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原创 > 中国日报专稿

武汉抗“疫”故事:新生命的摆渡人

作者: 温红蕾 来源: 中国日报
2020-02-28 13:25 
2020年2月22日凌晨3时19分,“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王震在武汉市高新二路佳源花都小区北门口等待孕妇和家属。(陈卓 摄)

中国日报2月28日电 2020年2月22日2时,凌晨的武汉春寒料峭。王震驾驶着自己的小车,开着双闪一路疾驰在武汉南三环上。几分钟前,他接到一名孕妇打来的求助电话后,立即从沌口经开区金色港湾小区的家中出发,去往33公里外的高新二路佳源花都小区,紧急接送这位孕妇和家属,送往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生产。1月23日,武汉因新冠肺炎疫情封城后,王震就加入了包括他在内,由4名志愿者组成的“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微信群,和群友王紫懿、李文建、朱伟开始接送缺乏交通工具去医院的待产孕妇,一起成为这些即将出生的“新生命的摆渡人”。

凌晨3时,车到佳源花都小区北门外,王震立即拨打了孕妇魏利静老公杨天志的电话,通知他们赶紧下楼。可他又发现,因为防疫管控的升级,小区的北门出口已经全部被围挡封闭,他再次电话告知了杨天志这一情况。3时20分,魏利静和杨天志拖着两大箱行李及待产物资到了北门却无法出来,隔着围墙,王震和他们沟通起来。

2020年2月22日凌晨3时34分,“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王震隔着小区的围挡呼叫值守夜班的保安师傅寻求帮助。(陈卓 摄)

“小区很大,另一个居民出入的门要走过去还有接近一公里,我老婆已经发作了怕走不过去,现在管制严,你的车肯定也进不来。”杨天志焦急的说。“你别急,我来帮你想想办法!”王震答到。

王震连忙沿着围墙寻找可能的路径,当走到一段封闭的围挡小缝隙处,他看到里边的保安亭里亮着灯,有一位保安师傅在值守。“保安师傅!保安师傅!你们小区有个孕妇快要生了,走不动了,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让她出来啊,我要送她去医院!”保安听到王震的呼喊,立即走过来,和王震一起拆开了紧固围挡用的几段铁丝,让孕妇魏利静和老公杨天志顺利的从拆开的围挡处钻了出来。“太谢谢师傅了!”“你们赶紧去医院,生娃是大事,围挡我来封吧!”保安师傅示意大家快走。

王震提起两个大行李箱一路小跑塞进车尾箱,魏利静和老公杨天志也慢慢移步上车,王震开启导航,再次出发。

小车一路走的平稳,22分钟后,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湖北省妇幼保健院。

此时的魏利静宫缩的疼痛已经很厉害,王震帮忙卸下行李,杨天志搀扶着魏利静,三人一起走进了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的门急诊大厅,看到一身隔离服的护士前来对接,王震才和杨天志夫妇道别后转身离开。

2020年2月22日凌晨3时37分,“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王震接到孕妇后,开启导航。(陈卓 摄)

杨天志是安徽人,魏利静是河南人,两人在武汉读完大学后工作恋爱结婚,定居在这座城市。魏利静的预产期是2月21日,两人早就做好了留在武汉过年待产的准备,杨天志也给父母买好了春节前一天来汉的车票。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一家人将开开心心的团聚在他们的第二故乡武汉,迎接她肚子里这位即将到来的家庭新成员。可是疫情突至,1月23日的武汉封城令让这一家人都懵了,两人就这样被封在了家中。

2020年2月22日凌晨3时59分,“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王震和孕妇魏利静及老公杨天志抵达湖北省妇幼保健院。(陈卓 摄)

没有交通工具,魏利静的产检根本没法去做,120都在救治新冠肺炎病人,即便能有救护车来,杨天志和老婆也不敢坐。1月底,老婆腹部不适,杨天志到处求助,还是他们所在的顺民社区书记李励开着自己的私家车送他们去了一趟医院做检查。考虑到社区的工作人员为了防疫,工作也非常辛苦,如果老婆夜间突然发作,他“实在不好意思再去给人家添麻烦”。杨天志非常懊恼,他本来准备在19年底买车的,可“想着新车味道大对孕妇有影响,就缓了缓,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后来,魏利静在一个“武汉留守孕妈妈群”中看到王震他们的“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车队能提供紧急接送孕妇的服务,这才联系上了随时可用的车辆安心下来。

2月22日18时10分,湖北省妇幼保健院7楼6号产房,在助产士李黎的耐心协助下,魏利静顺利生下一名“小公主”,伴随着那一声声“呱呱”的啼哭,魏利静的泪水湿润了眼眶。入夜,杨天志给王震发来微信报喜,感谢他和“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群友们的鼎力相助:“是你们在最艰难的时刻帮助我们的家庭度过难关,恩情当永世难忘!”

