可以通过国会投票顺利通过,但为了避免另一场美国200多年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危机,这一法案成为被绑定的砝码:

10月18日前,如果美国国会没能通过提高债务上限或者暂停其生效的法案,那美国,就会出现建国以来首次债务违约,到时候,美军无饷可支,近5000万老年人的养老社保将暂停发放,数以百万计的工作机会也将丧失。美股和美债,都将会成为一串毫无价值的数字。

尽管形势危急,但捆绑,没有奏效。单拎出来的临时拨款法案通过了,但债务危机,仍是横亘在拜登政府面前的一根大刺。

这样的债务违约风险,在美国历史上,已经出现了100多次。每一次,都在混乱中收场。

只是,这一次,美国还能有惊无险吗?而以乱治乱的代价,美国还能承受多久?

早在8月,这一轮债务乱局的苗头已经出现。

8月1日,暂停两年的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恢复生效。第二天,美国财政部就开始采取紧急的节流措施,包括暂停支付政府雇员退休和医疗基金等。

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接连给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写了三封信,主题,只有一个:

美国政府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发售联邦和地方政府债券,如果美国国会不立即采取措施,暂停或者提高美国的债务上限,那美国,就会出现债务违约。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她支持取消联邦债务上限,并称债务违约风险对美国人信心及美国信用产生“极具破坏性”的威胁

耶伦的措辞从“忧心忡忡”变为“心急如焚”,各种后果警告了也不止一次。可惜,她急,别人不急。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就明确表示,共和党不会支持提高债务上限。麦康奈尔表态后,100名众议院共和党人也签署联名信,承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投票提高债务上限。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

共和党人的理由,也很充足:美国决不能违约,但谁要为此付出努力,取决于美国人民在选举时选了谁。

言下之意很明显,我共和党为什么要替你民主党做“政绩”。

面对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共和党,民主党想了个狠招,将提高债务上限或者暂停其生效的法案附加到必须通过的联邦预算案——不通过,美国政府就要停摆。

此前,美国政府已出现过20余次停摆。上届政府的一次停摆,给美国造成了110亿美元经济损失。虽然不是第一遭,但别忘了,还有疫情。

一位匿名政府官员向美媒透露,一旦政府停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仅仅能够保留其近 5000 名员工中的四分之一,这对于医疗资源本就短缺的美国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美国休斯敦,急救人员在新冠肺炎患者家中进行救助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赵锡军,也给谭主点出了民主党的心思:

“给共和党增加压力,迫使其妥协。”

路透社的调查数据也显示,30%的美国人认为,如果政府关闭,国会共和党人应该受到最多的责备,而责怪民主党的,只有21%。

但投票的结果,却让民主党傻了眼:9月27日,参议院共和党人否决了民主党人的法案。

△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发布会发表讲话

麦康奈尔直接把话挑明,民主党的心思我们早就看穿了,单独的联邦预算案,共和党人支持,不会让政府停摆,但捆绑在一起的,免谈。

共和党的强硬,也出乎了资本市场的意料,否决的第二天,美股大幅下挫,包括纳斯达克指数在内的三大股指,创下半年最大单日跌幅。

共和党还不忘给民主党指了一条“出路”——行使预算调节程序。这样,原本需要60票才能通过的法案,只需要51票。

但这,又是在给拜登政府挖坑。赵锡军告诉谭主:

“拜登在竞选时就提出共同为美国总体利益考虑的愿景,他承诺,会综合考虑方方面面的利益,甚至要形成能够谈判、和平相处的氛围,而不是像前任政府那样蛮干。”

利用预算调节程序,跳过共和党,强行推动法案,无疑会削弱拜登政府的政治资本,加大两党间的矛盾。

万般无奈之下,众议员杰里·纳德勒在本周二的民主党内部党团会议上,甚至提出了这样的方案:

美国铸币局铸造一枚“价值”万亿美元的白金硬币,将其卖给美联储,这样,美国财政部的账户上,就可以多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的财政赤字将减少1万亿美元。

尽管《美国法典》确实赋予了财政部这样的权力,但经济学家早已表示,这只是“一个会计花招”,根本无法解决人们对于美国债务违约的担忧。

情急之下,政客们昏招迭出。

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还是在国会。

但要知道,自从拜登政府就职后,共和党人,就一直在上演“全员反对”的戏码。

就任之初,拜登野心勃勃地提出1.9万亿的经济刺激法案。在众议院,法案是取得了通过,但是共和党人并不沮丧——支持的219票中,没有一张来自共和党人。而在10天后的参议院投票中,只要是到场的共和党人,也都反对。

7个月后的现在,这种情形在提高债务上限或者暂停其生效的法案中再次上演。

△9月29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接受采访。当日,美国众议院以219票对212票通过了暂停国家债务限额生效至2022年12月16日的法案

佩洛西抱怨道,特朗普在任期间,美国两党曾三度合作提高债务上限。可轮到民主党执政的时候,共和党人竟是集体掣肘。

但佩洛西似乎忘了,她嘴里的“合作”,“成就”了美国史上最长的政府停摆。

当时,两党为美墨边境隔离墙问题僵持不下。当民主党在中期选举成功控制众议院后,只要是包括特朗普要求的资金的法案,统统坚决反对。这也最终导致了美国政府长达35天的停摆。

