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犬友谊 地久天长

作者:安德鲁·帕赛克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4-20 15:52:54
分享

不管你是将它们的名字反着拼(dog——god),还是根据它们的名字(canine)认为它们实际上有九条命,狗(犬科动物)确实是崇高的,甚至是神圣。

幸好,出于某种原因,它们决定被人类驯化,摇摆着尾巴跟在直立行走(虽然极少品行正直之辈)的愚蠢人类后头。

数万年前,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狗决定让项圈束缚住自己,丢弃自己的狼性,陪伴在人类左右,吃着人类给的骨头,而不是和群狼一样,撕碎人类脆弱的脖颈,将其当作开胃菜。

你可能会问,驯化后的犬类为何会对刚愎自用的人类忠心耿耿?

这我不知道,但是不得不说,在我们砍伐森林、破坏热带草原的时候,它们没法儿说话——只能发出一个词(呜!嗷呜!汪!……这主要取决于地区)也许是一件好事。

如果它们突然能够说话了,承认和我们一起只是为了享用免费的吃食,让我们保护它们免受土狼的攻击,那该怎么办?

那这得多叫人郁闷啊。

再让我们来看看古人是怎么说的。

在唐朝(公元618-907)时期,文人墨客各领风骚,挥洒华章无数,其中部分作品曾提到这位人类最好的朋友。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雨浓。”李白在《访戴天山道士不遇》中吟咏道。

诗中“犬吠”一词,令人读罢心驰神往,同时儿时的喧嚣浮现在脑海,勾起了淡淡惆怅。

而杜甫在他的《兵车行》中不经意间透露出,我们经常不把我们的狗兄弟当回事儿。

“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

说回现代,饲养宠物狗的潮流经久不衰,这也证明了它们良好的适应性。

几千年前,当社会组织还处于畜牧阶段的时候,狗被用于看守绵羊和其他草食动物,避免它们跑出牧羊人的视线——同时,它们也急切地渴望着“主人”去宰杀这些反刍动物,然后扔几块骨头给它们。

每天晚上当我们回到家时,忠诚的小狗崽都会摇着尾巴扑过来迎接我们,如果这还不够巩固人犬之间永恒的友谊的话,别忘了,地震后帮助我们在废墟中搜救伤患,帮助盲人穿过繁忙的十字路口的可不是猫和金鱼。

关于作者:安德鲁·帕赛克(Andrew Pasek ),中国日报外籍专家。

(编译:沈家欢;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