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犬队:阿拉巴马,我们下赛季见

作者:Matt Prichard 来源:中国日报
2018-03-01 09:36:36
分享

去年11月,我写了篇专栏,讲述了美国大学间的“美式足球”比赛激起的热情,并在文章中将其与学院体育机制做了比较。在中国,因为球的形状,人们称这项运动为“橄榄球”。

我妻子所在大学的阿拉巴马赤色风暴队(Alabama Crimson Tide)和我所在大学的佐治亚斗牛犬队(the Georgia Bulldogs)通过一场半决赛让之前对其不熟知的人开始熟悉它们,并在最近的一场全美锦标赛中又成为对手。这是一场艰辛的比赛,阿拉巴马队多年来一直是这项运动的霸主,这次在加时赛中以26-23赢得了胜利。

输了这场比赛让人难以承受。而那些因其仅仅是场游戏而不能接受失败痛苦的人,显然不理解体育运动。维持优秀的体育精神界限是很重要的。不过,我和妻子现在还会和对方说话。

体育运动非常重要。

我们注意到,在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中,上海申花队花了数千万美元购买了阿根廷的特维斯(Carlos Tevez)等外国球员,但却没有获得与此相对应的回报,可想而知其球迷有多悲伤。

这场阿拉巴马队与乔治亚队的全国冠军赛就像是威廉·莎士比亚和他的同时代人《牡丹亭》作者汤显祖之间的对抗。

这也曾是阿拉巴马州的教练尼克·萨班(Nick Saban)和他的学生乔治亚教练科比·斯马特(Kirby Smart)的故事,斯马特为萨班工作了几年,并研究其打造冠军队伍的方法,并称其为“过程”(The Process)。

42岁的斯马特出生在我妻子的家乡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但他在乔治亚开始参与这项运动。他花了好几年,为萨班的球队招募了一些乔治亚州最有才华的年轻球员,他的斗牛队近几年来表现一直不错,但并不出色,但现在,仅仅两个赛季就成为了全国级别的竞争者。

当我想到这两件事时,我想到了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电视节目《功夫》(Kung Fu)。在这部电影中,大卫•卡拉丁(David Carradine)扮演的是一个虚构的少林僧人凯恩(Kwai Chang Caine),他逃离中国后,在美国西部旅行。凯恩杀死了皇帝的侄子后逃走了,因为此人下令杀害了凯恩的盲人师父阿宝(Po)。

凯恩经常回忆他与阿宝的谈话,阿宝称他的年轻学生为“年轻的蚱蜢”,并劝告他要有耐心。这是我这一代人对中国文化早期的了解。

当萨班(Po)带了很多学生时,斯马特(Caine)通常被认为更像大师。尽管今年很痛苦,但斗牛犬的粉丝们必须记住阿宝的建议:耐心。

抱怨没关系(我知道我有)。正如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所写,“给悲伤以话语权;不能说的悲伤,会编织成一颗跳动的心,使它破碎。”

现在是时候展望下一赛季了,年轻的蚱蜢。

(编译:刘珺雯 ;编辑:齐磊)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