△美墨边境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刘卫东告诉谭主:

“现在两党极化愈演愈烈,并且没有看到明显的回归迹象。双方不愿意做妥协,结果就是政治僵局。”

美国知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也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对抗导致美国的政治运作陷入停滞,整个国家都成为一个受害者。

共和党真的不怕美国停转?麦康奈尔暴露了他玩弄掣肘游戏的“底气”:即使共和党全体反对提高债务上限,美国也不会违约,民主党一定会想方设法办到的。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

因为美国,总是这样做。

自1939年美国采用债务上限模式以来,上限,已经被提升了107次。无论过程中两党如何“踢皮球”,从结果看,确实做到了名义上不让美债违约。

但总在悬崖边跳舞,人们对于美国“失足”的担忧,也越来越大。

2011年,美国国会在即将违约的最后一天,通过了调高债务上限的法案。尽管涉险过关,但金融分析机构标准普尔,还是在史上首次将美国信用评级下调。消息一出,全球股市应声下跌,遭遇“黑色星期一”。

标普认为,风险一直在持续,而美国决策和政治机构的“有效性、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已经减弱。

两年后,美国再次陷入同样的政府停摆和债务违约风险的双重危机,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感慨道,“我们必须摆脱用危机治国的习惯。”那次违约前的16天,政府因债务违约风险一直处于关门状态,美国每天的损失达到了15亿美元。

不到最后关头,美国的政治体系似乎无所顾忌,几近运转失灵。

很明显,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美联储主席的耶伦,也回想到了之前的窘境。她多次警告国会,但最终的结果显示,无济于事。

一次次的危机,一波波的风险,消极的情绪,也在美国民众之间蔓延。

要知道,拜登可是打破了美国大选总统候选人的得票纪录的当选总统,民众对其抱有很大期待。但如今,盖洛普民调显示,8月以来,经济信心指数总体呈负,并且一直在下滑。

而共和党人,对当前经济状况和未来经济前景的评级均是恶化。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点明了两党始终无法达成共识背后的根本逻辑——与其说是在根本理念上有差异,倒不如说是“只要是敌人赞同的我就反对”、誓将阻挠拜登执政进行到底的策略使然。

现如今的局面,两党,都脱不了干系。

钟正生也同意谭主的观点,他认为:

“从本质上来讲,政府债台高筑都是由长期的财政收支失衡、经济增长放缓引起的,并非民主党或共和党单独的责任。”

而新冠肺炎疫情后,美联储与美国财政部的配合,也助推了美国政府债务的迅速扩张。换言之,2020年特朗普政府的减税和2021年拜登政府的“撒钱”,对此均有“贡献”。

只是,一对“敌人”的出现,无论是对于美国民众还是世界其他各国,都不是好事。

危机,正在由美国,向世界传导。就连《华盛顿邮报》都直言,债务危机不仅会使美国陷入与2008年相当的经济衰退,还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市场,正在释放对美国失去信心的信号。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外国投资者纷纷减少了对美国长期证券的持有量。

今年4月以来,前十大美债海外持有国中,有一半都在抛售美债,其中不乏韩国等美国传统盟友国家。

世界银行预测,距美国直线距离7000多公里的巴西,今年经济实际增长远低于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并且,根据巴西政府相关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巴西失业人口为1440万。

以上这一切,都与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与日益积高的债务有关。

△巴西里约热内卢,无家可归的人在街头垃圾中寻找食物

刘卫东告诉谭主:

“即便美国这次渡过债务危机,世界各国,仍会对美国自身的责任感、稳定性,产生越来越多的怀疑。”

这种信任危机,不仅来自于经济。

不久前,法国《费加罗报》发表了一篇名为《拜登-特朗普:两个总统,同一个外交政策》的报道,其中直言,拜登并没有打破特朗普时期的外交政策,恰恰相反,拜登傲慢地对待自己的盟友,与前任的差别,远没有盟友想象的大。

△当地时间2021年9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第76届联大发言

很明显,拜登政府,正在透支自己的政治资本。

刘卫东,同样下了这样的结论。他告诉谭主:

“拜登提出的口号,是外交要服务于美国中产阶级的利益,这实际上还是变相的‘美国优先’。尽管在某些问题的做法上,两届政府有些区别,但拜登政府的实际目标,和前任政府并无区别。这一点,实际上不能‘怪’现任政府。”

当氛围已经形成,谁不提“美国优先”,谁就是“不爱国”。不久前,《华盛顿邮报》发表万字长文警告,美国前任政府的遗毒,以及现任政府的做法,正在将美国正拖入内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只是,如同美国应对债务问题时,只能用一场危机去解决另一场危机的做法,政治上的极端势必会加剧行动上的极端,以乱治乱的美国,必定会让世界陷入了更大的动荡之中。

9个多月前,拜登政府用一句“美国回来了”,放言要重新领导世界。但现在看来,美国既没资格这么说,更没能力这么做。

美国,还是那个全球乱源,一直没有改变。

【责任编辑:高琳琳】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