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重生:一座城市的十年蝶变

来源:南方网
2018-05-08 10:35:23
分享

汶川重生:一座城市的十年蝶变

从前烟囱耸立的水磨镇如今山清水秀。

编者按

十年前,汶川地震,举国悲恸;十年后,山河涅槃,死而后生。

没有变的,是举国上下“汶川,加油”的呼喊和奔走,当中也有广东的声音和脚步。

十年了,汶川,你还好吗?

在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南方日报记者历时30天,走访新汶川。今起在南方日报、南方网、南方+客户端同步推出《见证新汶川——“5·12”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系列报道》。

敬请垂注。

沧桑巨变十年间,映秀花开引客来。

从成都出发,沿都汶高速到汶川映秀,只要一个半小时车程。穿过镇口正在建设的城市应急体验中心抵达镇上,视野会突然开朗:一排排沿岷江河畔而建的三层小洋楼整齐排列,主干道东莞大道两旁的餐馆、民宿生意红火。

五一假期刚过,南方日报记者走访新汶川发现:汶川水磨镇禅寿老街上游客如织,独具羌族特色的碉楼、绿水青山环绕的环境吸引了附近不少自驾游客;自此向北,在县城附近的高半山上,漫山的樱桃已挂满枝头,再过不久,这一当地百姓的“致富果”,将通过各类电商平台从汶川发往全国各地……

在巨灾中挺立,在毁灭中新生。从地震后的百废待兴,到如今年接待游客数百万人次,背后,是一座城市十年来的涅槃重生。

●南方网全媒体特派记者 曹嫒嫒 李业珅 汶川报道

摄影:南方网全媒体特派记者 张由琼 万稳龙

总统筹:姚燕永 郎国华 田东江

总协调:孙国英 刘江涛 严亮

采写统筹:张蜀梅 谢苗枫

汶川重生:一座城市的十年蝶变

重建后的汶川县水磨镇,别具韵味的古街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

户户有商铺、家家搞旅游

“我们每天要炸40多斤酥肉,卖上百碗豆花”。临近午饭点,是博爱新村饭店老板杨云刚和妻子最忙碌的时候。今年,他家多聘请了一名厨师,装修了两个包间,扩大了经营规模。“来映秀的人多了,做饭店生意自然能成。”杨云刚说。

如今的日子,是杨云刚从来没想到过的。地震时,杨云刚家里的房屋垮了,所幸家人平安无事。援建的新房竣工后,一家人搬回了映秀镇,随后,夫妇俩用一楼门面开起了饭店,杨云刚说,饭店取名博爱,就是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大家的恩情。

在映秀,迈入新生活的,不只是杨云刚一家人。在镇上的东莞大道两旁,分布着大量的餐馆、旅社、商铺,如今“户户有商铺、家家搞旅游”已成为小镇特色。

映秀是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的震源地,地震把昔日秀美繁华的小镇几乎夷为平地。重建完成后,映秀转向发展旅游,不少居民用援建房屋做起了旅游经营,镇上陆续开起了几十家民宿、餐馆,当地居民不再像从前一样外出务工挣钱,大多留在本地做起了小生意。

十年间,在汶川的各个地方,“重生”故事不计其数。在映秀镇西南方向,从前烟囱耸立、空气污浊的工业重镇水磨如今山清水秀、游人如织;在海拔1970米的雁门乡萝卜寨,自驾游车辆如长龙般地来回穿梭在山谷间……

近年来,依托交通、生态环境等优势,汶川县深入实施全域旅游,以“康养游”为代表的旅游业逐渐兴起。据介绍,2017年,汶川县全年接待游客600.15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到27.0254亿元,老百姓更是借助重建发展的时机,唱响了旅游致富经。

“大家看中的是水磨的环境,这里依山傍水,是避暑休闲度假的好地方。”水磨镇彭家沟农庄的负责人殷建说。地震前,他在镇上经营一家采砂场,从2010年开始,看着镇上人气越来越旺,殷建开始瞄准了旅游业。

2015年,殷建和几个合伙人投资建设了农庄,农庄除了普通住房,还有几间山间木屋,每到节假日基本是爆满。今年,殷建盘算着对农庄继续扩建,推出更高端的山顶木屋、户外拓展培训、露营等项目。殷建说,和他一样,大家都看好水磨的旅游发展,好多人都把自家房屋改成了农家客栈。

截至目前,汶川先后打造了包括映秀地震遗址、三江生态风景旅游区、水磨古镇在内的1个5A级汶川特别旅游区,包括绵虒、威州、龙溪在内的4个4A级旅游区和包括克枯、雁门等10余个集休闲、餐饮、观赏为一体的旅游村庄,农家休闲屋、旅游精品线路也得到大规模开发。

