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 2020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COP15

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百花岭:从“打鸟狩猎”到“护鸟富民”

来源: 新华网
2021-04-23 20:30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新华社昆明4月23日电 题:百花岭:从“打鸟狩猎”到“护鸟富民”

新华社记者姚兵 张雯

在百花岭的一处“鸟塘”中,侯体国将水果等放在树桩、枝丫上的同时,嘴中发出类似鸟儿的鸣叫声,吸引鸟儿前来觅食。“鸟塘”中的水池里,不时有鸟儿在喝水、洗澡。附近的摄影棚中,来自各地的摄影师不停地按下快门。

如今,这一幕在百花岭十分常见。侯体国与其他村民一道,照管着“鸟塘”,服务好客人,自然就有了收入。

在保山市隆阳区百花岭村,侯体国(右二)在自家的“鸟塘”里。(2020年12月4日 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52岁的侯体国家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百花岭村,这里地处高黎贡山东麓,生态环境优越,鸟类资源丰富,已记录到鸟类520多种,被称为“五星级观鸟圣地”。

然而,小时候的侯体国经常上山打鸟吃。“小时候穷,没有肉吃,想吃肉就上山打鸟。”侯体国说。打鸟的方法有很多种,他的绝活是玩弹弓。“用石子一打就中,想打哪儿就打哪儿,想打鸟头绝不会打中翅膀。”

在保山市隆阳区百花岭村的山林里,一只小鸟在洗澡。(2020年12月4日记者 胡超 摄)

1989年的一天,一对外地夫妇来他家借宿,问他哪里可以观鸟。这是侯体国最熟悉的,他带人家去,得了一笔小费。后来,到百花岭观鸟、拍鸟的人越来越多,侯体国索性当起“鸟导”。

一次偶然机会,侯体国发现小鸟会在有水的地方洗澡、喝水,就通过仿生态方式,选取合适地点建“鸟塘”,方便客人定点拍摄。

随着游客越来越多,侯体国在自家院子里建起了民宿。“多的时候,一天来找我的客人能坐满一架飞机。”侯体国得意地说,他接待过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观鸟人士。

在保山市隆阳区百花岭村的山林里,一只小鸟在洗澡。(2020年12月4日 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受侯体国的影响,他的女婿葛宝智也帮助家里经营“观鸟”行当,针对青少年开发了一些自然教育、研学的项目。“我们希望通过观鸟、观虫等形式,让小朋友亲近自然、热爱自然,最后敬畏自然。”葛宝智说。

近年来,百花岭的观鸟生态旅游方兴未艾。在侯体国带动下,百花岭村目前已有“鸟塘”20余个,“鸟导”60多人,农家客栈20余家。百花岭村党总支书记封再标说,观鸟游带火了餐饮、民宿、向导、背包服务和交通运输等行业,2020年给村民增收1500多万元。

享受到保护生态带来的红利,百花岭村民的观念从“打鸟狩猎”转变为“护鸟富民”。“现在要是看到谁去打鸟,我立马就去制止。”侯体国说。

对此,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社区工作科科长尹安亮深有感触。“砍柴、狩猎、采药,都曾是高黎贡山人的谋生方式。后来,我们转变思路,积极带动社区群众发展,减少他们对保护区的依赖和破坏。”尹安亮说。

1995年,在保护区管理部门等单位协助下,百花岭村成立了“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50多名村民加入。目前,协会会员已发展到154人。

带头植树造林、封山育林,示范种植咖啡、核桃等经济林果,发展观鸟旅游……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探索生态保护的社区共管模式,走出了一条不砍树也能致富、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成功之路。

“通过种植经济林替代收入不高的甘蔗,帮助村民增收的同时,还能保护生态环境。”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党支部书记侯兴忠说,近几年,村民切身感受到:水好了,土壤好了,种出来的果实才会更值钱,大家保护生态的意识也就更强了。

(姚兵 张雯)

【责任编辑:曹静】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