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频频加征关税 严重威胁中美经济依存关系

作者:陈卫华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8-24 11:41:25
分享

美国频频加征关税 严重威胁中美经济依存关系
 
3月24日,美国波音公司交付给中国交银租赁和奥凯航空的737系列第9999架飞机从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的波音机场启程,飞往中国。 新华社记者吴晓凌摄

中国日报8月24日电(记者 陈卫华) 7月6日,数百万新浪微博用户密切关注着“飞马峰号”货轮(Peak Pegasus)的动态,这艘载着7万吨美国大豆的散货船,力争在中国对美国大豆征收25%惩罚性关税生效前抵达中国大连港。

飞马峰号还是没能赶上截止日期,该船随后在海上停留了一个月,每天花费12500美元(约合人民币8.55万元),最后于8月11日在大连港停靠,12日早上卸下货物。

根据新税率,这批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大豆缴纳了约600万美元的额外关税。

7月6日,中国对包括大豆在内的340亿美元美国出口产品征收额外关税,以回应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6日起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口产品征收的25%惩罚性关税。

美国从8月23日开始对额外16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以同等力度的反击措施回应。

特朗普还威胁要对中国对美出口的全部5050亿美元产品征收新关税。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美国大豆出口中约有60%进入中国市场。美国是中国第二大大豆出口国,仅次于巴西。2017年,中国进口了127亿美元的美国大豆,主要用于生产食用油和动物饲料。

中美贸易争端迫使越来越多的中国进口商转向南美,包括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等国家。

戴维•斯蒂芬斯(Davie Stephens)是肯塔基州的一位豆农,也是美国大豆协会副会长,他在回应特朗普关税的声明中说:“中国是美国大豆的最大进口国,我们不能失去这个重要的市场。”

斯蒂芬斯表示,大豆种植者和农村将在未来几年内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

美国农业部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是美国农产品最大的出口市场。去年,美国对中国的农业出口交易额总计达到238亿美元,占美国总出口量的17%。

美国对中国出口量从2000年到2017年增长了700%,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快速提高,中国经济逐渐向消费型经济转变,这对美国农民和牧场主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但现在受到中美贸易战威胁,中美农业贸易前景渺茫。

8月9日,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称“中美农产品贸易互补性很强”,但他警告说,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可能会迫使中国寻找替代伙伴,一旦中国找到了替代美国的进口渠道,美国农民可能很难再重新获得中国的市场份额。

中美经济的相互依赖关系不只体现在农业上,几乎遍及中美经济的方方面面。

2017年,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预测,未来20年内,中国航空市场预计需要购买7240架商用飞机,总值高达1.1万亿美元。。

中国已宣布对小型飞机实施报复性关税,对大型波音飞机暂未采取措施。但随着贸易战升级,这种豁免可能不会持久。中美不断恶化的贸易关系可能会为波音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空中客车公司提供发展机遇。

中国是波音飞机最大的商业市场,其生产的飞机中有四分之一交付给中国客户。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预测,按乘客数量计算,到2024年,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场。

自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美经济相互依存的关系日益显著。外商直接投资推动下,中国经济的出口导向型增长模式,使中国向美国消费者提供了廉价的出口产品。

通用汽车公司去年在中国销售了超过400万辆汽车,而在美国本土才销售了300万辆。

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加速了与世界经济的融合,使中国成为包括许多美国公司在内的跨国企业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

总部位于纽约的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美国在华直接投资交易已累计超过2560亿美元,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累计达到1400亿美元。

自1979年以来,中美贸易额增长了200多倍,2017年中美贸易额达到了6360亿美元,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达到3750亿美元。但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服务贸易顺差为385亿美元,随着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服务业,这一数字预计将迅速增长。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201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中美贸易为美国提供了260万个工作岗位,帮美国普通家庭一年节省850美元。

历史学家尼亚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和经济学家莫里茨•舒拉里克(Moritz Schularick)用“中美国”(Chimerica)一词形容中美两个经济体,因为它们的关系十分密切。

美国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表示,中美经济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需要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支持以满足外部需求。

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兼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表示,美国依赖中国提供低成本的进口产品,使收入有限的消费者能够维持生计。中国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也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同时也是持有美国政府债券和其他美元资产最多的国家,对美国长期的预算赤字无疑是至关重要的支撑。

储蓄问题

罗奇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再平衡将需求结构从出口转向国内消费,我怀疑中美相互依赖的关系会减弱。”

罗奇认为,随着中国从盈余储蓄转为吸纳储蓄,剩下来用于支持美国的储蓄就会较少——鉴于美国的储蓄问题可能会随着美国预算赤字在未来几年急剧扩大而变得越来越糟糕,这可能会造成非常严重的结果。

罗奇在2014年出版了《失衡——美国和中国相互依存》(Unbalanced: The Codependency of America and China)一书,他认为,“这种‘不对称的再平衡’——中国减少储蓄,美国浪费重新储蓄的机会——始终是对两者相互依赖的最大威胁。”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国开始推动经济再平衡,以避免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并将其经济从出口和债务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转变为依赖国内消费、创新和提升供应链全球竞争力的可持续经济发展模式。

随着消费、服务和技术领域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中国在经济再平衡上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5月份的一份报告称,从高科技独角兽公司到精细化工业,中国经济正在迅猛发展。(独角兽公司一般指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并且创办时间相对较短的公司)。

