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要闻 > 头图

最热闹的赛场 最可爱的他们

来源: 新华网
2022-03-10 08:33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郑鹏拼了!郑鹏赢了!毛忠武在他后面!包揽金银!

在呐喊声中,郑鹏筋疲力尽。直到刘子旭和王涛也冲过终点,四人高举五星红旗面向观众接受祝贺时,郑鹏也只能发出“啊、啊”的喘气声。

3月9日,冠军中国选手郑鹏(左二)、亚军中国选手毛忠武(右二)和队友刘子旭(右一)、王涛在北京冬残奥会残奥越野滑雪男子短距离(坐姿)决赛后。新华社记者胡虎虎摄

一天18场比赛,6场决赛,第一场夺金战——残奥越野滑雪男子短距离(坐姿)比赛——便让中国观众陷入狂欢。

稍稍安静下来的观众席突然又热闹了起来,女子短距离(坐姿)决赛开始了。杨洪琼拼命摆臂,一改上午资格赛的颓势,直奔终点,势如破竹。美国选手奥克萨娜·马斯特斯加速逼近,只差一个身位。加速!再加速!杨洪琼第一!李盼盼也在埋头猛赶,最终位列第三,两位好朋友再次笑逐颜开。

“太厉害了!”观众不断惊呼,终点线旁的志愿者手舞足蹈——郑鹏和杨洪琼先后成为“双金”选手。

开赛以来,国家冬季两项中心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决赛前的热场表演青春靓丽,“雪容融”的舞姿调皮可爱。场边的热情渲染得气温微微升高,加上比赛密集,赛道已经不算平整,比以往更考验运动员的爆发力。

领完“金容融”后来到混采区,郑鹏还在平复呼吸。

“上午跟下午的气温差比较大,有点类似平昌那时候,担心因为天气原因滑不好,所以还是有点紧张。”四年前,郑鹏在平昌冬残奥会获得第四名,而现在他已赢得长距离和短距离两块金牌。

3月9日,中国选手郑鹏(左)与毛忠武在北京冬残奥会残奥越野滑雪男子短距离(坐姿)决赛后庆祝。最终,郑鹏和毛忠武分获冠、亚军。新华社记者王曦摄

性格淡定的郑鹏说:“感觉咱们今天滑得挺好,没有失误,就感觉很庆幸能滑下来。”

“你是中国队第一个拿了两块金牌的运动员,现在什么心情?”记者问。

“还好。最大(的变化)还是团队越来越强了,咱们国家把器材都给我们保障到位了,还有工作人员、现场观众都给我们加油助威,给我们喊节奏,有很大的帮助,谢谢你们。”

3月9日,中国选手杨洪琼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杨冠宇摄

与郑鹏一样,杨洪琼也在6日拿到长距离比赛的金牌。当时她说前一晚很晚都没睡着,这一次她还是没睡好觉。尽管心跳不再像6日那般“调皮”,但是大脑无法安静。“昨天晚上心很平稳,就脑袋它不睡觉,脑袋是太活跃了。”

上午的资格赛杨洪琼发挥得不好,身体僵硬,滑行吃力,教练也对她的表现表示疑惑。她索性回到休息室里直接躺倒,调整身体。

决赛场上,杨洪琼从一开始就保持领先,她的摆臂幅度比以前都大,背部弓展有力,前胸贴到了双腿。“因为我前面拿了一个牌,我已经达到想要的高度了,主要就是去享受比赛了。”

3月9日,冠军中国选手杨洪琼在北京冬残奥会残奥越野滑雪女子短距离(坐姿)决赛后庆祝。新华社记者侯昭康摄

“我现在就想躺下,我累得很。”杨洪琼说。

郑鹏和毛忠武包揽金银的场面在6日的男子长距离(坐姿)比赛中也出现过,两位队友在赛场上充满默契。毛忠武直言:“(下面比赛的)目标就是我跟郑鹏俩人继续保住属于中国的一、二名。”

虽然已经35岁,但毛忠武2018年才入队,很多年轻的队友都是他的师兄。“小将”入队晚,付出多,比别人早起,比别人晚睡。

3月9日,中国选手毛忠武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杨冠宇摄

一年轮椅竞速,四年越野滑雪,毛忠武说:“我刚受伤的时候自己起来都是需要两个人扶的,头是晕的。这几年的训练让自己的体魄特别好,能滑下18公里,能在国际赛场上跟其他人一起竞技,我感觉这是天壤之别。”

“借着这个平台我特别希望给残疾人朋友说,你们不管在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命运跟你们开了什么样的玩笑,都要永不言弃。真的,自己的未来一定会更好的,只要我们积极努力。”

执笔记者:季嘉东

参与记者:树文、杨恺、刘博

编辑:丁文娴、吴博文、周欣、孟云(实习)

【责任编辑:富文佳】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