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新晋“蛙爸”的自白

作者:格雷姆·埃尔德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4-20 15:52:54
分享

最近我晋升成了一位“父亲”,但是我得坦白:我不确定是否真的喜欢我的“儿子”。

首先,他生下来就是青少年了,这对于任何父母来说都是噩梦般的体验,因为他身上具备了青春期特有的负面情绪,比如:经常保持沉默,令人压抑;对什么都很冷淡;无故消失几天,还没有任何解释或道歉。我以当初父亲对待我的方对待他,冲他大吼:“你把这个地方当成旅馆了吗!”

如果当时周围没有其他人,我可以这么做,但是如果是在公共场合呢?那就不合时宜了。尤其是当你面对手机屏幕大喊大叫的时候,地铁里的人往往会退避三舍……

而他只是一味地索取。当他准备再次消失的时候,我所能做的只是花光所有的“三叶草”为他准备食品和礼物,再满怀爱意地将它们放入他的背包,而我又能得到什么回报呢?没有,什么都没有。连一声“谢谢”和“再见”都没有。

我还担心他可能会跟人学坏。他有时候会和一只老鼠小妞厮混。偶尔,当他觉得我打扰到他了,他会给我寄他和那只老鼠的明信片,这些明信片记录了他们在寺庙或温泉附近闲逛的时光。但他们花的都是我的钱。不过根据照片中他独自一人的次数,我猜她经常拒绝和他一起旅行,所以他们一定经常吵架。

但是我真正不信任的还是那只蝴蝶。她就是个十足的拜金女,用她华丽的翅膀迷惑他,将他引入歧途。他很少能见到她,可能是因为她正和其他更有钱的男孩在一起。

我试着警告过他,这只蝴蝶只是想要他的“三叶草”罢了,可是他和往常一样,对我不理不睬。他只是趴在桌子上,吃着我给他做的食物,或者削着铅笔。那支铅笔被他削得锋利的像一把刀,我试着控制自己不去猜测他要用这支铅笔做什么。

更别提那蜗牛小子和蜜蜂了。他们就是来吃白食的!总是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我家门口,让我给他们喂食,好像这是理所应当的。

我问他们:“你们的父母呢?你们俩怎么了?”但是他们就和我“儿子”一样没有冷淡,没有任何回应。

我也问过其他父母这件事,他们说他们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显然还有一只乌龟,他才是罪魁祸首,但是我还没见过他。

但是我“儿子”也有好的一面,他非常有创造力。他总是趴在桌子上写东西。当然,我并不知道他在写什么,他从不给我看。

其实我可能只是在嫉妒我“儿子”。因为他的社交生活比我丰富多了。可能我才是那个有问题的人,我的儿子似乎不知人间烦恼为何物。

关于作者:格雷姆·埃尔德(Graeme Elder),中国日报外籍专家。

(编译:沈家欢: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