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客被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事件当事人:“碰瓷”不合逻辑,严惩涉事警察

作者:曹德胜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9-17 14:57:19
分享

中国日报9月17日电(记者曹德胜)近日,中国游客在瑞典被当地警察粗暴对待事件持续发酵。为维护中国公民在海外合法利益,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和中国外交部先后在斯德哥尔摩和北京向瑞典政府提出严正交涉,强调瑞典警察的行为严重侵犯中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基本人权,要求瑞典政府立即对事件进行彻底调查,及时回应中方关切,但直到此事曝光,瑞典政府和警方也未做出任何正面回应。本是一次普通的国外旅行,一次寻常的领事保护,却因社交媒体对事件当事人在事发后的行为所产生的疑问使得该事件成为舆论的焦点,甚至质疑当事人“耍赖”、“撒泼”,进而引发中国游客把“恶习”带到国外导致冲突的讨论。事件的起因经过到底如何?17日,事件当事人曾先生接受中国日报采访,还原事发经过,并对舆论质疑做出回应。

“撒泼”?“碰瓷”?

曾先生告诉中国日报记者,事件从9月2日发生至今,他一直很茫然无助,瑞典警察的粗暴对待給他和父母带来的伤害犹在,网络舆论压力更让他们一家苦不堪言。他本是一个想孝敬父母带父母出国旅游的儿子,却在一夜之间成为在万里之遥的瑞典遭遇困境不知所措的游客,一个在国外受到不公正待遇寻求权益保护的中国公民,一个目前处于舆论漩涡中继续遭受舆论鞭挞的二次受害者。对于网上的“碰瓷”说、“撒泼”说,曾先生称,他多次带父母出国旅游,了解国外规则,从未遇到过类似的困境,他为自己在当时表现的不理智行为感到惭愧,但也请大众能理解一个普通公民在举目无亲的国外看到年迈的父母被警察拖拉、虐待时的无助的心理感受。“看到父亲被丢在地上发抖、牙关打颤,母亲崩溃大哭,我当时所有的悲愤、绝望都奔涌而出,我把书包使劲摔地上,俯卧在地上,喊天喊地,但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曾先生说。“我没有到千里之外去碰瓷,这种指控不合逻辑。” 他补充说,如果事发后自己能理智一些,及时向中国驻瑞典使馆寻求帮助,也许问题就能及时得到解决。

酒店预订失误?

曾先生承认自己酒店预订失误,但是当时自己也在寻找补救措施。原本是9月1号晚上8点到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结果瑞典铁路部门毫无预兆取消原定的那班火车,曾先生一家只好赶11点56到达斯德哥尔摩的火车,因而在抵达酒店时已是2号凌晨12:30左右。曾先生说,“同行一名新加坡女子可以作证我们到达时间。”曾先生表示,如果按照原计划8点钟就能抵达的话,我们就能早些发现酒店预定失误。

在酒店发生了什么?

曾先生说,因为抵达时已经深夜,酒店大堂当时没有客人,一开始酒店服务人员是同意他们一家呆在大堂等候的。但考虑父母年迈且等候时间长,曾先生出去试图寻找附近酒店,但未能找到合适的酒店;回酒店途中遇到一个拖着箱子、神色很憔悴的中国留学生也有因为没订到酒店在街上行走,考虑外面天气很冷(9摄氏度),而且街头很多闹事的难民和酒鬼,心理充满恐惧,想着都是同胞,所以带她到酒店避寒。“也许是他们认为我多管闲事,刚回到酒店,他们就赶人,让我们立刻离开,”曾先生告诉记者。

留学生闻言离开后,曾先生继续在网上查询酒店,一个酒店前台女服务员突然气冲冲走过来,命令他们一家立即收拾行李离开。曾先生说,“这种突然的没有预兆的态度和冷酷的语言令人惊讶。”考虑无路可走,曾先生提出能让他们一家暂时呆在酒店大堂的解决方案,包括支付费用,但都被酒店服务员拒绝。曾先生说。

曾先生告诉记者,“我一直是乞求态度,中间完全没有和酒店人员吵闹”,但面对这种无奈的情况,他开始争辩,请酒店服务员看在两个老人无处落脚的份上能给予方便,而且承诺他找到酒店就立刻离开,但前台服务员满脸怒气,连说“No,you must go! Now!”(不行,你们必须离开,现在就离开!)随后,酒店保安与警察分别赶到,曾先生说,他的解释全部无效,他被警察指使的保安迅速驱离。“需要说明的是,他们先把我推出来后,保安连酒店外面街边大长排的座位都不让我坐,甚至外面那个自行车车道都说你不能待,这家酒店没有想着处理好事情,完全是在激化矛盾,把人推向深渊。”曾先生认为,警方没有帮助解决问题,反而采取更加激进的方式,把他和父母推向奔溃边缘。“我们才到达这个地方1小时,举目无亲,又赶上深夜,完全是无助的,本期待警方合理解决,但是却是更恶劣对待。”

警察是如何对待中国游客的?

曾先生说,几分钟后,武装警车赶到,警察先抢走他的手机,然后他和父母被分别架上三辆警车,警察威胁要给他戴上手铐。“我在车上,和他们争辩,为何如此凶残对待我们?我们是游客,不是难民,也不是恐怖分子,并质问要把我带去哪里?他们说森林。” 后来曾先生父母告诉他,他的母亲被强制反背双手,老人家因肢体麻木,稍微动一下,左侧身体被旁坐的警察攻击;他的父亲被扔在中巴警车地板上,头在座位下方,因为事发时晕过去,后来痛醒,发现警察在击打他的胸骨区域(事后拍摄淤青区域)。曾先生说,警车行驶一段时间后,警察把他们丢在一个路口,扬长而去。“当时周围阴森恐怖,我打开手机寻找定位,发现是坟场,天冷至极。此时此刻已经凌晨3点,饥寒交迫,无法寻路,无路可走,遇到过路好心人,她很惊讶,说这里是Nowhere,警察怎么这么做,于是送到火车站,并帮助买票,才得以返回城区中央火车站。”绝望之际,曾先生打电话向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求助。

当事人诉求?

曾先生告诉记者,瑞典警察处理方式暴力野蛮,置生命安危于不顾;不顾病患的呼救,反而遗弃在荒郊野外,缺乏基本的人道主义。他要求瑞典严惩涉事警察,并向其家人道歉;希望瑞典政府依法办事,切实保障在瑞典中国公民的安全与合法权益。

曾先生说,父母生育较晚,年龄较大,所以一旦有空,他都会带他们出去看看世界。“但这次遭遇对他们的打击很大,觉得很对不起他们。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