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团基层代表热议“精准扶贫” 产业扶贫政策应“对症下药”

作者:罗仕 吴海飞 张璐瑶 来源:金羊网
2017-03-09 13:11:41
分享

广东团基层代表热议“精准扶贫” 产业扶贫政策应“对症下药”

广州黄埔区对口帮扶梅州市丰顺县4个镇、20条村的2889个贫困户,黄埔区先后下派了数批驻村干部,帮助当地培育特色产业。图为村民们正在收集生产加工好的蜡烛竹芯 记者 艾修煜 摄(资料图)

金羊网特派北京记者 罗仕 吴海飞 张璐瑶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的短板。要深入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今年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

如何实施精准扶贫?怎样才能实现“精准”?广东团多位来自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从不同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看法。

全国人大代表、揭西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主任邱杏红:

谋生技能送到贫困人口“手”中

“以前扶贫经常是送钱送物,扶贫效果不长久。我觉得实施精准扶贫就要将技能送上门。”全国人大代表、揭西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主任邱杏红表示,要将农业技术和职业技能送到贫困地区、贫困人口“手”中。

作为一名基层技术人员,邱杏红长年与农村、农民打交道,她发现,目前贫困地区农民的种植技术仍相对传统落后,“这就需要大力推广先进、科学的农业技术,农产品品质和质量上去了,种植效益就能上去,贫困家庭的收入就会增加。”

她表示,贫困地区大多是山区,信息相对闭塞,与市场对接能力弱。“应聘请专业人员,加大对贫困地区的创业指导,通过‘互联网’的普及让农民掌握最新的市场信息,掌握新的销售渠道。”

她还建议,政府应该将谋生技能也送到贫困人口“手”中,通过职业教育解决贫困人口的就业问题,“如果贫困人口能有一技之长,能找到一份长期稳定的工作,贫困家庭就能脱贫。”同时,贫困地区也应多引进企业,特别是农业企业,“一方面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同时也能解决农产品的销售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连平县上坪镇三洞村山茶种植场农民谢舒雯:

交通基础设施需加大建设力度

对于精准扶贫,作为来自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连平县上坪镇三洞村山茶种植场农民谢舒雯认为,目前的扶贫政策在解决重大疾病、孩子上学等方面已做得不错。但仍有两方面可以完善:一是产业扶贫要更加精准;二是对落后地区,交通等基础设施需要继续加大建设力度。

“这几年当地政府提供了一些家畜家禽让贫困户养殖,但一些人对养殖业并不感兴趣,一段时间后就不管了,造成很大浪费不说,最终还是无法脱贫。”谢舒雯称。

她建议政府可以把贫困人口需求摸得更精准,“对症下药”,“比如现在珠三角大力发展装备制造业,需要大量技工,就可以对一些不愿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进行技能培训,让他们有一技之长后到这些发达地区打工;有些人喜欢开车,就对他们进行驾驶技能方面的培训,学成之后可以去搞运输。”

谢舒雯还谈到落后地区建设交通等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她所在的连平县很多人愿意养猪,猪是养大了,但本地消化不了,销路成了问题,“因为交通不便运猪出去卖成为一个问题”。谢舒雯表示,连平县2015年底通高速后情况有了很大改观,“很多珠三角的客人愿意过来游玩,仅去年一个桃花节,广州、深圳等地区就来了10万游客,赏连平桃花,品客家美食,带动了当地相关产业的发展”。她建议,精准扶贫应继续加大对落后地区交通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下围村党支部副书记冼润霞:

鼓励大学生回家乡创业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下围村党支部副书记冼润霞表示,实现精准扶贫,要推动农村民主法治建设,建立一套稳固高效的管理班子。此外,还可以鼓励大学生回村创业。

“石滩镇下围村曾经村内管理混乱,发展落后。”她举例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下围村着力推动民主法治建设,凸显基层党委力量,配备一批精干的年轻干部,多年的历史问题由此得到解决。如今下围村已成为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村集体经济收入从2013年的310万元跃升至如今的3000万元,整整增长了10倍,村民收入也跟着大幅上涨。

“这是个不得了的进步。”冼润霞说,究其原因,就是有一套好的法治模式和一套稳固的、符合农村实际的管理班子,而这套模式普遍适合于广大贫困农村地区。“每个农村获得的支持项目不一样,但最终都需要一套班子来推动。如果有一套符合农村实际的稳固模式,扶贫项目就能得以数倍的力量来推动。”

冼润霞说,在此基础上,她也希望国家出台政策,鼓励更多的大学生、年轻人回到农村创业就业。“农村的管理及建设都需要年轻人,这也是对精准扶贫的一种支持。创业与农村的发展结合起来,对于大学生来说,也多了一个宽广的平台。”她说。

全国人大代表、中山纪念中学原校长贺优琳:

提升待遇留住贫困地区教师

“精准扶贫得先找到贫困的根源。”全国人大代表、中山纪念中学原校长贺优琳表示,目前全国贫困人口中44.2%是因病致贫,建议国家层面高度重视这一情况,采取针对性措施。

“没有优秀的老师怎么能培养出优秀的学生。”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教育工作者,对于教育扶贫,贺优琳表示,目前贫苦地区师资力量普遍薄弱,当地条件留不住优秀教师,因此要特别重视贫困地区的师资培养,“有些地区教育扶贫采取优秀教师短时间顶岗,这不是长久之计,应通过财政倾斜、工资提升来提高贫困地区的教师待遇,留住优秀老师。目前广东的贫困山区就做得比较好,山区老师待遇比一般老师高,效果也很明显。”

在互联网迅速发展的时代大背景下,他同时建议远程教育中心要覆盖到所有农村学校,通过现代化手段弥补贫困地区师资力量缺乏问题,“建设费用可以由国家和省里承担。应挑选最具爱心、最优秀的教师,无偿地通过该中心为贫困地区的学生上课,使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到免费的优质教育。”

“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案例:一个贫困地区的学生要上大学,因家里没钱,为了享受免费的高等教育只能选择读师范,为此他感到非常痛苦。”贺优琳说,“我很担心这个学生,他这种心态以后要是做了老师,怎么能幸福得起来。建议国家在高等教育扶贫方面采取一些措施,让贫困学生有更多的选择。”

分享