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丨汶川地震幸存者口述:我想吃爸爸做的青椒肉丝

作者:李雪晴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5-12 14:31:27
分享

映秀镇中心小学曾位于四川省汶川县映秀镇渔子溪,不出意外,它会像所有镇子里的小学一样,见证镇上的孩子们一个个长大、长高、升入中学、大学。

然而,十年前的汶川大地震令学校遭遇了灭顶之灾。

八秒的时间,学校几乎被夷为平地。全校473名学生,222人遇难;47名教师中,有27名用自己的性命换了学生的平安。

The Wenchuan earthquake ruined Yingxiu Primary School in eight seconds, killing 222 of the 473 students. Twenty-seven of the 47 teachers died in the tragedy while protecting their students.

十年丨汶川地震幸存者口述:我想吃爸爸做的青椒肉丝

映秀镇中心小学废墟

二十九岁的数学教师张米亚在教室倒塌的瞬间将两个学生护在怀里。人们赶到时,他的身体已经僵硬,因为抱得太紧,救援人员不得不锯掉他的手臂,救出他怀里的孩子。

Zhang Miya, 29, shielded Zhou Yuye and one of her classmates with his own body. When the rescuers found them, Zhang had held the two surviving children so tightly that rescuers had to saw off his arms to set the children free.

对于这些,当年7岁的周玉烨记的并不真切。教室天花板掉落的瞬间,她被吓晕过去。再醒来时,眼前漆黑一团。她感觉一只手搭在肩上。因为握得太紧,甚至紧到让她不太舒服,她很想把手拿开,但是她做不到。当时的她并不知道,搂着她的是班主任张米亚老师。

Zhou had only vague memories of what she had experienced. She fainted after the ceiling began falling piece by piece. She lay unconscious and woke in darkness. She felt someone's arm hugging her right shoulder. It was deadly tight and made her uncomfortable. She wanted to move it, but couldn’t. She didn’t know it was her teacher - Zhang.

她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地带着同学们哼了首张老师教他们的《大中国》,迷迷糊糊地睡着又醒来,迷迷糊糊地喝了口从外面小洞递过来的酸奶,然后又迷迷糊糊地被抬了出去。

In the darkness, she led her classmates to sing a song taught by Zhang. A container of yogurt was pressed into her hand through a tiny hole in the rubble. She took a sip before passing it to another student. She fainted again before she was taken out from the rubble.

周玉烨的父母都是映秀镇中心小学的老师。地震发生时,母亲余琴的班级在上体育课,在办公室的余琴跑到楼梯时,被地震的最后一股力量甩到了操场上。情绪崩溃的余琴守在废墟边上,她的女儿及丈夫被埋在废墟下,生死未卜。而她为了照顾学生,没日没夜地加入了救援工作。

看到女儿被抬出去的瞬间,她冲了上去。

玉烨记得她对妈妈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想吃青椒肉丝。”

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埋了27个小时,以为自己还在5月12号,那天中午,爸爸说晚上要给她做青椒肉丝和炒土豆丝。

而他的父亲,却再也无法做到他答应玉烨的事。

周玉烨的父亲周伦举任学校的数学兼信息技术老师,地震发生时正在机房调整电脑的他,放弃了两个离他最近的楼梯,狂奔到自己的班级门口叫同学赶紧跑,这时,楼塌了。几天后,他被发现埋在班级的门口处。

周玉烨的左前臂在地震中被混凝土板夹住,因失血过多而不得不进行截肢手术。余琴未等及丈夫下葬,又匆匆赶往成都,去照顾她重伤的女儿。

余琴和周玉烨不知道周伦举埋葬的具体地点,每年的春节和清明节,她们就去“5.12”汶川特大地震映秀震中纪念馆外的遇难者公墓看望周伦举和张米亚老师。

震后康复

来自香港的何锦华博士见到周玉烨是在2009年。他把周玉烨唤做 “小叶子”。他还记得那时的小叶子瘦瘦小小,左前臂因为做了截肢手术,需要佩戴假肢。

Zhou’s prosthetist Ho Kam-wa, an orthopedic rehabilitation specialist, has known her since 2009. Ho called Zhou “Little Leaf” because she was small and thin at that time.

十年丨汶川地震幸存者口述:我想吃爸爸做的青椒肉丝

周玉烨在川港康复中心接受治疗

“假肢对于孩子很重要,帮助她身体保持平衡,可能现在她意识不到假肢的重要性,但是以后工作了就会知道了,”何医生叮嘱到。

何医生2008年十月跟随香港“站起来”组织来到四川。过去十年,他跟进了大约380个因地震受伤的病例,为他们免费治疗,周玉烨就是其中的一位。每一天,他大约要看60位病人。最初,他和其他的志愿者每个月都会往返于香港和四川两地,待病人情况稳定,就变成两个月复诊一次,渐渐地三个月一次。

Ho came to Sichuan as a volunteer in the October of 2008 with a Hong Kong charity, Stand TALL. In the past ten years, Ho has followed up with around 380 patients, providing them free treatment. Zhou is one of them. He checked these patients’ condition once a month at the beginning, then every two months, now every three months as their situation stabilized.

十年丨汶川地震幸存者口述:我想吃爸爸做的青椒肉丝

川港康复中心

2009年,川港康复中心挂牌成立,香港特区政府拨款2.24亿元人民币援建该项目。中心的病人中有三百到四百像玉烨一样因地震截肢的病患,他们在这里免费接受治疗。2013年新的康复中心大楼正式投入使用,这里也成为何医生与他的病人们定期“聚会”的“家”。

何医生的病人大部分是当年地震的小伤员,十年里,他们渐渐长高,需要定时调整义肢的尺码。

十年丨汶川地震幸存者口述:我想吃爸爸做的青椒肉丝

在医院康复的周玉烨

他粗略算过,平均每一位病人更换了三到五个假肢,过去十年他大概安装过数千条假肢。他就这样见证着这群孩子们长到比他还高的个头,看着他们读书、升学、工作、结婚、生子。

川港连心

震后重建,川港连心。香港共捐款100亿港元,其中香港政府捐助90亿港元,香港赛马会捐助10亿港元。

包括川港康复中心在内,香港特区共捐建190个四川重建项目,涉及12个市、60个县市区,包括教育、卫生、社会福利、交通各个方面,受益人口超过2000万。2016年随着绵茂公路和省道303(映秀至卧龙段)两条公路的竣工,香港的区域性援助项目全部完工。

十年丨汶川地震幸存者口述:我想吃爸爸做的青椒肉丝

香港援建绵茂公路

在教育方面,香港援建60所学校,新增校舍88.60万平方里。截止17年底,共容纳在校学生19.65万,援助的60所学校累计毕业37万人次。

在医疗卫生方面,香港援建新建医疗用房37.5万平方,临床病房7027个,有22所医院得到了升级。2017年援建医院接待门诊病人868万人次,收治住院病人52万人次,较援助前增长了一倍。

在川港康复中心进行康复治疗的近十年里,周玉烨和香港这座城市结下了奇妙的缘分,她欣赏何医生学问和修养,喜欢明星余文乐的温柔,她笑着说希望自己以后能够遇到一位像他们一样温柔、礼貌又体贴的人。

(来源:中国日报亚太分社出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