该报告称,中国的电子商务市场从白手起家到现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占该行业全球交易量40%以上。由于中国消费者早期对移动支付十分欢迎,现在中国的移动支付交易额是美国的11倍。

从高铁到机场,再到桥梁、高速公路和地铁系统,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快速发展给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经济的迅速发展不仅使中国成为了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贸易伙伴,而且逐渐被看成它们的竞争对手。日益紧密的经济联系也导致了更多的摩擦。

多年来,中美两国一直在进行对话以解决彼此的关切,比如一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商贸联合委员会,对话内容从政府补贴、知识产权保护,到高科技产品出口和投资限制。

然而,特朗普撕毁了这个剧本。他没有参与对话,而是直接发起和威胁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税,包括以国家安全作为借口,使用过时的1974年的美国贸易法案301条款。该条款授权总统在某些情况下对外国政府采取报复性行动。

曾在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秘书处担任法律事务官员、现卡托研究所研究员西蒙•莱斯特(Simon Lester)认为,美国会输掉任何针对301条款关税的诉讼,但诉讼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我认为他(特朗普)真的相信双边贸易赤字是不利的。他不是唯一持这种观点的人,只是其中最响亮的声音。”莱斯特表示。

咨询公司奥尔布莱特石桥集团(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高级顾问、前美国商务部副助理部长亨利•莱文(Henry Levine)表示,特朗普决定对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反映了他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两个信念。其一,贸易是一场零和游戏。其二,几十年来,其他国家一直在通过贸易顺差占美国的便宜,并在未公平承担责任的情况下依赖其作为安全保障。

大多数经济学家不同意特朗普关于贸易赤字的观点,莱斯特表示他可以举出无数例子来解释为什么那些观点是错误的。自1976年以来,美国每年都出现贸易逆差,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的财政政策、低国内储蓄率以及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职能造成的。

由于中国已经成为了一条跨国企业流水线,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正在误导公众。经常被引用的例子是iPhone手机,它的组件来自世界各地。中国仅仅为每台iPhone增加了大约10美元的劳动力成本,但按照美国海关的计算,这个数字在中国出口时超过了300美元。

据路透社报道,仅iPhone去年就为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贡献了157亿美元,占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4.4%。

如此复杂的全球供应链,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玛丽•洛夫莉(Mary Lovely)得出结论:特朗普针对中国征收的301条款关税,实际上对美国生产商不利,并损失了美国在东亚的盟友。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前美国财政部驻北京特使杜大伟(David Dollar)呼应了这一观点,他表示:“随着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其他国家也将感受到一半的影响。”他补充称,附带损害还将波及在中国从事生产和运营的美国公司。

特朗普一直将美国就业岗位的流失归咎于中国,但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是企业的自动化进程而非中国或墨西哥造成了美国就业岗位的流失。

在奥巴马政府任内,中美曾就一项双边投资协定进行了谈判,预计该协定将有助于增进两国在21世纪的经济依存程度。

荣鼎咨询的数据显示,目前约有15万个美国就业岗位得到了中国投资的支持。

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双边投资协定谈判陷入停滞,尽管企业界辩称,这是特朗普青睐的对美国有利的双边协议之一。

特朗普政府支持加强对中国在美投资的限制,尤其是在科技领域。特朗普于8月13日签署了《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作为《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的一部分。

尽管FIRRMA没有明确针对中国投资,但根据新法律,预计中国在科技领域的直接投资将面临历史上最严格的审查。

经济效益

去年12月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修正主义大国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加里•赫夫鲍尔(Gary Hufbauer)表示,他本人和同事的分析表明,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对美国非常有利。但他表示,只要总统是特朗普,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和投资的相互依赖就会减少。

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贸易和投资政策的前副助理部长赫夫鲍尔表示:“这非常令人遗憾,而且对于两国在创新和经济表现方面都将有所损失。”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院副院长包道格(Douglas Paal)表示,美国政府和国会中许多人的目标是减少甚至试图消除经济相互依赖。

“这被称为两个经济体的‘脱钩’。我认为两国政府都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他表示

耶鲁大学的罗奇在最近的文章中驳斥了美国对中国工业政策的攻击,认为许多工业化国家也实行或曾经实行过这样的政策。

他还驳斥了外国公司在中国组建合资企业时被迫转让知识产权的说法。

“是的,当我们与合作伙伴一起创建中国第一家投资银行时,我们分享了我们的商业惯例、专利产品和分销系统。然而,与美国贸易代表(USTR)的说法相反,我们几乎没有被迫做出这些安排。”他表示,并引用了他在1995年将摩根士丹利与中国建设银行合资组建中国国际金融公司的经历。

罗奇表示,两国政府应该停止征收关税。“关税是有损利益的,世界上不存在受益的贸易战,”他反驳了特朗普之前在推特上说的“贸易战是好的,并且容易打赢”。

罗奇表示,两国应致力于建立一个更健全的世贸组织框架,在两国都长期支持的以规则为基础的体系框架内处理贸易争端。

他警告称,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观点有成为现实的风险——美国开始相信中国偷走了专利技术,中国开始认为美国正试图遏制中国和平崛起。

“当前的争端越激烈,这些想法就越有可能在两国的人们大众心中根深蒂固。解决当前紧张局势的紧迫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他补充道。

(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