汶川重生:一座城市的十年蝶变

映秀镇漩口中学地震遗址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前来参观。

要让老百姓看到希望

从地震后的百废待兴到如今年接待游客数百万人次,背后是一个城市十年来的艰难转型和重生。

在地震中,汶川全县房屋大量倒塌损坏,基础设施大面积损毁,工农业生产遭受重大损失,累计直接经济损失达624亿元。

“这里离震中只有2.3公里,办公楼基本都没有了,生产也中断了。”阿坝铝厂副厂长王庆烜说,阿坝铝厂是汶川乃至阿坝州工业中最大的制造企业,在地震中损失惨重。

和阿坝铝厂一样,汶川一共有276家工矿企业在地震中受灾。地震前,汶川的工业产值占整个阿坝州70%以上,是当地名副其实的工业强县,地震使汶川工业遭受毁灭性打击,直接经济损失达139.1亿元。

2008年6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对口支援方案》,安排广东省对口援建汶川。很快,广东援建工作组进驻汶川,进行对口支援,经过750多个日夜的艰苦奋战,重建任务全面完成。

科学重建为灾区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振兴打下坚实基础,重建完成后,后续如何发展振兴,实现产业“造血”,是当时汶川面临的艰巨任务。很快,这一难题就摆在了时任汶川县委副书记的张通荣面前。

“地震造成县域内基本农田、工业园区、旅游景区和基础设施严重损毁,原有的产业体系受到致命打击,产业发展环境恶化,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张通荣说,在重建之时,汶川多地已不适合再发展原有产业,产业结构亟需调整。

以此为契机,汶川对工业布局进行重新调整,淘汰落后产能、引进先进产能,大力推进工业转型升级,调整水磨、漩口和桃关工业园区布局,将大多数高耗能、污染大的工业硅、电石企业全部外迁建设。

与此同时,当地政府还引导老百姓从原来的传统产业转移到现代服务业。“比如原来他是种植粮食,后来我们引导他们种植一些高产值的作物比如樱桃,我们要让老百姓看到希望。”张通荣说。

汶川县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何毅全程亲历见证了当年的灾后产业重建。“大家没日没夜地加班,争分夺秒地做调查、定规划。”何毅说,那时起,汶川拉开了全面转型大幕,引导电石、冶炼等传统产业向新材料、新能源等新型工业转型,将高耗能生产企业向高载能、高附加值产业链延伸。

震后的汶川,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生产的同时,转型的效果开始逐渐显现。2010年,全县190户受灾企业复产,11家企业入驻漩口新型工业集中区,工业增加值大幅增长。

仅“十二五”期间,汶川就淘汰生产落后工艺3户,淘汰落后设备5户,共获得奖励资金1022.29万元。目前,汶川县工业园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21家,去年总产值达到83.24亿元。

从2008年到2017年,汶川县地区生产总值由14.74亿元增加到57.57亿元,年均增长15.3%。“耗能少了,附加值更高了,企业发展也更快了。”何毅说。

汶川重生:一座城市的十年蝶变

雁门镇萝卜寨上,樱桃花绽放,当地农民依靠种植樱桃为主业。

古茶远销“一带一路”沿线

5月的汶川山清水秀。

记者走进汶川县神州锆业科技有限公司大堂展厅,各式各样的陈列饰品琳琅满目:羌族特色的项链,熊猫样式的耳环……2013年,神州锆业科技有限公司入驻漩口新型生态工业园区,公司着力打造的产品,将锆首饰与阿坝州内独特的藏、羌族文化元素以及熊猫生态保护元素相融合,受到市场好评。

“我们看中的是这里的区位优势,离成都近,而且水资源丰富,投资环境好。”汶川县神州锆业科技有限公司经理郑超聪表示,今年,神州锆业公司计划投资7500万元进行二期项目建设,二期项目建成后,将为汶川新增产值8980万元,新增100余个就业岗位。

如今的汶川县城,距省会成都市仅100余公里,可通过都汶高速直接抵达。基础设施脱胎换骨后,伴随而来的是产业发展的华丽转身。

“这里解决了170多户群众就业,每年向周边群众收购价值100多万元的茶叶原料。”2014年,从雅安来到映秀的蒋维明在镇上开了一家“茶祥子”——游人到这里,可以坐下来喝碗当地茶,感受西路边茶的传统手工制作技艺。在蒋维明的推动下,映秀古茶成功入选为“一带一路”海上丝路推介的茶品牌。