2020年2月22日下午18时10分,湖北省妇幼保健院6号产房,魏利静在助产士李黎的协助下,顺利产下一名“小公主”。(陈卓 摄)

“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的群主是王紫懿,一名88年的女生。因为自己女性的优势,在几个留守孕妈妈微信群中深得大家的信任。王紫懿的本职工作是一名营养师,在武汉的养生膳食行业有很多朋友。1月20日钟南山宣布新冠肺炎“肯定人传人”后,一片喜庆的武汉迅速进入了冰点时刻,大街小巷,几乎再难找到开门营业的商户。作为一名武汉土著,王紫懿深爱着这座“她从小看着越来越高的城市”,迅速和她养生膳食行业的朋友们一起行动起来,想尽一切办法采购医疗物资和食品,赠送给前线医院的医护人员,还发动开驾校当教练的爸爸到社区做起了志愿者,为所在社区的居民提供出行服务。在1月24日的一次对医院捐赠行动中,偶然听到志愿者和医护人员提起一个留守孕妈妈群里,很多留守孕妇缺乏交通工具去医院,身为女性,她深知这个时期孕妇的艰难,便通过朋友圈发起了招募带车司机的公告。

公告迅速得到响应,李文建、王震和朱伟三位热心的武汉市民立即加入进来。李文建和哥哥在武汉一同经营着一家汽车服务公司。王震自嘲是一名“程序猿”,做了七年的北漂之后,又回到了家乡武汉,继续干着自己的老本行。朱伟大学毕业后和老婆一起,留在武汉工作创业,是典型的新武汉人,朱伟的老婆08年去汶川当过志愿者,还帮助过云南留守儿童,此次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也在社区帮忙,一家人都非常热心公益事业。三位热心好汉相聚,共同加入了王紫懿的“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

2020年2月22日凌晨4时22分,将孕妇魏利静和老公杨天志送进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后,“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王震用酒精给车辆消毒。(陈卓 摄)

虽然王紫懿年龄最小,但做起事来非常认真,她迅速定下了群规——做一名志愿者,心是要有热情的,但头脑必须是冷静的;必须是换过一本驾照的老司机;要保证孕妇的安全就不能再随意外出去做别的志愿服务,保持车辆的清洁和自身不被感染,若发现身体有异常情况将被强行退出;每人配备一把额温枪,每天测温汇报;接送孕妇时还要对孕妇及家属进行测温,碰到有发热咳嗽等情况,要协助孕妇联系救护车送至定点医院;每次送完孕妇后都要对车辆用酒精进行全面消毒……

2020年2月26日上午8时,“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李文建离开汉口红光小区前接受体温检测。(陈卓 摄)

身为群主和发起人,王紫懿还要给大家想办法准备防护物资,刚开始为队员准备的都是一次性雨衣,后来通过朋友找到一点隔离衣和护目镜,“接孕妇时才能用,平时不准浪费!”。武汉市内的交通管制也越来越严格,她又找到红会旗下的一家公益组织说明情况,通过武昌区人民政府为车队的每个司机办理了防疫期间的车辆通行证。每天,她都要统计几个留守孕妈妈群中的求助信息,根据她们的预产期一一编排好顺序,分派给队员对接,为了防止队员出现有事或者睡着了“漏单”联系不上的情况,她就当起了“癞子”,成为所有待产孕妇的紧急情况联系人,尽管只出了两次车接送孕妇,但一天下来断断续续只睡三四个小时却是常态。

2020年2月26日上午10时10分,武昌张之洞路,“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李文建驾车将孕妇及其母亲送达医院。(陈卓 摄)

2月26日晚,送完一名孕妇去医院后,王紫懿和群友们一起开了一个见面会,给大家送来一些防护物资并商量下一步的志愿服务计划,尽管现在120和政府相关部门的车辆服务资源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但“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的求助排期已经安排到了3月9日的第55位,疫情尚未结束,还有重任在等待着这些“新生命的摆渡人”。

截止2月27日发稿时止,一共有22名武汉留守孕妇在“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群友的帮助下到医院顺利生产,无一感染新冠病毒。疫情期间,2000多位武汉留守孕妇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顺利生产,该院还调集大量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进入武汉3家方舱医院救治新冠肺炎患者,为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工作作出贡献。(温红蕾)

2020年2月26日晚22时06分,汉阳钟家村,“W大武汉紧急救援队”志愿者王紫懿召集队员开会,并给大家送来防护物资。(陈卓 摄)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