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日报精选 > 转念之间(二版专栏)

永别了,我心爱的自行车

作者: Randy Wright 来源: 中国日报
2017-12-27 15:21 

去年,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它是我的伴侣,我的密友,我的亲信,我的兄弟,我的伙伴。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阳光明媚,它都毫无怨言地载我前行。失去它,那空虚和失落的感觉刻骨铭心。

没错,我说的就是我的自行车,它被偷了。

我把它锁在北京的一个购物中心附近的钢栅栏上,然后去里面逛了几分钟。当我出来的时候,自行车已经不见了。

我很快地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心理过程——首先是震惊,然后是无法接受,接着是愤怒、郁闷,最后是接受现实。它已经被人偷走……偷走了! 连姆尼森 ,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盗窃并不常见,在北京这样一个人们普遍诚实友好的城市里,尤其令人意想不到。为什么有人这样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当我垂头丧气地走回家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一一浮现出许多想法。

对于一些人来说,宠物已成为他们家庭的一份子。 对我来说,我的家庭成员则是一辆黑绿相间的铝合金捷安特自行车,它有着特制的手柄,组合挡泥板,前灯后灯,电子车速表和车筐。这车子真的很不错。

当时买这辆车花了我730美元,差不多5000块人民币。想到这,我真的是要哭出来了。

我考虑在路灯和地铁上张贴照片,再写上:如有见到此车者,必有重谢!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努力让自己从这痛苦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我仔细观察所有经过的自行车,看它和我丢失的朋友有没有丁点的相似之处。尽管我知道,找到它的概率跟尼森没有抓住坏人一样渺茫。

直到今天,我的希望依旧没有破灭。就像是那些孩子被绑架了的家长一样,我绝不会停止寻找。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我的好兄弟!

然后,在最近的一个周末,我和妻子正在家旁边一条拥挤的街道上散步。就在那时,它出现了! 一个男人和女伴肩并肩骑着自行车,而他骑着的,正是我的那辆自行车!

我开始追他,本来能追上的,但是当我跑的时候,我的脑子跑得更快。我想,假设我抓住了他,他一定会大发雷霆。周围全是中国人,而我不会说中国话,这会引起公共骚乱。我很可能遭受一顿痛打。他的女同伴会把我的眼珠子抓出来。还会把警察引过来。还有一种情况,这个人很可能并没有偷我的自行车,而是从别人那里买来的。

我渐渐放慢脚步,由跑变成走,直到彻底不想追了。唉,算了,给他得了。

我买了一辆类似配色的自行车。现在,我会给自行车上三把锁——一个重型轮锁,一个缆锁和一个折叠锁。我总是把座位卸下来,随身携带。小偷看到这样的操作,可能都会认为不值得费这么大劲。 正如在纽约人们常说的:算了吧!

事实是,我现在不得不忍受那些健身房更衣室的老人,他们肆无忌惮地嘲笑我这个从健身包里掏出自行车座位的老外。但我可以忍受这一切。

 

(编译王晓夏 编辑:齐磊)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