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川考察时,走进了蒋维明经营的“茶祥子”制茶坊,察看传统黑茶制茶工序,体验酥油茶制作流程。听说店里的茶远销“一带一路”沿线,习近平总书记希望他们精益求精、创造名牌,为“一带一路”建设多作贡献。

近年来,汶川利用南北资源优势,充分发展南林北果产业,让越来越多的农民走上了致富路。数据显示,甜樱桃、脆李子和香杏子这“汶川三宝”,去年一年产值就达到5亿元左右,支撑了全县老百姓70%左右的收入。

“这几年,政府搭台,引导果农‘触网’,汶川甜樱桃的品牌逐渐打响。”家住克枯镇克枯乡的黎师傅今年60岁,是当地的种植大户。黎师傅说,如今克枯乡已经是远近闻名的“樱桃之乡”,村里的农户除了种樱桃,还发展起了体验式旅游,每逢周末都有不少从成都和重庆来的游客。

黎师傅说,为了拓宽销售渠道,他也试水电商,将自家的樱桃通过网络销售,没想到带来不少收入。今年,黎师傅还和几个当地的大户成立了合作社,打算继续扩大规模,让生意再上一个台阶。

“是党和全国人民给了汶川人民重生的力量,下一步,我们要把汶川的感恩之情转变为汶川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加速器,加快推进‘康养经济’布局落实落地。”张通荣说。

汶川重生:一座城市的十年蝶变

2008年5月12日,映秀镇在地震中被严重损毁。如今漩口中学地震遗址旁,已建造起一排排坚固整齐的房屋。

■对话

汶川县委书记张通荣:

抛弃坛坛罐罐 认定新的产业方向

南方日报:从震后的百废待兴,到如今年游客量超过百万,汶川是如何加快发展的?

张通荣:震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汶川以决不辜负党中央关怀,决不辜负人民领袖嘱托,决不辜负国人殷切希望的坚定信念,抉择转型,坚持以“五型”经济(康养创新型经济、“三态三微”精致型经济、水生态文明型经济、“互联网+汶川特色”型经济、三资融合型经济)作为转型发展路径,以旅游为先导,统一规划、优先重建、优先发展、优先振兴,主动适应经济新常态,顺应群众新期盼,比如“阳光谷地·熊猫家园·康养汶川”品牌影响力和美誉度不断提升,旅游产业发展取得骄人成绩。

南方日报:在重建复产过程中,汶川遭遇了哪些难题?

张通荣:汶川深受地震次生灾害的影响,遭受数次特大山洪泥石流的侵袭,汶川人民能够深深体会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深刻含义。我们围绕生态屏障建设筑牢生态安全屏障、构建绿色循环经济体系、推进岷江流域综合治理,坚决打赢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推动生态环境持续向好。灾害让我们的城镇体系造成了严重缩减,但也让我们更加重视科学的城乡布局。地震造成县域范围内区域资源环境承载力下降,部分地区已不再适宜人居,人地矛盾更加突出,城镇发展空间受到严重制约。我们坚持“安全性、示范性、可持续性、城乡统筹”的城镇布局原则,调整城镇体系网络,确立中心城市重心,引导城镇组团式集聚发展,形成布局合理、结构完善、功能配套的城镇体系。灾害使我们的产业发展遭受了严重影响,但也让我们抛弃坛坛罐罐认定新的产业方向。

南方日报:近年来汶川提出“南林北果·绿色工业+全域旅游(康养)”的总体思路,这一思路是如何形成的?

张通荣:“绿色工业”发展思路,是汶川县委、县政府基于实践做出的理性判断。一方面,近几年来,州委给予了汶川工业“新角色”和“新定位”。另一方面,加快转型升级是工业发展的现实要求。我们要顺应这一形势,深刻认识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做强做大工业经济、加快推动工业转型发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促进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协调统一,确保人民身心健康、环境绿色健康和产业可持续发展。

南方日报:下一步汶川将如何实现更好更快发展?

张通荣:十年后我们可以向全国关心汶川的人们报告,汶川正以崭新的面貌奋力谱写汶川发展新篇章。汶川下一步工作中,县委、县政府将带领全县干部群众,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党的十九大精神同习近平总书记来川(汶)重要指示精神贯通起来,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乡村振兴”战略,按照“南林北果·绿色工业+全域旅游(康养)”的总体思路,为建设康养汶川加速转型发展决胜脱贫奔康而努力奋斗。近几年建设康养汶川加速转型发展的实践充分说明了这是一条符合汶川实际的正确的发展路径,是推动汶川全面建成小康的关键之举。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